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全员】瞎说什么

  乌间: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瞎说节目,我是主持人乌间惟臣。

  比琪:我是主持人伊莉娜·耶拉比琪。

  乌间:本期节目不承诺还原人物性格塑造,不负责由雷点带来的头疼,恶心,辣眼睛等后遗症。

  比琪:属性混乱邪恶,只有你不吃的CP,没有我们不敢组的CP。

  乌间:勿挑勿掐不喜误入。

  比琪:今天的主要内容有,孤岛上的十三个女生和二十个男生,那三天三夜的疯狂,肉体碰撞的背后,隐藏了多少爱恨情仇?

  乌间:似乎并没有这么糟糕。

  比琪: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

  乌间:主持人注意一下节目等级。

  比琪:——开车的季节。少年少女们体内的激...

【业渚】自白(短篇完结)

第一人称是业,自白的契机无固定剧本,随意想象。

——————

  说起来,我们都还没有好好地聊过什么,关于你的事,关于我的事,这挺怪的。作为好友,连心事都不曾交流过,更不用说秘密,大概别人眼里也会觉得我们怪吧。

  并不是不想聊,而是不能聊。我想说的话可都一直憋着,都要憋坏了。当然有藏不住的那天,就都变作拳头挥向那些找上门来不怕死的蠢人。(笑)现在法治社会,我也成了个成年人,干什么事情都束手束脚的,不能再去打架了,真是有些遗憾。

  而你和我不一样,你不是不能聊,你避开了。当我出现在你面前,可以倾听你说话时,你直接选了放弃。

  我也不是不懂你。你这个人太好看穿了,我喜欢你也就是这—...

【全员/业渚】椚丘勇者异闻录(中)

写完以后突然在想,我这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一个短小的过场


*

  深山老林中有六个人结伴穿行。他们分别是正义的勇者,曾经是魔王的勇者,看起来像变态的半裸魔法师,因为没法奶放弃牧师的战士,刚刚才变成奶而一句魔咒都不会的牧师,和明明是男孩子却扮演女性角色的无职业者。

  看起来唯一正常的勇者浅野在冷静了两天后终于找回了理智。他重新审视了下这个队伍,做出总结:这队药丸。

  前原:那就把地图留下好走不送。

  前原被禁言一分钟。

  

  六个人继续行走。

  

  前方遇怪。

  

  这人长得有些磕碜,贼眉鼠脸,眼睛斜到太阳穴,特别不安分地乱瞟,可他身披貂皮穿金戴银...

【全员/业渚】椚丘勇者异闻录(上)

安利一发勇者闯魔城

*

  椚丘村是个神奇的村庄,从这里出来的人,有的成为勇者,有的成为魔法师,有的成为战士,还有的成了魔王。

  这天,新的一批勇者们光荣从新手村毕业,开启了他们人生新的道路。

  

  潮田渚正要去村东边送信,迎面撞上了也要去村东边送信的前原阳斗和矶贝悠马,于是三人顺道一起了。

  拿到长老送的新手福利——一些草药和地图,三把低级宝剑后,他们终于从新手村毕业,走出了村门口。

  出了门,听到了升级的音效。三个人从学徒勇者正式成为菜鸡勇者,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现在他们面临着一个选择,那就是决定目标。

  前原说:还有的选么?我们勇者生来就是要打败魔王的。...

同人产出不能太讲究细节

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太闲。学校多布置些作业看来是很有必要的。

惯例骚扰菜菜

(对话由美文秀秀改动)

我:我总是看到文里形容渚都是水蓝色水蓝色水蓝色水蓝色,可我敢说没多少人知道水蓝色是什么颜色,比如我。因为身为考据党,我有一次去查了:


我:是这样啊!!!

菜菜:哈哈哈哈哈哈对


菜菜:我色盲,选不出哪个是渚

我:起码是天蓝这一块吧

菜菜:深蓝最像

两个色盲经过一番讨论,决定吸颜色看看

菜菜:吸出来是这个颜色,R:175, G:214, B:247.找不到完全同数值的颜色名称,但跟空色相近


我:我看了眼水色,想打人

我:想起当年某CP,形容某角色,所有同人文都是清一色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