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渚】冷

我爱拉郎,拉郎使我快乐

内容文明和谐诚信友善


*

  浅野学秀坐在车里,暖气开到最大,通风口呜呜作响。他把外套放在车后座,身上单穿了件在公司室内活动的衬衣。窗外湿冷的风携卷起了雪,一夜之间刮白了荷圣塞,沿海城市湿润的气候很难得能有这样的雪景,以往落在地上就会融化,而这次却在地上积起五英寸的雪。听广播说近期或迎来小冰期,这个国家的总统恐怕又要拿它说事,大肆宣扬全球变暖不过骗局,然后试图更加强硬地撤销EPA。

  音乐低低奏起,真皮座椅都随着低音炮的节奏微微震动。他盯着车内的时钟表盘,时间一针一秒地过去,他又看起了手机里的消息记录。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车门突然被打开,冷风盯着间隙立刻溜进门缝里头。一个裹着厚重大衣的人也连忙钻进来,他的身上带着刺骨的寒气,驱散了一点车上的暖意。

  「呼~好冷!」

  钻进来的潮田渚赶紧关了门,说了这么一句,搓着手在车上瑟瑟发抖。

  看到他这个样子,浅野探出手去碰他冻得发红的脸颊。温热的手背触碰到冰冷的脸,潮田感觉自己的皮肤要化了。

  「好暖和……啊,对不起,刚刚学生们拖着我问了好多问题,我这才耽误了好久,抱歉!」

  潮田充满歉意地对他说,那眼神就像个害怕的小老鼠一样。他是知道浅野是个严格守时的人,非常不喜欢属下迟到,因为在浅野看来这与抢夺他的时间无异。

  而浅野没有在意他的道歉,只是说:「把外套脱了吧,寒气太重。」

  沾裹风雪的大衣也同样被扔到后座,潮田渚也穿着单薄的衬衣加上背心,中规中矩打了个领带,如果不是因为随身带一本教师证证明身份,大家恐怕都会误以为他是个学生。因为他的脸实在太过于年轻了。

  浅野伸过去握住潮田的手。那只手也是冰冷的,在冬日里更加苍白,和外面雪的颜色融为一体。

  「怎么这么冷,不是刚出来吗?」

  潮田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刚刚出门的时候,一个雪球打了过来。我回头看发现是学生扔的,也抓了一把扔过去。可还是被打得好惨呐。」

  「难怪连头发也湿了。」

  「有个雪球打中了我的头。」潮田苦笑。

  「还不是因为你太没有身为老师的威严,学生才会这么不怕你。」

  「连你也这么说……」

  潮田鼓起了脸,有些泄气,如果他有耳朵,一定也会耷拉垂下吧。

  浅野笑了笑,用手拨了一下潮田湿漉漉的额发,然后把头凑过去和他接吻。

  连触及的嘴唇都像冰一样冷,但很快就被喷吐的热气融化了。潮田闭上眼睛,睫毛上的冰晶也随着眨动落在脸上,化为水滴。

  绵长的亲吻过后,浅野问他:「吃过EI camino街的那家意大利餐厅么?」

  「没有欸。」

  「今天带你去吧。」

  这个人说话习惯用肯定句。肯定句,归为陈述句,但和陈述不同。它包含了「确定」的概念,是否决了「否定」的判断。他说话向来用肯定句,每一句话都是他的决定,他不会事先问人要不要,而是直接和人说,要去做。这是完全的上级指示下级的句式,在两个人刚开始认识的时候,就因为浅野这个过于独断的语气而不欢而散过几次。

  「可以吗?」浅野又生硬地加了一句。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潮田渚微笑起来。

  「好啊。」

  

  系上了安全带,音乐也跟着调小。那家餐厅离潮田教书的地方不远,七分钟就到了。由于下雪车速很低,路上能看到许多穿着SHS校服的学生裹着大衣在路上嬉笑打闹,一些汽车爱好者会盯着车内的人看,眼尖的人还认出了潮田,朝他又起哄又打招呼。

  潮田不得不别扭地把头低下,躲开学生好奇的视线。浅野瞥了一眼,看他这幅狼狈的样子,有些想笑。

  「我又不偷不抢,你心虚什么。」

  潮田窘迫地看了他一眼,大概是说的没什么错,他的脸皮也不够厚地说出某些反驳的话,只好嘟嘟喃喃地小声说着什么类似太高调了的话。

  「好啊,那下次我骑自行车过来接你。」

  浅野无论讲什么话都显得一本正经,讲笑话也是,讲鬼故事也是,让人总觉得他是认真的。只有语气里几乎察觉不到的细微变化才能分清他到底是不是在认真说话。

  而潮田听得懂。他噗嗤了一下,把刚才被学生撞见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Bonjour!」

  刚进店内,门口的服务生热情地和他们问好,询问有没有预约。

  服务生把他们领到角落里的位置,询问了两人需要点的酒水饮品后就离开了。

  「这里提供法国菜和意大利菜,老板也是这家餐厅名字的地方来的,在法国南部。但我更喜欢这里的意大利菜。」浅野简短地做了解释。没过一会儿,经理和服务生拖着一车生鲜向他们介绍今日特餐。

