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你离我有一步之遥(七)

七、半真半假

  “哈?”

  一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寺坂不由得叫出声来。赤羽业用“渚的学生被绑架,他被威胁杀我,而绑匪可能和政府有关”这三句话简简单单地概括了中心思想,信息量之大让寺坂觉得自己脑子要当机了。

  “你等等……渚的学生被绑架了,绑匪要他杀你,那天晚上潜入你办公室的人就是他?”

  “是呀。”

  “那电视上说你变成植物人,也都是假的?”

  “没错。”

  “难怪这几天都不让我们进病房看你,原来你根本不在。”

  “我好感动,你居然这么有同学爱。”

  不出意外地听到对面的咆哮,业把手机拿远了点:“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也有想过之后的打算吧?我这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啊,很难得的,帮不帮?”

  “那你就去死吧,谁会帮你啊!”

  “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现在当然不用找你,但小渚那个笨蛋可就比较麻烦了。就在半个小时前,他差点被人杀掉。”

  “你说什么?”

  “超惨的,他现在手折了一只,脚也崴了,身上好几个伤口。”

  寺坂刚想爆发,突然想了一下:“赤羽业你就编吧,他要是真的受伤,你才不会是这种语气。”

  “诶,好难得啊。”赤羽业奇道,“寺坂同学居然会用脑子思考了。进步很大啊。”

  

  趁着寺坂威胁要挂电话前,赤羽业罕见地说了一段让寺坂都沉默下来的话。

  “我说实话,这次向你求助不是为了我自己,更不是刻意给你这个机会,就是为了渚。”

  这样的大实话让寺坂突然无话可说。

  “在受过我们那位老师一年的精心教育下,渚继承了他的意志。他憧憬着他,想要变得像他一样,想要拯救或许像曾经的我们那样的学生。而现在他的学生很危险,他什么心情你应该能想象吧。”

  寺坂没说话。显然他也理解那种感受。

  “杀老师哪怕牺牲自己也要救我们,渚毫无疑问也能做到。但如果因为自己害得学生被卷进去,连保护学生都做不到,你想渚会怎么样?”

  渚会怎么样。寺坂和潮田渚的关系虽然不是很熟,但他的腼腆和隐约的自卑感,就算是自己也能察觉。那之后会怎么样,似乎很明显了。

  “他会极度自责,开始质疑自己的能力,甚至怀疑当初支持他成为老师的信念,他就又会变成以前那个渚。这次要是学生有个三长两短,他就会失去从教育的成功获得的认可,会不再相信自己能当个好老师,职业生涯也就毁了。他就永远都只能远望着那个人的背影,而不是成为他。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寺坂沉默良久,冒出一句话:“想不到你还会说点人话。你真的是业吗?”

  “再怎么说,他也是我重要的好友啊。”

  业看了眼四周,压低了声音,又悄悄地在话筒里说了什么。

  “你说的是真的?”听到那番话,寺坂大惊。

  “你认为我会开这种玩笑吗。”

  “他知不知道这件事?”

  “还没告诉他。他迟早要知道。”

  过了好一会儿,他听到对方开口。

  “……那我需要做什么?”

  

  潮田渚回到车上时,注意到业的脸上是如释重负的表情。业看到他来,问他想吃点什么。

  两人去了便利店快速地买了些食物,又快速地离开,傍晚来到了一家旅店。

  

  直到快走进店里,潮田渚才瞟了不起眼的招牌,这一看不得了,直接一百八十度旋转向后走去,赤羽业忙拉住他的手。

  “你要去哪里?”

  “业……我又不瞎,这上面第一个词是love啊……”

  “放心,我就在外面蹭蹭,不进去。”

  “我要报警了。”

  赤羽业一副肚子笑痛的模样:“不逗你了,我是有考虑过才选了这里。”他指着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这里隐蔽性高,隔音效果好,更重要的是没有人会知道我们是谁,或者挑了哪个房间,那群人肯定也想不到。这里对我们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留宿点了。而且你慌什么。”

  赤羽业一本正经的不知道是不是瞎话反正潮田渚不相信的说词让渚不断后退:“我没慌啊。”

  “那你就跟我过来。”赤羽业硬是把他拉了进来。

  

  挑选了个不那么奇怪的房间,进了房间后潮田渚缩在角落里,看着赤羽业饶有兴趣地研究里面各式各样的因法律规定不能显示的不可描述物品。

  潮田渚神色复杂,坐在椅子上浑身不自在,又不想去沾那张床,等到分针慢慢转了一圈又一圈,他终于开口了。

  “业,我有话想要和你说。”

  业躺在床上看杂志,听到渚的这句话,为之一振。

  “来到这里终于让你觉醒了吗?”

