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SYOYVFIE

*

  「起先贺卡背面的那串数字让我不解,而我第一反应是code,最先想到的加密方式就是对照书本。比如这串354/28/5,是书本的354页28行第五个字。这是最简单的加密,真正困难的是找到他用的哪一本书。其中一个页码是1778,数字很大,很少有书超过一千多页,结合我也会有这本书的可能性,答案就出来了——当年杀老师编写的建议书。虽然针对每个人写了不同的建议,而有些内容是全班一样的。圈出所有的字后,得到的却都是莫名其妙的字。」

  「我才莫名其妙,你到底在说什么东西?」

  寺坂龙马的脸上明显有了愠色。自己正在吃午餐,而赤羽业突然就在他面前坐下,掏出一封贺卡拍在他面前,什么开场白都没有,直...

【业渚/柳杀】金丝雀在渴望什么 2

1

2. 梁上

  深夜,厚云层挡住月亮,黑压压笼罩整座城市。

  就在这个黑灯瞎火的夜晚,两道身影轻盈地从房顶窜过。

  他们躲过守卫,搭成人墙翻过高高的墙壁。他们身手灵巧敏捷,像在马戏团里磨练了数十年的杂技演员,轻巧地落下,瞄准里面的房子走去,羽翼般的风衣擦过草坪上的露水。

  他们悄无声息地潜进房子。管家和主人都已经熟睡了。其中一个人比划了一下,两人立刻分开行动。

  

  “杀老师,我已经到二楼的书房了。”

  赤羽业对着耳麦说道。他关上书房的门,确认无人察觉后,立刻向戴斯汇报情况。

  “很好。我也已经到西侧的房间里了。记住,这次只需要找到那颗波塞冬之眼,...

【业渚】我们还能写些什么

  那日风和日丽,阳光普照,一片太平天下。潮田渚穿着朴素,扣了个简单的遮阳帽,打算在任职的前一天去探望母校。不料到达教室时听到了其他人的动静,潮田渚疑惑地打开门,看清来人时,兴奋地喊:业!

  被叫道名字的正是他的老同学赤羽业。只见他站在窗前,身材挺拔,腿比天高,对潮田的到来很是意外。他也高兴地回应道。

  好久不见啊!潮田很是开心。

  赤羽说:好久不见啊渚,你也……长胖了。

  潮田说:……才没胖。

  赤羽:真的有,不信你看。


  

  潮田:……这是符合正常范围值的增量。

  赤羽嘴上说着好的好的转移话题,问你怎么也来了?

  得知潮田的目的和他一样,两人决定一同...

【业渚】人生之书

盲狙浙江高考作文题:有字之书,无字之书,心灵之书

然而我跑题了!

不管惹!反正我也没参加过高考,理直气壮。交卷!


bgm走这儿

建议循环播放


----

  业还记得在某个午后,他给渚讲了个故事。「每个人的一生都被写在了一本书上,做过的事,说过的话,一闪而过的想法,全都被记录下来。这本书交由神看管,神凭它来审判世人。」他还特地看了眼渚,想得到些有趣的反应。

  不料渚只是微睁大眼,回复的确让他意想不到。渚问,是金凯瑞的电影吧?

  被猜到了出处,业也不恼,干脆承认了,说这个设定是不是挺有意思的。

  而渚却嗯了一声,欲言又止。业没放过他,逼他把吞下去的话再吐出来,渚才犹...

【业渚】根据规定

  你要笑。杀老师说,你必须要笑。

  潮田渚说,杀老师,我真的笑不出来。而且我为什么要笑啊。

  长长的触手在空中画了个圈,还留下点黄色残影。杀老师脸上还是那张不变的柴郡猫笑容,说:因为这是规定。下一瞬间面前多出了一堆少年JUMP系漫画,垒得高高的,从八十年代到今年的漫画,应有尽有。

  杀老师抛出了个问题:少年JUMP有几个热门主题,你知道是什么吗?

  潮田渚说我知道,热血,感人,搞笑。

  杀老师:完全正确,渚同学,那我们暗杀教室又是什么类型的作品呢?

  潮田渚叹了口气,视线瞥向那堆垒成叠叠乐的漫画。元素重复,主旨不变,光看个封面都能猜出百分之八十的主题。

  热血,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谢谢菜菜!!!

顆菜:

 @一人乐 徘徊生快

第一次畫你家英智 獻給你啦w
(祝你抽到英智五星卡

【秀渚】冷

我爱拉郎,拉郎使我快乐

内容文明和谐诚信友善


*

  浅野学秀坐在车里,暖气开到最大,通风口呜呜作响。他把外套放在车后座,身上单穿了件在公司室内活动的衬衣。窗外湿冷的风携卷起了雪,一夜之间刮白了荷圣塞,沿海城市湿润的气候很难得能有这样的雪景,以往落在地上就会融化,而这次却在地上积起五英寸的雪。听广播说近期或迎来小冰期,这个国家的总统恐怕又要拿它说事,大肆宣扬全球变暖不过骗局,然后试图更加强硬地撤销EPA。

  音乐低低奏起,真皮座椅都随着低音炮的节奏微微震动。他盯着车内的时钟表盘,时间一针一秒地过去,他又看起了手机里的消息记录。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车门突然被打开,冷风盯着间隙...