  牡蛎爽滑可口,龙虾鲜嫩美味,Fettuccini拌着罗勒奶油酱,面上点缀着大扇贝的肉,苹果白兰地散发着淡淡的醇香,让这个夜晚变得微醺。

  浅野要开车,所以他只点了饮料。他给潮田要了杯他认为还不错的酒,潮田没喝几口就面色酡红,话匣子一打开,没头没尾地和他聊今天在学校的事情。他倒不是真的醉了,这点浅野知道,据说这是还在日本时和过去的友人经常喝出来的酒量。

  潮田是以进修教师的身份来到美国的,属于他从事的教育机构和加州这边高中的一个合作项目。浅野学峯是潮田现在工作的教育机构的创办者,在费劲心血把潮田从极乐高中挖过来后,开始亲自培养他。潮田自己去争取了这次进修的机会,浅野学峯便让同样在硅谷的浅野学秀稍微照顾一下。

  一开始浅野学秀十分不满他父亲千里之外还要远程地控制他做这做那,但听说来的人正好是E班的那个潮田。当年无论怎么从赤羽嘴里都套不出来的秘密一直占据着他内心的一块角落,于是他有了兴趣,答应了这件事。

  一开始倒是因为性格和三观的问题,在各种各样的事情上有了些分歧。但磨合了很久,居然也度过了那样的时期,而最后却演变成这样亲密的关系,是两个人都没有想到的。

  那个秘密还是没有套出来,但他现在对于潮田渚本人的兴趣更大一些。

  两个人目前在交往的关系,浅野学峯也是知道的,当时浅野学秀打算用这件事好好刺激一下在传统上有固执观念的父亲,而浅野学峯听了,只是阴沉一笑说了句「呵,这样他依旧还是浅野家的人呢」类似不明所以的奇怪的话,连浅野学秀都有些恶寒。刺激的目的没达到,反而获得了父亲的支持,甚至还放出了「潮田是我们机构重要的员工,要是他被你气跑了你知道该承担怎样的后果吧」等奇怪的威胁。这些让浅野学秀不禁同情起潮田来。

  这个合作项目只有两年,转眼间期限也快到了。而潮田似乎还想要在这里留一段时间,最近正在苦恼这件事情。

  「你应该是更习惯日本吧,你吃不惯这里的菜,朋友也都在那里。」

  「嗯,话是这么说……可我还是想趁着现在有机会,多接触一下这边的教育文化。还有好多地方没看过呢。」

  「学校给你提交申请了吗?」

  「嗯,抽签日也定下来了,在四月……」

  对面很久没有回答,浅野抬头。

  「嗯?」

  「只是,H1B这种最后只能靠抽签来决定的事情,真的会很让人不安啊。」潮田无奈地笑,「而且,我的运气,也不算很好哈。」

  「那都是你的自我臆断。停止这种消极的想法吧,你会拿到的。」

  「能像你这样就好了呢。」

  「我走的流程和你不同,你倒是不需要跟我一样。」

  一边吃着美味的晚餐,两个人从工作遇到的各种琐事扯到高中即将到来的春假。浅野打算也放个假,于是和兴致勃勃的潮田一起商量着去哪里游玩的计划。谈到这个潮田就很高兴,甚至晚餐结束走出餐厅时他还在和他聊这个话题。

  

  铺面而来的寒风直接灌进了他漏风的大衣领口,把他的衣服吹得鼓起来。潮田打了个哆嗦,紧紧捂住了衣服,把头往脖子里缩。

  因为基本都在室内活动,再加上这个地方不太寒冷,潮田既没有戴帽子也没有围巾。浅野轻易地揽住他的肩膀,快步把他往车里带。

  上了车,潮田的牙齿还是上下打颤,甚至在暖气打开的那一瞬间更加剧烈地抖了一下,这让浅野想起刚拿出冰箱被放进微波炉里解冻的肉,滋滋作响。

  窗外的风依旧呼啸,雪却已经停了挂满玻璃窗的雪花正在融化,轰鸣的发动机嗡嗡地发热,等到差不多暖了车浅野才开始踩下油门。

  天黑得很快,两旁的路灯照亮马路。冬夜的街道空空荡荡,商店再过几小时也会歇业。现在更像平安夜的晚上,千家万户灯火通明,只留外面的世界一个干净冷清的雪夜。

  喝了酒后的潮田似乎比以往更加活泼。他打开车顶天窗的盖板,惊讶地小声叹道,现在居然有星星。

  浅野瞥见了月亮。这场雪已经下了一整天,现在云也散了,不愧是海边的天气。

  

  停在门口的车库时,潮田依旧看着天窗。路边的灯光轻轻照进车内,他的眼睛像透明的蓝色玻璃球,和头顶的星星一样亮。

  浅野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盯着潮田看了几秒,突然整个身子探过去,低头吻住他。





完整内容不老歌走这里

好了lofter,阿爸对你很失望




以后弄个私密网址,把开过的车都放进去。这并不是暗杀教室的第一篇车,其他太耻了而已。

本来想简单粗暴点,结果不小心把现实感写得重了些(都怪川/普),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搜yelp上的菜单图片,附近餐馆,硅谷的气温状况,交通路况,筛选学校,查看评分,就在我查看SHS的校史时,突然醒悟过来,我在做什么。

预定两千的车文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写得意外X冷淡

都淡出个鸟了你还屏蔽(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