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秀渚】烛火与光(7-9)

虽然晚了,不过菜菜生快

还是把这篇重新写起来,我真的很喜欢修罗场www

开头提醒:目前cp有业渚,秀渚,根据文章情节发展可能还会有别的cp,请谨慎食用。后面有关如何打tag的问题想请教大家。

1-2 3-4 5-6


7.

  “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呢,渚君?”

  

  赤羽业盯着他。他的眼神在思考的时候会很锐利,像搜寻猎物的鹰,被他盯牢就会下意识地心慌。

  潮田熟悉这样的眼神。早在许多年以前,在赤羽业对他家的背景起了疑心,试图探出他的秘密时,他就已经在适应这样的眼神。将慌乱藏在心里,表面维持平静,这是他最熟练的事情。所以再次面对这样的眼神,他仍然平静地看向赤羽。

  “没躲你啊。”

  “渚君虽然擅长掩饰心情,但不擅长撒谎呢。”

  赤羽双手插兜,走到潮田的面前,微微弯下腰,正脸贴近他的脸,端详他的表情。

  “你看,这几天你都选择了不会见到我的路线,而且刚才也在有意防备我。没说错吧?”

  潮田觉得自己要被这样的眼神看穿一切,手也下意识的捏紧,脑海里在飞速地寻找理由。

  “毕竟我才刚知道你成为了吸血鬼,还没有完全适应吧。”

  “哦?是吗。”

  

  赤羽突然伸出双手,捏住了潮田的两只手腕。他握得很紧,几乎要把它给捏断。潮田吓了一跳,想要推开他,却发现自己的力气根本比不过他。

  自己的身体被这么一拉也带了过去,拉近了之间的距离。赤羽有意地靠近他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在嗅什么,两人的脸咫尺之遥,潮田感觉自己都能碰到赤羽的头发。赤羽牢牢看他的眼睛,突然流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潮田清楚他在意外什么。

  赤羽放开了他的手腕,轻轻摇了摇头,对心里的一个假设做了否定。潮田也暗自松了口气,抬眼正视赤羽。

  

  “有什么事吗。”

  “啊,没有呢。”

  赤羽业微笑着回答,而那双眼睛仍然藏着一点戒备。

  “今天的任务指标已经达到了,我得走了。”渚撇开眼睛,摩挲着手腕上的掐痕。

  “嗯。明晚见啊,渚君。”

  最好还是少见,潮田暗自想。他并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身份去见赤羽。在赤羽跳上屋檐消失不见后,潮田悄悄摸上自己的胳膊,摸到了一个硬块物体,吁了口气。

  还好没有被他发现。

  

  赤羽业大步跳过一个又一个天台,在月亮之下的楼顶上看到了熟悉的友人。

  “哟,来了?”中村莉樱朝他挥了挥手,问了个好。

  “那个超可爱的男孩子,试探得怎么样?”

  赤羽摇头:“他有人类的脉搏,而且也有呼吸。也许我真的猜错了。”

  “哦?”

  中村歪头,对着月亮想了想。

  “不过他的身手真的很快,已经不像个人类了。你知不知道,有些小玩意能够伪造脉搏。甚至某些血族为了捕猎,还装作人类学他们的呼吸。”

  赤羽的手指压着唇,在思考这件事的可能性。

  “而且你也知道,要检测一个人是不是真的血族,有一种方法是最直接有效的。”

  中村打起了坏主意,笑得有些可怕。赤羽看了她一眼,眼神冷下来。

  “我不会伤害他……你也别想打这个主意。”

  中村自讨没趣,撇了撇嘴,趴在了栏杆上。赤羽抬头望着月亮,那月光似乎比平时更加明亮。

  

8.

  潮田第一个走进会议室,选了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安静地等待着其他的猎人。

  过了几分钟,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地来了。有的和他打了招呼,有的甚至没有注意到他。潮田尽量地缩了缩身子,不让自己引起注目。

  衫野走进来,看到藏在角落里的潮田,很自然地走到他身边的位子坐下。衫野打量了周围,神色有些紧张。

  “所有组的人都到了,这次看起来很严肃啊。”他小声地对潮田说。

  这次的会议的确是前所未有的隆重,所有的猎人都出席了。猎人协会在椚丘一共设立五个组,A组到E组,在不同时间接管不同地区。每个组都有自己更擅长的方向,比如A组主要负责上下级之间的沟通,B组负责情报处理方面,而E组更擅长实战,排行榜单上前五十大部分都来自E班。吸血鬼猎人大部分都是年轻人,有些是自愿加入的,也有一些是家属被吸血鬼重伤或致死而决心和吸血鬼势力死磕的,还有一些是不小心被忽悠进来的——在看到高福利的待遇后,职业危险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了。他们都签过了保密协议,因此普通人并不知道吸血鬼真实存在,只当它是个传说。

  潮田没有吭声,衫野又问他:“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嘛?”

  潮田摇摇头。衫野看他像是不知情的样子,又转头问旁边的人。

  其实潮田时知道的,这一次的会议就是要公布部分血族和猎人两派结盟的消息。那边已经通知的差不多了,就等着猎人协会的表态。他虽然知道,但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毕竟在别人看来,他和浅野的关系恐怕只是“认识”而已。

  他垂下眼,又想起了前天晚上见到赤羽业的场景。

  如果两派正式结盟,赤羽一家肯定会加进来,这样他们就会有更多的机会接触了。而不光是赤羽业,更多的吸血鬼也会加进来。瞒过一个两个还好说,要是数量再多,很难保证自己的身份不会被察觉。赤羽业虽然是吸血鬼,但他仅仅刚成年而已,年龄和在场的人都差不多,甚至还要小一些,只是纯血的优势显得他比较能打。

  万一同盟的吸血鬼中,有活得岁数很长的长老,恐怕一眼就能看穿自己了。那个时候,他该怎么办?浅野又该怎么去圆这个谎?