  “不……永远都不会觉醒的好吗?”潮田渚叹气,走到了床前,“业,我是认真地想和你谈一谈。”

  

  业放下了手中的杂志,盯着他看。

  

  "如果是平时,你的工作上有什么秘密不能轻易地透露,那我也绝对不会问。"

  渚的十指紧紧交叉:“但是现在不一样,我们都不清楚什么时候会遇到危险。万一我们,”他艰难地开了口,“万一我们中谁有个不测,不管是我还是你……我都希望能够知道事情的真相。”

  “事情的真相?”业重复了这句。

  “就是你不肯告诉我的事情。绑匪的真实身份,以及为什么你会被盯上。”

  

  业一副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表情,说出的话却让渚意外:“好啊,我告诉你。”

  想不到他那么轻松地决定告诉自己,渚还觉得一切来得太快了。

  业坐起身来,拍拍身边的床示意潮田渚坐下。渚别扭地看着这张床,还是坐了下来。

  “先说说这次的绑匪。”赤羽业在手机上输入字,交给潮田渚看,“虽然不是百分百确定,但这次想要害我——我们的,八成就是它了。”

  潮田渚看着屏幕上的资料:“EVOLT……是这个公司?那MEWT跟它的关系是?”

  “是它明面上的公司,用于掩盖它的真实目的。它背地里是一个研究医疗和国防工业的企业。EVOLT最近有个企划,研发一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是完全违法的,然而很不小心地被我知道了,现在他们想要杀我灭口。”

  潮田渚很疑惑:“就这样?”

  “这样就已经够了,你无法想象那个武器的杀伤力有多大,必要的时候还会引起战争。因为现在才进行到一半,到了最关键的时刻,除掉一个我比起总体的损失来说要容易多了。”

  “那你说的两个boss,还有那个公务员是怎么回事。”

  “这个啊,”赤羽业望向天花板,“我怀疑政府有人一起参与这个计划,那个公务员只是帮上头做事,至于真正的大魔王的动机甚至身份我都没有办法确定,所以就找了个人帮忙调查一下。”他看了看表,“明天或后天可能就会知道吧。”

  潮田渚沉默了半晌,忽然说:“如果只是这样,你根本不需要向我隐瞒。业,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说?”  

  赤羽业却微一眯眼:“那我反倒要问问,你又向我隐瞒了什么呢?”

  

  -

  

  “你又向我隐瞒了什么呢?”

  潮田渚瞪大了眼睛,做出的第一件事是开口否认。

  业看到他这个态度,也不再问,打了个圆场:“这样啊,看来是我多虑了。只是我们也差不多一年没有见了,自从你离开了极乐高中去了另一个学校后,感觉你有些变化。”

  潮田渚听到某个词眼皮一跳,这个反应被业看在了眼里。

  “什么变化?”潮田渚犹豫地问道。

  赤羽业端详着他的脸,最后做了个结论:“更加……敏感吧。”

  “是因为非常时期,你才会有这种错觉吧。我还是和平常一样。”

  潮田渚这样解释。业挑眉,点点头表示他明白了。

  

  之后他们的对话就突兀地断在这里,再也没有更多的发展。两个人各怀心事,在这个装饰得过分可爱的情侣房间里缄默。气氛有够僵硬,但是谁都不说话,没有人肯打破沉默。最后不知道是谁先动的身,两个人安静地洗漱,睡觉。总之到明天之前,这种疏离的氛围是无法消散了。

  并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两个人都隐约察觉到了,他们对彼此都藏着一个秘密,而谁都不愿说。现在是相对来说最平衡的状态。

  

  然而打破这个平衡状态的事也来得很快。

  

  第二天清晨,业醒得比渚要早一些。他睁开眼睛,却发现渚蜷缩在最边缘的地方,都快要掉下去。这张床因为某些原因做得很大,即使这样渚还是慢慢地移到了床角,和自己隔得很远。

  业看着他的背对自己的身影,手伸了过去,触碰了渚柔软的头发。他发现渚的身上几乎没有盖被子,那被子完全被自己给霸占了。

  看时间还早,业给渚盖上被子,自己悄声爬下床,走进了洗手间。他打开了手机,手机还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他盯着屏幕几秒,编辑了一个信息,发给另外一个人。

  

  渚在他的手触碰自己头发的时候便醒了。

  他闭着眼睛,感到自己的身体忽然一重,带有余温的被子覆盖住已经冰冷的皮肤上。接着脚步声慢慢远去。

  他发出了低不可闻的叹息。

  

  两个人早早地离开了旅馆,穿梭在熙熙攘攘的街头。车不急不慢地驶向目的地,但两人的神经都紧绷着注意周围的变化。

  到了一个盛满樱花的十字路口,无论哪个方向都有一辆车子向他们驰来,两人才明白,无论如何都躲不过这场斗争了。

  

  他们被包围了。  

  

  

TBC

感谢给这篇文做出评价的大家,一人比一个大大的心

剧情的确很花时间想,不过没有好的文笔去突出它,为此我也在努力

然而如何提高文笔简直是我想破脑袋都想知道的事情

啊,多读书,多看报,我爱学习我自豪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