【业渚/秀渚】烛火与光(3,4)

照例提醒:CP洁癖者请注意避雷

1-2

3.

  “你知道赤羽业吗?”

  潮田深夜回家,身上的血腥味还没来得及散去,就问了沙发上正在看资料的浅野学秀。

  “赤羽?”浅野的表情是讶异的。“你碰到他了?”

  “嗯。”看来他知道,“学秀,你知道他是什么来历吗?”

  浅野沉默了一会儿,表情似乎有些不悦:“一个普通的吸血鬼而已。”

  这个普通的吸血鬼可是有ssr级啊,潮田想。

  浅野又问:“他为难你了?”

  “没有。”潮田摇摇头,犹豫了一下:“实际上,他曾经是我的初中同学。”

  浅野的表情称得上精彩,潮田有些吃惊。没想到在他们断了联系的这十三年里,浅野居然和赤羽是认识的,而且似乎交情不好,潮田看得出来。不过想想也是,按这两个人的性格,原本就像个火药引子,相撞只会爆炸。

  “我怎么会不知道?”浅野脸色阴沉,咬牙切齿,似乎对那个躺枪的吸血鬼充满怨恨,恨不得往那个人嘴里塞满大蒜,拿木锥穿刺他的心脏。

  潮田看他的样子有些好笑,但他忍住了,说:“你初二的时候,不是去了波士顿交换了一年吗?我们就是那一年认识的。”潮田顿了顿:“不过第二学期末的时候,他家里似乎发生了事情,连分班考都没参加就离开了,从此再没有见过面。”

  潮田体贴地把“我和他成为了好友”这句话给删掉了。这就是活了五十多年的成年人的体贴和从容。

  “初二……”

  浅野思索,然后想起来。

  “对,是那一年。那年他们吸血鬼内部发生了大变革,稍微有些声望的家族都被卷了进去。赤羽家也是,差点被游说到‘那边’,但最后他们还是摆明了立场,站在和平派。”

  “赤羽家?”潮田倚靠着墙,问他:“能说说他家的情况吗?”

  “赤羽家追溯起来也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了,但很低调,一直都处在元老界最边缘的地位,立场模糊。不过到了赤羽业这代就不同了,因为这个人非常的不安分。”

  浅野把非常两个字重音:“非常,不安分。做事嚣张,不服从纪律,常做一些挑衅协会的事情,一再挑战底线和我的容忍度。”

  潮田笑了一下:“但他总归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对吧。”

  浅野头疼地按着额头:“我倒是希望他站在那边,这样就不用顾忌了。”

  他的食指不自觉地动了动,似乎在找扣下扳机的手感。

  矛盾似乎比他想象的还大。潮田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但看来赤羽给浅野找了很多麻烦。

  

  浅野从对某人不悦的记忆中回过神,他放下文件,站起来走到潮田面前,问:“你真的没事?”

  潮田摇头说:“没事的。”

  浅野挑眉:“稀奇。那他——发现了吗?”

  “没,应该没有。他现在还很年轻。”

  “你最好和他少接触。一旦他知道你的身份,你会很危险。”

  潮田的眼神落在地板上:“没事的,他不会害我。”

  “我不信任他。”

  浅野的声音有些严厉,稍微增大的音量让潮田一下子看向他,发现他的眼神严肃。

  “我不信他。谁都没法保证他以后会是什么立场。”

  见潮田没有什么反应,浅野又补充一句。

  “渚,别忘了,虽然他们目前不会伤害人类,不能保证以后都不会。十三年前发生的动荡以后也会发生,我们要记住他们和我们之间的身份差别,只有这个是不变的。”

  “学秀。”潮田出了声,打断了他:“我也属于他们中的一员。”

  浅野愣了一下,很快否定:“你不一样。”

  “一样的。学秀,一样的。”

  潮田的手摸着心脏,眼睛略微失神。

  浅野心一沉。

  “只要它一直不跳,我就一直是他们中的一个。学秀,这才是无法改变的。”

 

4.

  赤羽业站在屋顶俯瞰。这次他并不是想要欣赏月亮,而是在搜寻目标。

  一直在搜寻的身影没有见着,另外一个熟悉的人却落入视野。赤羽从高楼跳下,轻轻松松地坠到那人面前。

  那人正赶着路,冷不防被赤羽吓了一跳。别人被吓着估计会跳起大骂,这个人却异常熟练地拔出了枪。

  “诶诶,是我啦。”赤羽业双手高举,无奈地笑道。

  那人看清赤羽的脸后,马上把枪放下了,塞进了枪套里,挺不好意思。

  “抱歉,下意识的职业习惯了。业,下次出场方式稍微普通些,不然我又要差点误伤你。”

