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SYOYVFIE

*

  「起先贺卡背面的那串数字让我不解,而我第一反应是code,最先想到的加密方式就是对照书本。比如这串354/28/5,是书本的354页28行第五个字。这是最简单的加密,真正困难的是找到他用的哪一本书。其中一个页码是1778,数字很大,很少有书超过一千多页,结合我也会有这本书的可能性,答案就出来了——当年杀老师编写的建议书。虽然针对每个人写了不同的建议,而有些内容是全班一样的。圈出所有的字后,得到的却都是莫名其妙的字。」

  「我才莫名其妙,你到底在说什么东西?」

  寺坂龙马的脸上明显有了愠色。自己正在吃午餐,而赤羽业突然就在他面前坐下,掏出一封贺卡拍在他面前,什么开场白都没有,直...

【秀渚】冷

我爱拉郎,拉郎使我快乐

内容文明和谐诚信友善


*

  浅野学秀坐在车里,暖气开到最大,通风口呜呜作响。他把外套放在车后座,身上单穿了件在公司室内活动的衬衣。窗外湿冷的风携卷起了雪,一夜之间刮白了荷圣塞,沿海城市湿润的气候很难得能有这样的雪景,以往落在地上就会融化,而这次却在地上积起五英寸的雪。听广播说近期或迎来小冰期,这个国家的总统恐怕又要拿它说事,大肆宣扬全球变暖不过骗局,然后试图更加强硬地撤销EPA。

  音乐低低奏起,真皮座椅都随着低音炮的节奏微微震动。他盯着车内的时钟表盘,时间一针一秒地过去,他又看起了手机里的消息记录。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车门突然被打开,冷风盯着间隙...

【业渚】荒唐

*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们还是个孩子,我被母亲的执念束缚,而你傲慢地只相信自己。然而有一天,一个滑稽的章鱼自称老师来到我们面前,用他的温柔救赎了我们。那时我们都还年轻,仍然对未来抱有希望。」

  

*

  赤羽业已经连着三天没有合眼。双眼浮现血丝,眼睑下冒出黑眼圈,没有打理的头发耷拉下来,倒是被人评价看上去年轻不少。他几乎没有时间去打理自己,仅仅是在单位冲了个快澡,换上没来得及洗的旧制服,叼着个面包就出了门。

  他坐上警车,后辈开车时他就打开卷宗,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的笔记,还有惨不忍睹的现场照片,有几处用红色的记号笔画了明显的圈,圈中的都是些蛛丝马迹。

  后辈从眼角悄悄看了...

【业渚】卡马里奥上空的云(下)

上篇点这里


十一、

  「赤羽医生,你不明白。这样对我和她是最好的结局了。」

  不太清晰的声音从小小的录音笔里播放出来,语气里的淡漠更加明显。这段录音业已经反复听了几十次,几乎成了背景音乐,业总是双目放空地等到录音结束,回过神来再放一遍。本来准备记录点东西的钢笔也只是徒劳地打开了笔帽,直到最后都没有写几笔。

  听到几乎都能背出这段对话了。

  业的手犹豫了几秒,打开了下一个录音。

  「我比任何人都要爱她!!!」

  声音歇斯底里,肺都要跳出胸腔,挤过声带,直直吐到他的耳朵里。它好像西伯利亚隆冬深夜刮过树林的风,低啸着呜咽着似带有诅咒,一个以爱为名的诅咒。

  「我为她...

【业渚】卡马里奥上空的云 (上)

写了一个月,赶在业业生日的最后一刻放出来。业业生快哦。

因为超过五万字,分成上和下


--------------------------------------------------------------


  “赤羽医生!”

  业听到有人在背后喊他,便转过身来。他穿着白大褂,扣子没扣,敞开的前襟下面是红色衬衣,脖子上松垮地系了条黑色领带。他一只手插进兜里,另一只手拿记录板,营造出考究和随性的矛盾体,看起来要多帅有多帅。

  “什么事?”

  或许是看喊住自己的小护士跑得太急,业笑了下。那小护士见业好脾气地和她说话,还因为身高差距微低下头,她脸一红,声音也跟着轻了...

