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渚想自己大概是一直爱他的,只是数十年来不断自我欺瞒,把事实隐藏在谎言之下。四个简单的字从心到口却隔了千万距离和亿万秒钟,到最后化作一缕轻飘飘的烟,像海的女儿死后上升的灵魂,哑巴的爱意无人知晓,轻巧的微笑和透明的亲吻没人察觉。他时常痛恨自己的懦弱,过度胆怯害他止步不前,打破关系带来的未知后果让他惧怕地发颤。当世间万物沉睡时他却清醒,睁着眼睛看向虚无,除了黑夜什么都看不见。他孤独地幻想那一头如火海一般热烈的头发和那双眼睛,大概是金色,又或许掺杂了别的色,构成一个完整又复杂的人。他对着那片虚无控诉,这么多人偏偏是他让自己看到了自由,而又无法带自己到那里去。他哪里也去不了,当业来的时候他只是在原地等,当业走后他还是留在那里,做一个安分过头的人,从头到尾没有变过。

  他的爱起先像一簇火苗,危危摇摇却吹不灭,在巨大的黑夜里灼烧他的细胞,痒痛难忍。不知哪一天起他不再看电视,因为偶尔会出现业的画面。他也不再看政界新闻,那时常播报有关业的讯息。业以这种形式巧妙地离开他的生活,而他也刻意避开业的消息,聚会以及婚礼。繁衍是人类本能,大家都选择了更不寂寞的方式活下去。他深知这一点,只是自己无法做到而已,因为许久以前尚未湮灭的爱意仍然存留,未完成的仪式永远断在离别之日,拖延岁月却依旧不灭。他一度认为时间是良药,没有什么情感是无法被忘掉的,可有一次午夜梦回他被惊醒,在还没反应过来前却已经崩溃。他这才知道自己拥有了多么无用又顽强的爱,冥顽不化,它只会把他的心脏一次次撕裂,又无法缝补。他把他当做消失,当做死去,当做从未有过,而爱意不死,他也不死,他还是少年模样,带着自己最渴望获得的东西魂牵梦萦,活在他的记忆中。 

  他想他的名字真是讽刺,他就是他的业障,他的妄想和罪孽。缠绕在他身上的感情如同困住恶鬼的锁链,把他一步步拖入名为爱的深渊。他想起曾经有人和他说过,深爱着的那个人真是可恶啊,都怪他那么美好,才让自己被他吸引,才让自己失魂落魄。当时他不在意,只觉得好笑,可现在他却想业大概也是可恨的,因为他让自己那么绝望。那么绝望地爱他。

 


 

情人节快乐

评论
热度(19)
  1. 竺蓁一人乐 转载了此音乐
    業!渚!情人節快樂( ̄▽ ̄)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