  这个人是矶贝悠马,这个区的猎人,也是赤羽少数认识的几个猎人之一。

  矶贝悠马这个人又和别的猎人有些不同,别人见到赤羽只想着绕道走,提防又提防,谨慎再谨慎,巴不得老死不相往来,矶贝虽然也会谨慎,也会提防,但他有一点特别金贵,就是那颗爱替谁都操心的心。自从第一次赤羽和矶贝相见表明了自己的阵营后,几乎隔几天都能碰见,混了个脸熟。第一次白天的时候碰见,矶贝看到在阳光下溜达的赤羽,他还会露出担忧的神色,和赤羽说要好好涂好防晒啊这种体贴话,第二次碰见直接送了一罐防晒霜。后来业听中村莉樱说,矶贝也送了许多防晒霜给白天碰见的血族。

  这个矶贝就是这样的老好人,甚至在浅野学秀恨不得拿十字架木桩怼他时出手阻止,还会好好和他说少惹麻烦。赤羽习惯了人类的凉薄,遇上这样善意心肠的人反而有些无所适从。但不适应归不适应,他对这个人类还是很欣赏的。

  有个人跟在后头跑过来,看到赤羽倒是明显地吓了一跳。这个人就是业在心中归类的普通人类,叫做前原阳斗,也是个猎人。矶贝算是这个区域的E组组长,前原在同一组,两人一直合作。前原不像矶贝那样会为赤羽操心,他就像一般人那样与赤羽保持距离,揣着十二分的戒备,瞪他。

  “你怎么在这里。”前原问。

  “又不找你。”赤羽转头看矶贝,“我找他。”

  矶贝挺随和:“什么事?”

  赤羽直接把话挑明:“潮田渚是你们区的吧,他今天在哪里?”

  前原和矶贝相互讶异地看了一眼。赤羽被他们的对视弄得不明白。

  矶贝先有反应,问他:“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呀,他是我的老同学,好几年没见,昨天刚刚碰到,话都没说上几句就走了,今晚想找他叙个旧。”

  赤羽倒是坦诚,一来他也没有什么瞒着的必要,二来他也想从矶贝那儿打听一些消息。

  矶贝先前表情都还平淡,一听到老同学三个字就一脸震惊。前原就更不用说了,他直接喷出来。

  “不是吧?你居然和他是同学?”

  赤羽觉得他的反应有些夸张。

  “谁没个同学啊。族里宣传语,什么接触人类文化,感受种族差异,弘扬血族精神,特地把我下放到普通学校体验生活了。世界这么小,什么样的巧合都不稀奇吧。”赤羽的视线在他们两人之间转了一圈:“我记得你们就是同学啊。”

  我们两个起码都是人类啊。前原小声嘀咕,矶贝倒是接过了话:“渚应该在那一块。”他指了个方向。“他不像我们,我们会有固定的日子和分配的区域,他都是不固定的。所以连我们也不常见他。”

  “不固定?”赤羽奇道:“他不固定的话,搭档怎么办?”

  “他……没有搭档。”

  赤羽盯着矶贝,等着他给出更多解释。矶贝读懂了赤羽的眼神,也就继续说下去。

  “渚的实力是协会里最强的,多个搭档只会拖累他。”

  矶贝说完,却看见赤羽忍不住笑出来,他知道赤羽在笑什么,又补充了一句:“这是真的。”

  “是啊,每年绩效评估渚都是最高的。”前原声音冒出来,手不断比划着:“我们协会大楼,一走进去,直接能看见一个大屏幕挂在墙上,晒着每个猎人剿灭吸血鬼的数量,每天的今日最佳都是他,那数据可吓人了,连排名第二的浅……会长都被甩开老远。”

  

  赤羽业收敛笑容。赤羽业肃然起敬。

  

  “真的呀?”

  “真的。”

  

  看两个人的表情,似乎是在说“现在知道为什么听说你们是同学我们那么惊讶了吧”,前原的脸上似乎还写着“你们俩正面干一架到底谁赢”的期待表情。赤羽突然觉得有必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位老同学。他虽然见过潮田攻击的样子,但那只是一瞬间,更何况后来潮田再也没有进攻。

  于是赤羽歪着头,装着漫不经心:“欸,真是很难相信啊。渚君明明个子那么矮,力气也很小,居然是第一?你们也太没用了吧。”

  前原正想举起匕首惩恶扬善,矶贝就熟练地把他拦下了:“业,杀人有时候并不仅仅是靠力量。”

  “哦?”赤羽眯眼:“那他靠的是什么?”

  “气息。他拥有着暗杀的天赋,直到他亮出武器的那一刻,没有人能够发现他。而这里是他发挥本领最好的舞台。”

  矶贝抬头望了眼天空。月亮又要悄悄地躲进云里。

  “你知道吗,这座城市一到夜晚,总是比别的地方更加黑暗呢。”  

  

TBC


进入了卡文期。说明了在大纲没有推敲完毕前,千万不能开始写文。

不掐不吵让无节操的杂食爱好者有犯病自由和空间

感恩 比心

  

  

  


  

  

  

  


评论(1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