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評論】徘徊(一人樂)-情人節賀文

醒来发现这么长的评论,还是一字一句的逐步解析,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你的评论比我的文精彩多了,不愧是你w 这篇只是我随性而发的实验性随笔,没有经过什么思考直接和着音乐写出来,花不了多长时间,但却是一直存放在心里某处的话。实际上在写这篇的时候,我得承认当时是负能量爆棚的,写完之后反而欢畅,觉得是借着渚吐露了秘密。实际上,《秘密》也是这篇文的真标题,只是觉得没那么重要吧,不过之后我可以加上。

我觉得没有被治愈过的渚或许会这么想,在他以前还是那副死气沉沉的表情时,这样的想法是比较合情合理的。不过在被杀老师拯救之后的他多多少少会乐观许多。(可惜我偏爱他第一集状态的样子这也算是我的有病吧www)因为是随性而发的文,背景设定没有想得太多,更像是两种设定的融合吧,没有被拯救,但业依旧当上了官员。

在渚的感情上我一直把它做消极处理,这点就原谅我的自私吧。我曾经试图把同人当做同人,不掺杂任何一点自己私人的感情,做一个完完全全的上帝,很可惜我做不到这一点。我试过了,可某处感情上的同步让我没有办法把这个CP单单当做一个我喜欢的cp来看,所以至今为止写的都是些乱七八糟又消极的东西。实际上,我是希望他们获得比我的作品里要更加完美的幸福的。

那段解析你没有错,说实话看得这么仔细我都吓到了www我自己有个习惯,写完文之后在lofter上看一遍,修修改改再三遍,改正一些错字,填补一些缺漏,让它变得更完整。这篇也是瞎文艺一把,以前没写过这种类型的。总之,我目前还算喜欢这种形式,以后努力改进吧。不过这一篇应该是我最后一篇阐述这个消极论调的文了。我也得走出来了。

很高兴认识你w


竺蓁:

徘徊(一人樂)-情人節賀文

http://iwannaplayagame.lofter.com/post/1cb480d2_e42dcce


  竟然是「如果.愛」劇照!!這時一定要點播同名單曲!!(開自己的音樂)

 

  本文沒有看到標題,姑且認為是「你是愛我的」/「我是愛你的」,全文雖以第三人稱書寫,然而整篇卻是渚的獨白,以渚的思考出發描寫,細膩勾勒出渚的思維,特別是對於業隱藏的暗戀愛意。

 

  全文以三段構成。首段便開門見山地指出渚對於業的想法:「渚想自己大概是一直愛他的,只是數十年來不斷自我欺瞞,把事實隱藏在謊言之下。」這句話概括了渚對於愛情的態度,尤其是他與業是「同班同學」、「友人」、「同性」所構成的關係。從友情跨越到愛情的可能,是渚不願博奕的,畢竟,假若失敗的話,他可能連業的朋友都做不成。「四個簡單的字」,就是「愛してる」。發音五個音節,如此唾手可得,渚卻無法跨越,明明是簡單的事情不是嘛?這一句似乎有些透露渚對於自己懦弱的自嘲。「他時常痛恨自己的懦弱,過度膽怯害他止步不前,打破關係帶來的未知後果讓他懼怕地發顫。」值得注意的文中以海的女兒作為渚這一段暗戀的類比,似乎很童話,然而安徒生的童話並不是美滿的童話,特別是涉及愛情的故事時,多半令人不禁唏噓。沒有說出口的情感是否就不存在?它或許存在,然而僅存在於那個沒有說出口的人心中。

 

  這樣的暗戀令渚內心十分焦慮,以致於他時常在夜裡失眠「當世間萬物沉睡時他卻清醒,睜著眼睛看向虛無,除了黑夜什麼都看不見。」而這份失眠反過來也是說明他對於業是如此渴望「他孤獨地幻想那一頭如火海一般熱烈的頭髮和那雙眼睛,大概是金色,又或許摻雜了別的色,構成一個完整又複雜的人。」在夜深人靜的深夜裡,人會想起的事情有很多,若然想起某個人時,相對說明這人在心中積澱的份量是如此沉——在日常裡並不敢思念,唯有自己存在的黑夜世界中,才敢想望。渚最先想起的是業的髮色,那是熱烈的紅,熱情、外放,並且自由,和自身的藍色成了對照,渚甚至注意到他的眸色,如同朝陽燦爛的金色,那樣的金色中又有著其他顏色(或許是紅金色)。這裡用顏色說明也挺有意思,對於渚,究竟什麼是完整的人呢?對於渚來說恐怕業就是他的理想吧,既有自己的色彩,又有別的更加好的顏色混著,那更好的顏色正是業的無拘無束——或者該說,是一種自信,能夠以己身成為己身的確信,這點,和渚是相當不同的,致使相形之下顯得自己弱勢了。是以,「他對著那片虛無控訴,這麼多人偏偏是他讓自己看到了自由,而又無法帶自己到那裡去。」但這個控訴或許是對自己懦弱的譴責,畢竟渚從未告訴業這份心意,他所作地只有遠遠凝望,而因之受傷的不過是自己所求。畢竟他很清楚自己不過就是這樣「當業來的時候他只是在原地等,當業走後他還是留在那裡,做一個安分過頭的人,從頭到尾沒有變過。」他一直是那個悲觀、被動的孩子,甚至連伸出手攫住渴求都不感的孩子。

 