  

  正想到浅野时,浅野学秀就出现了。他一出现在会议室中,嘈杂声顿时就熄下来。这和浅野的个人气质有关,他实在太像前任会长了,而前任会长的作风至今还让猎人感到敬畏,有他在的地方气场都会被瞬间压制。浅野的风格也很分明,他只对自己人好,对其他人就毫不客气,所以现在也只有他的原A组的人敢和他说话。

  也正是因为两任会长都是出名的严厉的原因,这种会议没人敢迟到。到了指定时间,全场近百个猎人都到场了。浅野让人关上门,里面立刻变成了个完全密封的房间。

  曾经有人吐槽过:“我们是猎人又不是吸血鬼,为什么连个窗户都不安一个,房间黑咕隆咚很容易造成误会的啊。”当时浅野只是冷漠地看他一眼,就再也没有人提过这个吐槽了。但潮田看到浅野不经意地朝自己也看了一眼,忽然就明白了原因。

  潮田虽然是吸血鬼,但同时也是猎人。猎人之间也都是彼此认识,打卡上班的,平时他们还会开例会,这是不可避免的。像他这样非纯血的吸血鬼接触阳光会不舒服,所以浅野的家里经常掩上窗帘,把窗户遮得严实。

  他清楚自己身份的特殊性,为了不再给浅野父子添麻烦,他主动避开了明面上的所有接触,同时又减少自己的社交。他被分配到人数最少又都是出任务的E组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潮田看见浅野看到了自己,一点也没有停留就略过了他。审视了一周,浅野这才打开话筒,开始宣布。

  “今天召所有猎人来这里开会,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宣布。经过上级的讨论,我们猎人协会和血族的和平派决定达成同盟。”

  

9.

  浅野刚踏进会议室就瞧见了潮田。虽然他总是缩在最角落的位置,不让人发现他的存在,可浅野还是能够第一眼看见他。

  要是被人知道猎人协会里有只吸血鬼,就算是积累得再好的信誉也会崩塌吧。为了防止这点,不光潮田会避开社交,连浅野也尽量避免和他的直接交谈。

  确认过他在那里就好。浅野别开眼神,走到属于自己的座位,和原组员寒暄几句,到了时间点,就开始了正事。

  

  实际上,这一次的同盟仅仅只是两方的高层达成了暂时的联盟,并没有真正问过协会里的成员。浅野不清楚杀老师那边是怎么办妥的,但是据说有半数的和平派同意加盟,还剩下一部分都是吃瓜看戏的老骨头。

  现在是要解决这边的问题。浅野看向几个猎人,那些人都属于猎人协会的激进派,因为亲属或爱人被吸血鬼伤害过才选择进来,所以他们在处理吸血鬼的事情上和别人有些不同。一般遇到和平派,猎人会停止出手,吸血鬼也不会去咬他们,这是默认的规则。而这些激进派有时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和平派的吸血鬼。其中有不少人还结下了梁子。

  今天要做的事,说到底只是通知而已,真正的决定早就做下了,不过需要让下面的人知道。

  不出意料,当同盟的消息正式公告,下面的猎人嗡地一下炸开了。他们也不顾台上还坐着浅野,就私下交头接耳。

  在一片嘈杂中,浅野朝那个角落望去,看向潮田渚。

  潮田早就得知了消息。他没有什么情绪波动,连微小的表情动作都没有,仍然保持着沉默缩在角落里。他抬起眼睛,与浅野的视线正好对上。

  也许是没想过这时候浅野会看向自己,他朝浅野微笑了一下。

  

  对于浅野来说,这次结盟属于情势所迫,但终归也是件大事,起码当浅野学峯还在的时候都不敢这么搞。他违背了许多人的意志去做了这个决定,虽然是为了两方的延续,但后果未知。他并不能百分百确定这件事的成功率,更不能保证底下的猎人会有什么反应。

  可在他无意识地望向潮田时,心里突然有了底。

  他相信他是对的。

  

  会议开到最后,大部分猎人也接受了这件事。其实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经和一些和平派的吸血鬼交好,对他们来说只不过变得更方便交流而已。而那些激进派,晚些浅野会亲自登门,用他父亲传授的洗脑方式对他们进行劝解。

  这些目的早晚都能做到。只是接下来有件事情让他有些头疼。

  

  他拿着那些吸血鬼的名单,以及A组到E组成员的名单,手上的笔转了转,在赤羽业的名字下划了一道线,并画了个箭头,指向其中一组。


TBC


看到这里的朋友们,有个问题想请教

这篇文到最后会因为剧情原因而不可避免的牺牲掉某cp,它是真情实感的只是迫于某些原因才be掉。那么问题来了,我应该怎么打tag?

原先只会打业渚和秀渚,但是这样会让有cp洁癖的人不愉快,而打all会产生误会,毕竟只有两个人(摊手)

所以,这篇文该怎么打tag呢

不管怎样我这次先打个all渚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