【业渚】自白(短篇完结)

第一人称是业,自白的契机无固定剧本,随意想象。

——————

  说起来,我们都还没有好好地聊过什么,关于你的事,关于我的事,这挺怪的。作为好友,连心事都不曾交流过,更不用说秘密,大概别人眼里也会觉得我们怪吧。

  并不是不想聊,而是不能聊。我想说的话可都一直憋着,都要憋坏了。当然有藏不住的那天,就都变作拳头挥向那些找上门来不怕死的蠢人。(笑)现在法治社会,我也成了个成年人,干什么事情都束手束脚的,不能再去打架了,真是有些遗憾。

  而你和我不一样,你不是不能聊,你避开了。当我出现在你面前,可以倾听你说话时,你直接选了放弃。

  我也不是不懂你。你这个人太好看穿了,我喜欢你也就是这—...

【业渚】深海

某篇即将要写的文的前章,渚视角

给大家安利个游戏,cube escape

游戏和这文目前没有任何关系


*

  渚一步一步走到海里。

  

  他觉得自己生来就应该到海里去。他的头发是蓝色的,眼睛是蓝色的,六岁以前他以为自己的血也会是蓝色,可是被砸碎的花瓶碎片划破了他的手臂,他看见从那深深的伤口里流淌出来的红色液体。六岁那年他知晓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自己的血原来不是蓝色;第二件事,妈妈不再是个温柔的人。

  他对红色产生莫名的恐惧。不属于他颜色的液体终日在体内奔流,穿过心脏达至大脑,全都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一想到这点他就害怕,那种感觉好比异物入侵,似乎占据着潮田渚这个身体的不是...

【业渚】你离我有一步之遥(八)

八、意料之外

  无论多巧妙回避正面战斗的战士,人生中必定有几次不得不全力而战的时候。这是那个遍体通黄、总带着柴郡猫笑脸的章鱼老师,在死去的那一晚教给大家的事情。杀老师的决断总是对的,全班人在切身体验了一年后得出来这个统一结论。只要遵循他的教导,他们就能够在各种各样的战场上存活下来,成为胜利者。

  但是。

  潮田渚死人般惨白的脸,额头冒出的层层冷汗,紧捂着腹部的虚弱的手,衣服上触目惊心的红色血迹不断漫延将腹部染红一片,这些惨状都在清楚地提醒赤羽业一件事。

  他失败了。

  

  此刻他开着被撞得七零八落的车子狂飙,一手拨通了电话,可牙齿打颤险些连话都说不清。挂掉电话后,他用余...

【业渚】你离我有一步之遥(七)

七、半真半假

  “哈?”

  一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寺坂不由得叫出声来。赤羽业用“渚的学生被绑架,他被威胁杀我,而绑匪可能和政府有关”这三句话简简单单地概括了中心思想,信息量之大让寺坂觉得自己脑子要当机了。

  “你等等……渚的学生被绑架了,绑匪要他杀你,那天晚上潜入你办公室的人就是他?”

  “是呀。”

  “那电视上说你变成植物人,也都是假的?”

  “没错。”

  “难怪这几天都不让我们进病房看你,原来你根本不在。”

  “我好感动,你居然这么有同学爱。”

  不出意外地听到对面的咆哮,业把手机拿远了点:“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也有想过之后的打算吧?我这可是冒着生...

【业渚】你离我有一步之遥(六)

六、蛛丝马迹

  赤羽业的刀撬开了杀手的嘴,正耐心地在牙齿上凿,杀手觉得自己如果张开口,赤羽业甚至能直接捅下去。他惊惶地望向四周,却发现不远处的草杆中露出一双脚,无力地倒在地上,鞋子是他们老大发的标配款,纯黑色,橡胶鞋底,亚马逊节假日团购折扣八折,包邮。

  杀手太绝望了,但还是得有职业素养,不能这么快就怂。于是他装作毫无波动的样子,用赴死般的目光坚毅地望向远方。

  “我就数三下,这刀会怎么动跟我可没关系。残你一个不要紧,草堆里还有好几个呢,管够。”

  杀手立刻唔唔唔地开始叫了。

  “真听话,那你快说呀。”

  杀手还是唔唔唔地叫个不停,赤羽业坏心眼地继续戳他,连潮田渚都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