  太過在意某個人,會有幾種形式,不是對於其近況求知若渴的追隨,不然就是斷開所有,而渚選擇地是避開所有可以曉得業消息的任何管道。起先是「不知哪一天起他不再看電視」接著是不再「聚會以及婚禮」,前者是來自於業的職業,後者則是人際關係,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就會在某個時間點將其自身的資訊散播出去,《愛比死更冷》裡的那位長不大的女主角,因著對於父親的思念,無論幾歲,每年她都會寫信回去給父親——在那個沒人收件的信箱裡,塞滿了她對於愛的期盼,也正因為這個漏洞,使得她被盯上,而她一直極力避免被人關注——可笑的卻是,即使如此,她還是因為愛而陷入了被抓住的境地。「繁衍是人類本能,大家都選擇了更不寂寞的方式活下去。」亦即,渚也明白人世間有各種不圓滿,人與人在一起,有時也不過就是互相取暖罷了。假如一個人寂寞,那兩個寂寞的人在一起或許比較好些吧,至少,不是孤單。或許這裡也暗示了,他可能知道雪村對他的好意,「只是自己無法做到而已」。

 

  渚卻低估了自己的固執——他忘記了,那一年與業相左時自己是那樣堅持,甚至連他的這份無人知曉的愛情同樣固執,連時間都無法抹滅,反而,隨著時間鐫刻在靈魂之中,深刻的往往想起便讓他辛辣的疼痛「午夜夢回他被驚醒,還沒反應過來前卻已經崩潰。

 

  此段最有意思莫過於這句,「他(渚)把他(業)當做消失,當做死去,當做從未發生,而愛意不死,他(業)也不死,他(業)還是少年模樣,帶著自己(渚)最渴望獲得的東西魂牽夢縈,活在他(渚)的記憶中。」這句話我思考了許久,他跟他究竟是誰?順著前兩段邏輯,假如愛深刻的無法泯滅,那最好當作從未發生過是最好的處置,因此渚將業做一個消失的人、一個死去的人,以便於說服自己,其實那些因愛疼痛的酸楚只是一場夢,可現實卻是渚對於業的思念與日俱增,以至於在渚心中的業從未死去,並且仍舊是少年模樣,這少年模樣便是當時候渚所以渴望獲得的東西(自由/愛),也是渚對其動心的時刻。

 

  從少年時期的萌發的愛戀,讓他一點都無法自由,可他又無法掙脫,「他想他(業)的名字真是諷刺,他(業)就是他的業障,他(渚)的妄想和罪孽。纏繞在他身上的感情如同困住惡鬼的鎖鏈,把他一步步拖入名為愛的深淵。」這比附頗有佛學意味,但佛教深入日本文化之中,渚的這個想法是合乎的。而這比附也巧妙地將「愛是煉獄一般的讓人惡火焚身」的痛苦形容出來,十分利索。

 

  愛情是一件美好事物,可真的如此嗎?第三段作為收尾的一段,亦將此問題投入,渚「想起曾經有人和他說過,深愛著的那個人真是可惡啊,都怪他那麼美好,才讓自己被他吸引,才讓自己失魂落魄。」在渚的眼中,業是美好的,因為如此美好,才會被吸引。可這份吸引,竟是造成他陷入痛苦的元兇。「當時他不在意,只覺得好笑,而他現在想業大概也是可恨的,因為他讓自己那麼絕望。那麼絕望地愛他。」當時渚聽到的時候或許實在太年輕了,年輕時候,往往「少年不知愁滋味」,對於過來人的教誨大概置之哂笑,直到自己陷入其中,才明白那愁滋味是如此「絕望」,最為絕望與最為可恨的卻也是,自己是如此絕望地愛著對方。

 

  回歸到本文無題這件事情。從前面分析可以知道,至少題目傾向是「我是愛你的」——業,我是愛你的,儘管是如此絕望的愛著,絕望的連放棄都沒有辦法的愛著你。

  因為文中並沒有說明到,猜測文中的渚應當是成年擔任教師職位的時候,他或許某件事情細細回思這一段刻骨銘心的暗戀,而觸發的原因極有可能是偶然得知業的近況,才終於承認這一份伴隨他多年的思念。不過,若然題目置換成「你是愛我的」這句話的話,極有可能是業對渚說的一句話,尤其結尾這段「而他現在想業大概也是可恨的,因為他讓自己那麼絕望。那麼絕望地愛他。」渚「現在」認為業是可恨的,這時間點並非落在過去,而是落在「與此同時」的點,那現在意味的究竟是什麼呢?想起來就頗有懸念——渚被業揭露了那份情愫嗎?結果究竟如何?沒有人知曉,正如沒有人知曉在那之前渚的內心一樣。

  總而言之,這一篇文章雖然短,卻延續著徘徊文章一直以來的基調,在貼伏原作的心境中,挖掘出屬於業渚的愛情面貌。

 

Ps徘徊發表之後有新增一句在第二段作為開頭,「他的愛起先像一簇火苗,危危搖搖卻吹不滅,在巨大的黑夜裡灼燒他的細胞,癢痛難忍。」此段也是渚回顧自己一路走來,對於愛著業這件事情,也彷彿「業火焚身」一般,痛苦難耐,卻連放棄這件事情都無法的寫照。


评论(1)
热度(4)
  1. 一人乐竺蓁 转载了此文字
    醒来发现这么长的评论,还是一字一句的逐步解析,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你的评论比我的文精彩多了,不愧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