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SYOYVFIE

*

  「起先贺卡背面的那串数字让我不解,而我第一反应是code,最先想到的加密方式就是对照书本。比如这串354/28/5,是书本的354页28行第五个字。这是最简单的加密,真正困难的是找到他用的哪一本书。其中一个页码是1778,数字很大,很少有书超过一千多页,结合我也会有这本书的可能性,答案就出来了——当年杀老师编写的建议书。虽然针对每个人写了不同的建议,而有些内容是全班一样的。圈出所有的字后,得到的却都是莫名其妙的字。」

  「我才莫名其妙,你到底在说什么东西?」

  寺坂龙马的脸上明显有了愠色。自己正在吃午餐,而赤羽业突然就在他面前坐下,掏出一封贺卡拍在他面前,什么开场白都没有,直...

【业渚/柳杀】金丝雀在渴望什么 2

1

2. 梁上

  深夜,厚云层挡住月亮,黑压压笼罩整座城市。

  就在这个黑灯瞎火的夜晚,两道身影轻盈地从房顶窜过。

  他们躲过守卫,搭成人墙翻过高高的墙壁。他们身手灵巧敏捷,像在马戏团里磨练了数十年的杂技演员,轻巧地落下,瞄准里面的房子走去,羽翼般的风衣擦过草坪上的露水。

  他们悄无声息地潜进房子。管家和主人都已经熟睡了。其中一个人比划了一下,两人立刻分开行动。

  

  “杀老师,我已经到二楼的书房了。”

  赤羽业对着耳麦说道。他关上书房的门,确认无人察觉后,立刻向戴斯汇报情况。

  “很好。我也已经到西侧的房间里了。记住,这次只需要找到那颗波塞冬之眼,

【业渚】我们还能写些什么

  那日风和日丽,阳光普照,一片太平天下。潮田渚穿着朴素,扣了个简单的遮阳帽,打算在任职的前一天去探望母校。不料到达教室时听到了其他人的动静,潮田渚疑惑地打开门,看清来人时,兴奋地喊:业!

  被叫道名字的正是他的老同学赤羽业。只见他站在窗前,身材挺拔,腿比天高,对潮田的到来很是意外。他也高兴地回应道。

  好久不见啊!潮田很是开心。

  赤羽说:好久不见啊渚,你也……长胖了。

  潮田说:……才没胖。

  赤羽:真的有,不信你看。


  

  潮田:……这是符合正常范围值的增量。

  赤羽嘴上说着好的好的转移话题,问你怎么也来了?

  得知潮田的目的和他一样,两人决定一同...

【业渚】人生之书

盲狙浙江高考作文题:有字之书,无字之书,心灵之书

然而我跑题了!

不管惹!反正我也没参加过高考,理直气壮。交卷!


bgm走这儿

建议循环播放


----

  业还记得在某个午后,他给渚讲了个故事。「每个人的一生都被写在了一本书上,做过的事,说过的话,一闪而过的想法,全都被记录下来。这本书交由神看管,神凭它来审判世人。」他还特地看了眼渚,想得到些有趣的反应。

  不料渚只是微睁大眼,回复的确让他意想不到。渚问,是金凯瑞的电影吧?

  被猜到了出处,业也不恼,干脆承认了,说这个设定是不是挺有意思的。

  而渚却嗯了一声,欲言又止。业没放过他,逼他把吞下去的话再吐出来,渚才犹...

【业渚】根据规定

  你要笑。杀老师说,你必须要笑。

  潮田渚说,杀老师,我真的笑不出来。而且我为什么要笑啊。

  长长的触手在空中画了个圈,还留下点黄色残影。杀老师脸上还是那张不变的柴郡猫笑容,说:因为这是规定。下一瞬间面前多出了一堆少年JUMP系漫画,垒得高高的,从八十年代到今年的漫画,应有尽有。

  杀老师抛出了个问题:少年JUMP有几个热门主题,你知道是什么吗?

  潮田渚说我知道,热血,感人,搞笑。

  杀老师:完全正确,渚同学,那我们暗杀教室又是什么类型的作品呢?

  潮田渚叹了口气,视线瞥向那堆垒成叠叠乐的漫画。元素重复,主旨不变,光看个封面都能猜出百分之八十的主题。

  热血,感...

【业渚/秀渚】烛火与光(7-9)

虽然晚了,不过菜菜生快

还是把这篇重新写起来,我真的很喜欢修罗场www

开头提醒:目前cp有业渚,秀渚,根据文章情节发展可能还会有别的cp,请谨慎食用。

1-2 3-4 5-6


7.

  “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呢,渚君?”

  

  赤羽业盯着他。他的眼神在思考的时候会很锐利,像搜寻猎物的鹰,被他盯牢就会下意识地心慌。

  潮田熟悉这样的眼神。早在许多年以前,在赤羽业对他家的背景起了疑心,试图探出他的秘密时,他就已经在适应这样的眼神。将慌乱藏在心里,表面维持平静,这是他最熟练的事情。所以再次面对这样的眼神,他仍然平静地看向赤羽。

  “没躲你啊。”

  ...

