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根据规定

  你要笑。杀老师说,你必须要笑。

  潮田渚说,杀老师,我真的笑不出来。而且我为什么要笑啊。

  长长的触手在空中画了个圈,还留下点黄色残影。杀老师脸上还是那张不变的柴郡猫笑容,说:因为这是规定。下一瞬间面前多出了一堆少年JUMP系漫画,垒得高高的,从八十年代到今年的漫画,应有尽有。

  杀老师抛出了个问题:少年JUMP有几个热门主题,你知道是什么吗?

  潮田渚说我知道,热血,感人,搞笑。

  杀老师:完全正确,渚同学,那我们暗杀教室又是什么类型的作品呢?

  潮田渚叹了口气,视线瞥向那堆垒成叠叠乐的漫画。元素重复,主旨不变,光看个封面都能猜出百分之八十的主题。

  热血,感人,搞笑。

  杀老师的脸变成个灯泡,乒乓乒乓闪红灯:满分,渚同学。我们最大的优点是独特主题,结合暗杀与学习,这种看似矛盾的组合配上搞笑热血等元素才坐稳了我们的位置。负能量可以有,但不能一直有,我们必须要用搞笑元素来调剂整个作品。现在到你笑的部分了,你需要笑,你必须笑,这是我们的精神元素。

  潮田渚低垂着头,眼神暗淡,状态萎靡:可是我做不到啊。

  杀老师:当年皇后凉凉也这么说过,然后就死了。可见当上面要求你做到的时候,你必须要做到,这个世界的创物主就是为了让你配合他才创造你的,他决定了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存活。当他一定要你笑,要你哭,要你感动,要你洗白的时候,哪怕你做不到,你也要强行笑,强行哭,强行感动,强行洗白。就算不明白,你也要这么做,ぬるふふふふ。

  杀老师睁着豆大的眼睛,嘴角都快咧到眼睛了。

  就连这口头禅也是必须要加的么?渚说。

  当然了渚同学,这是为师的标志啊。一听到这句话,大家都会认出是我。杀老师挥舞着触手,接着开始传授“论口头禅对于个性角色的重要性”的教程。

  潮田心想,大家不用听到声音,看到你就认出来了。没有办法,个人特征实在太突出,想遮都遮不住。  


  就在这时候赤羽业插着兜走过来,走路带风,气度非凡,杀老师指着他对潮田渚苦口婆心。

  看看我们家赤羽业,两期投票人气top1,这是为什么?他时髦值高啊!而时髦值是个顶复杂的东西,需要多重元素的结合。光是长得帅成绩好又能打远远不够,看看我们的矶贝,这些都满足,第二次投票却只能是第三,最后投票连前五都没有,究其原因还是不够时髦。矶贝的性格过于平庸,能拉路人粉但少有真爱粉,而业生性乖张叛逆,一副不良的做派却是年级第一,这种反差萌属性才是吸粉狂魔。

  杀老师又举了个例子:光是时髦值高也不够,你看隔壁班的学秀,有颜有钱能打还是学生会长,以后还会是总裁,那么多流行元素加在一起第二次投票连前十都没有,本质原因还是立场问题——他不是3E的。他一个人需要拉高全校的时髦值,可歌可泣又可怜。虽然B萌比别的同学能打,但戏份不够拉不来粉。

  赤羽业在潮田渚旁边站住,赞许地点头:你们继续说,我挺爱听的。

  杀老师讲得更开心了:作为一个角色,会吸粉的角色,你要时髦,你要独特,你要不拘一格!业同学的卖点是池面和恶魔属性,还是男二,时髦值“噌”地上去,人气也就“噌”地上去。你越有个人风格,越嚣张中二个人主义,你就越吸粉。

  赤羽业点头称是,表示你继续夸。

  杀老师:可惜B萌十六强时与临也狭路相逢。他临有堪比邪教的死忠粉群,绑定的西皮又极腥风血雨,业同学败就败在不够魔性。而为师我,因为出色的外表和显著的特征,蝉联两届准燃王。

  杀老师的脸像霓虹灯般闪烁,透露着一种无法掩盖的骄傲:顺便一提,上一届的燃王CV是福山润。

  赤羽业啪地捏爆草莓牛奶,呵呵地冷笑两声:我听明白了,杀老师是属于能吸路人粉但总会败给真爱粉的类型,所以才蝉联两届亚军。

  蝉联两次拖得老长,重音在亚军上着重一番,赤羽业又好死不死地补充一句:难怪暗杀教室人气投票你只是第九位,都要跌出前十了呢,看来是时髦值低的缘故。

  

  杀老师忸呀来忸呀去地气红脸,大脑袋上冒青烟。

  在旁边围观全程的女生集体为他打气:杀萌萌不哭!来年再战!