【业渚/秀渚】烛火与光(7-9)

虽然晚了,不过菜菜生快

还是把这篇重新写起来,我真的很喜欢修罗场www

开头提醒:目前cp有业渚,秀渚,根据文章情节发展可能还会有别的cp,请谨慎食用。后面有关如何打tag的问题想请教大家。

1-2 3-4 5-6


7.

  “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呢,渚君?”

  

  赤羽业盯着他。他的眼神在思考的时候会很锐利,像搜寻猎物的鹰,被他盯牢就会下意识地心慌。

  潮田熟悉这样的眼神。早在许多年以前,在赤羽业对他家的背景起了疑心,试图探出他的秘密时,他就已经在适应这样的眼神。将慌乱藏在心里,表面维持平静,这是他最熟练的事情。所以再次面对这样的眼神,他仍然平静地看...

【文章評論】徘徊(一人樂)-情人節賀文

醒来发现这么长的评论,还是一字一句的逐步解析,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你的评论比我的文精彩多了,不愧是你w 这篇只是我随性而发的实验性随笔,没有经过什么思考直接和着音乐写出来,花不了多长时间,但却是一直存放在心里某处的话。实际上在写这篇的时候,我得承认当时是负能量爆棚的,写完之后反而欢畅,觉得是借着渚吐露了秘密。实际上,《秘密》也是这篇文的真标题,只是觉得没那么重要吧,不过之后我可以加上。

我觉得没有被治愈过的渚或许会这么想,在他以前还是那副死气沉沉的表情时,这样的想法是比较合情合理的。不过在被杀老师拯救之后的他多多少少会乐观许多。(可惜我偏爱他第一集状态的样子这也算是我的有病吧www)因为是随...

秘密

  渚想自己大概是一直爱他的,只是数十年来不断自我欺瞒,把事实隐藏在谎言之下。四个简单的字从心到口却隔了千万距离和亿万秒钟,到最后化作一缕轻飘飘的烟,像海的女儿死后上升的灵魂,哑巴的爱意无人知晓,轻巧的微笑和透明的亲吻没人察觉。他时常痛恨自己的懦弱,过度胆怯害他止步不前,打破关系带来的未知后果让他惧怕地发颤。当世间万物沉睡时他却清醒,睁着眼睛看向虚无,除了黑夜什么都看不见。他孤独地幻想那一头如火海一般热烈的头发和那双眼睛,大概是金色,又或许掺杂了别的色,构成一个完整又复杂的人。他对着那片虚无控诉,这么多人偏偏是他让自己看到了自由,而又无法带自己到那里去。他哪里也去不了,当业来的时候他只是在原地等,当业走后他还是留在那里,做一个安分过头的人,从头到尾没有变过。

  他的爱起先像一簇火苗,危危摇摇却吹不灭,在巨大的黑夜里灼烧他的细胞,痒痛难忍。不知哪一天起他不再看电视,因为偶尔会出现业的画面。他也不再看政界新闻,那时常播报有关业的讯息。业以这种形式巧妙地离开他的生活,而他也刻意避开业的消息,聚会以及婚礼。繁衍是人类本能,大家都选择了更不寂寞的方式活下去。他深知这一点,只是自己无法做到而已,因为许久以前尚未湮灭的爱意仍然存留,未完成的仪式永远断在离别之日,拖延岁月却依旧不灭。他一度认为时间是良药,没有什么情感是无法被忘掉的,可有一次午夜梦回他被惊醒,在还没反应过来前却已经崩溃。他这才知道自己拥有了多么无用又顽强的爱,冥顽不化,它只会把他的心脏一次次撕裂,又无法缝补。他把他当做消失,当做死去,当做从未有过,而爱意不死,他也不死,他还是少年模样,带着自己最渴望获得的东西魂牵梦萦,活在他的记忆中。 

  他想他的名字真是讽刺,他就是他的业障,他的妄想和罪孽。缠绕在他身上的感情如同困住恶鬼的锁链,把他一步步拖入名为爱的深渊。他想起曾经有人和他说过,深爱着的那个人真是可恶啊,都怪他那么美好,才让自己被他吸引,才让自己失魂落魄。当时他不在意,只觉得好笑,可现在他却想业大概也是可恨的,因为他让自己那么绝望。那么绝望地爱他。

 


 

情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