秘密

  渚想自己大概是一直爱他的,只是数十年来不断自我欺瞒,把事实隐藏在谎言之下。四个简单的字从心到口却隔了千万距离和亿万秒钟,到最后化作一缕轻飘飘的烟,像海的女儿死后上升的灵魂,哑巴的爱意无人知晓,轻巧的微笑和透明的亲吻没人察觉。他时常痛恨自己的懦弱,过度胆怯害他止步不前,打破关系带来的未知后果让他惧怕地发颤。当世间万物沉睡时他却清醒,睁着眼睛看向虚无,除了黑夜什么都看不见。他孤独地幻想那一头如火海一般热烈的头发和那双眼睛,大概是金色,又或许掺杂了别的色,构成一个完整又复杂的人。他对着那片虚无控诉,这么多人偏偏是他让自己看到了自由,而又无法带自己到那里去。他哪里也去不了,当业来的时候他只是在原地等,当业走后他还是留在那里,做一个安分过头的人,从头到尾没有变过。

  他的爱起先像一簇火苗,危危摇摇却吹不灭,在巨大的黑夜里灼烧他的细胞,痒痛难忍。不知哪一天起他不再看电视,因为偶尔会出现业的画面。他也不再看政界新闻,那时常播报有关业的讯息。业以这种形式巧妙地离开他的生活,而他也刻意避开业的消息,聚会以及婚礼。繁衍是人类本能,大家都选择了更不寂寞的方式活下去。他深知这一点,只是自己无法做到而已,因为许久以前尚未湮灭的爱意仍然存留,未完成的仪式永远断在离别之日,拖延岁月却依旧不灭。他一度认为时间是良药,没有什么情感是无法被忘掉的,可有一次午夜梦回他被惊醒,在还没反应过来前却已经崩溃。他这才知道自己拥有了多么无用又顽强的爱,冥顽不化,它只会把他的心脏一次次撕裂,又无法缝补。他把他当做消失,当做死去,当做从未有过,而爱意不死,他也不死,他还是少年模样,带着自己最渴望获得的东西魂牵梦萦,活在他的记忆中。 

  他想他的名字真是讽刺,他就是他的业障,他的妄想和罪孽。缠绕在他身上的感情如同困住恶鬼的锁链,把他一步步拖入名为爱的深渊。他想起曾经有人和他说过,深爱着的那个人真是可恶啊,都怪他那么美好,才让自己被他吸引,才让自己失魂落魄。当时他不在意,只觉得好笑,可现在他却想业大概也是可恨的,因为他让自己那么绝望。那么绝望地爱他。

 


 

情人节快乐

【业渚】荒唐

*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们还是个孩子,我被母亲的执念束缚,而你傲慢地只相信自己。然而有一天,一个滑稽的章鱼自称老师来到我们面前,用他的温柔救赎了我们。那时我们都还年轻,仍然对未来抱有希望。」

  

*

  赤羽业已经连着三天没有合眼。双眼浮现血丝,眼睑下冒出黑眼圈,没有打理的头发耷拉下来,倒是被人评价看上去年轻不少。他几乎没有时间去打理自己,仅仅是在单位冲了个快澡,换上没来得及洗的旧制服,叼着个面包就出了门。

  他坐上警车,后辈开车时他就打开卷宗,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的笔记,还有惨不忍睹的现场照片,有几处用红色的记号笔画了明显的圈,圈中的都是些蛛丝马迹。

  后辈从眼角悄悄看了...

【业渚】卡马里奥上空的云(下)

上篇点这里


十一、

  「赤羽医生,你不明白。这样对我和她是最好的结局了。」

  不太清晰的声音从小小的录音笔里播放出来,语气里的淡漠更加明显。这段录音业已经反复听了几十次,几乎成了背景音乐,业总是双目放空地等到录音结束,回过神来再放一遍。本来准备记录点东西的钢笔也只是徒劳地打开了笔帽,直到最后都没有写几笔。

  听到几乎都能背出这段对话了。

  业的手犹豫了几秒,打开了下一个录音。

  「我比任何人都要爱她!!!」

  声音歇斯底里,肺都要跳出胸腔,挤过声带,直直吐到他的耳朵里。它好像西伯利亚隆冬深夜刮过树林的风,低啸着呜咽着似带有诅咒,一个以爱为名的诅咒。

  「我为她...

【业渚】卡马里奥上空的云 (上)

写了一个月,赶在业业生日的最后一刻放出来。业业生快哦。

因为超过五万字,分成上和下


--------------------------------------------------------------


  “赤羽医生!”

  业听到有人在背后喊他,便转过身来。他穿着白大褂,扣子没扣,敞开的前襟下面是红色衬衣,脖子上松垮地系了条黑色领带。他一只手插进兜里,另一只手拿记录板,营造出考究和随性的矛盾体,看起来要多帅有多帅。

  “什么事?”

  或许是看喊住自己的小护士跑得太急,业笑了下。那小护士见业好脾气地和她说话,还因为身高差距微低下头,她脸一红,声音也跟着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