  中村莉樱安慰道:没关系,你们两个都是败给过神谷浩史的人,就不要再互相伤害了。


  杀老师一把鼻涕一把泪:虽然没有感受到什么安慰……不过,自古老师是透明,隔壁片场的小婴儿比为师还惨,就当做牺牲老师成全学生吧。渚同学,接下来我说的这些话,你不需要牢记,但这是一部分人的现实。

  我们每个人都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又是为了什么?为了更好的活下去啊,迎合编辑,迎合读者,迎合广电,迎合不了我们就只能被封禁。想要在这个市场存活,我们必须三观正,有泪水,有感动,还要搞笑。搞笑使严肃削弱化,使死亡不像死亡,恐怖不像恐怖,暗杀没有暗杀的氛围,一切恩怨都有了化解的眉目。一个微笑就能解决的事情,渚同学,不能由着你不做,你不得不做。

  潮田渚皱眉头,气似乎永远叹不完。他远望窗外的天空,碧蓝无云,无比开阔,如果把这个世界颠倒过来,他们一定会毫无障碍地坠入这片碧空。

  渚沉思半晌,轻咬下唇,说:可是,她不应该这么快就妥协。她可是我妈,十多年来都这么偏执又病态——你们也都见过她,根本不像一话两话就能治愈的样子,她都快把我当做她这样活下去了,突然失去我,她怎么可能会笑着和我和解?我看得出来她在忍。忍得很辛苦。我同样也没法笑着了结这件事。所以杀老师,这样的强行洗白,我笑不出。

  杀老师一根触手拍着潮田的肩,触角打着卷儿,像是人的食指在半空比划:对,这是不合理的,不如说不该这么快。可是渚同学,也别忘了我们暗杀教室的风格。我们的主要风格是什么?

  潮田渚垂下眼睛:主要同学一到两集的专场洗白治愈,快节奏式单元剧。

  对,在这种快节奏单元剧的情况下,我们没有时间去扩展每个学生的故事,你因为是主角,还特地多画了一集,人气top的赤羽同学就只有一集。说到底它的主要氛围是轻松活泼,面向的是低龄群众。如果换做隔壁young jump,你还能开启新支线,没准你妈就是小boss。可我们是少年酱铺,基调要阳光,经常麦麸搞基,偶尔再让男主换个女装,完美。根据最近的流行,可能会让你结婚生孩子。

  我反对!不破优月说,这个套路最讨厌了!男主应该和男二在一起!

  一露才应该在一起!!群众又说。

  鸣佐!佐鸣!鸣佐!佐鸣!

  群众争起来了。

  杀老师指着这些人,摇摇头:瞧瞧这些为西皮正逆就掐得死去活来的民众,而本作就不会有这种战争,谁都知道业渚是美帝。可暗杀教室没流量啊,只能靠业同学攻受兼备撑起腥风血雨。如果为师以人形从开头出场,西皮格局会完全不同。

  不破优月说,对,那个时候可能就是凹杀。

  杀老师:我们跳过这个话题。

  杀老师:你觉得那些人真的想结婚生孩子么?就像你觉得业同学真的喜欢喝草莓牛奶么?

  潮田渚惊讶地看业:你难道不喜欢?

  业拿着草莓牛奶,一脸无所谓:不喜欢啊,这是设定。我还是很想抽烟喝酒违规骑车的。

  潮田渚说,你让我缓缓……难道还有人是不喜欢“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吗?

  中村莉樱就开口了:我还是蛮不喜欢讲黄段子的。我为人是热情奔放了点,但这实在是太大叔了。

  潮田渚理解地点头:我明白,我明白,给我换女装也一定是被强迫的吧?

  中村莉樱说没啊,我还挺喜欢的。

  业冒了个头说我也挺喜欢的。


  潮田渚听不下去了。他想起杀老师的话,这个故事全掌握在创造主的手里,他的一切行为都无法被自己控制,哪怕是业——他认识的最自由的人,却要被迫喝自己不喜欢的草莓牛奶。还有什么事情是他自己能够掌控的?

  他的结局会被人控制,没准自己会变成一个杀手,就故事走向来看是这样的,可他很不愿意。至于结婚生孩子,他想都不敢想,因为他想要一辈子在一起的那个人是业,而故事基调是不允许的。这毕竟是个少年漫,可以搞基,但骨子里必须直。

  他该怎么办?伪装感情么,就像伪装笑一样,他在这方面不算差劲,可更加害怕的是:万一连他喜欢业的心情也是被控制的,那该怎么办?

  自己到底是凭本能去喜欢他,还是说只是个增加时髦值和话题度的设定?那这份感情是百分之百出自自己的吗,自己是清醒的吗?他都不知道。

  但只有一点他知道,这份感情在这个故事里是不能被允许的。可如果出现了,自己还会存在吗?

  如果他说了——如果他真的和任何人说了,告诉杀老师,告诉业,话题度也许会猛涨一段时光,然后被编辑强行改变结局,让他提早结婚。只有这点,他无法容忍。  


  至少要让他能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吧?他想。可感情无法控制,生死无法操作,自己像个提线木偶,提着刀对准杀老师。

  杀老师告诉他,你不能这样子,你不能带着仇恨,你要笑。你还记得吗?你必须笑。

  潮田渚说我没法笑……我做不到!这种时候你叫我怎么笑得出来?!你都要死了啊!

  潮田渚坐在杀老师的胸口,手握着刀。他的眼泪一刻不停地涌出。这是他们的大结局,杀老师会根据故事设定而死去。  


  一条细细的触手探向他脖颈上的脉搏,柔软温暖,杀老师说:因为——

  闭嘴!我不想听!他大吼,接近崩溃。


  我想要你活着啊,我根本不想杀你。我真的不想杀你啊,为什么一定要我来?! 

  眼前快要一黑,脑袋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氧气供他思考。他嚎啕着,话都连不成完整的一句。  

  他抽噎这说,我一直都在做不喜欢的事情……我不能喜欢自己喜欢的人,做自己该有的反应,我甚至没办法让你活着……杀老师,我不想你死。


  杀老师说,我知道的,我全都知道。渚同学,只有这样才是最贴切,也是最现实的结局,对此我也不会遗憾。我喜欢你们,每个人都很喜欢。你们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都知道。但是有的时候,并不是你喜欢就一定能够得到。你看看这个世界,又大又残酷,你现在的妥协也是为了以后活得更好而已。你看,你现在如果笑了,这场死亡会被当做离别,杀会成为感谢,我的离开会是你们的救赎。一个笑就能解决的事情,再加一句ありがとう。你看,这样的结局,不是也很好吗?

  眼泪全抹在衣袖上,视线也重新清晰起来。  


  杀老师说,临走前,我再对你说一句话,就当做临别赠言吧。

  潮田点点头。

  杀老师说,渚同学,虽然你打架、色诱、恐吓、暗杀、穿女装,但我知道你还是个好男孩。

  潮田哭笑不得。

  杀老师,虽然你很小气、晕车、好色、八卦、音痴、过分敏感,要面子,对上司谄媚,容易听信谣言,关键时刻爱掉链子,像个笨蛋父母,但我知道——我们都知道,你是最好的老师。

  

  潮田渚晕头晃脑,胃都要吐出来。他的视线里赤羽业分成了三个人,每个人都在拿一个酒瓶朝他杯里添酒,每一个人都在劝他喝下。而他知道自己离断片不远了。

  他忍着翻江倒海和他说,我不想喝了。你到底想要跟我讲什么事才把我灌成这样,我保证不会记得好吗?

  赤羽业想了想,突然放下酒杯:我改主意了,我想让你记得。

  赤羽业就捏着他的手,一下一下的,带着犹豫,又带着决心的,和他说: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潮田渚勉强睁着眼睛:笨蛋么你,这是少年漫。根据规定,我们可以麦麸,但不能在一起。

  如果在一起的话呢?业问他。

  潮田渚眨眨眼,努力地回想那些遥远的话。那些话太过遥远,隔着无数时光记忆,透明橙黄的滤镜,带了点生锈的气味,他想到杀老师的脸,还有自己隐藏起来的跳动的心脏。

  大概会死掉吧。潮田渚说,大概,不会让我们继续存活了……我不知道。

  那你想不想和我在一起?

  想啊。

  赤羽业笑了,他说,那你还在乎这些做什么?

  他说,这个故事已经结束了。我们不需要再做自己不能做的事情。我不需要再喝草莓牛奶,你也不用强迫自己笑。我终于可以和你说我喜欢你,而你现在也不用再克制了。

  他说,这些不是安排,不是设定,不再违反规定。这些全都是真的。

  他再问,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于是,渚的视线开始模糊。    




END



全篇意味不明

这真是难熬的一个月

评论(13)
热度(83)
  1. 爱笑三毛猫一人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