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自白(短篇完结)

第一人称是业,自白的契机无固定剧本,随意想象。

——————

  说起来,我们都还没有好好地聊过什么,关于你的事,关于我的事,这挺怪的。作为好友,连心事都不曾交流过,更不用说秘密,大概别人眼里也会觉得我们怪吧。

  并不是不想聊,而是不能聊。我想说的话可都一直憋着,都要憋坏了。当然有藏不住的那天,就都变作拳头挥向那些找上门来不怕死的蠢人。(笑)现在法治社会,我也成了个成年人,干什么事情都束手束脚的,不能再去打架了,真是有些遗憾。

  而你和我不一样,你不是不能聊,你避开了。当我出现在你面前,可以倾听你说话时,你直接选了放弃。

  我也不是不懂你。你这个人太好看穿了,我喜欢你也就是这——(按住半边脸的声音)呀,(很小声)太顺口就……算了,幸好你不在我面前,我就不用去顾虑你的反应。也许以后你会听到,但现在我不能想象,这太为难我自己。否则接下来,我可就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轻声叹气)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干脆把整件事完完整整讲一遍,免得你混乱。凡事总得有个开头,就从刚见面时说吧。

  

  我这个人吧,挺怕无聊。什么事都能做成,想要的东西稍微努力一下就能拥有,多无趣。不瞒你说,小学的时候我可是模范学生,开始打架倒是初中开始的。让自己堕落是很爽的事,在堕落的同时保持优秀,看别人那种憎恶却什么都办不了的眼神更叫我开心。

  就是太过聪明了,明白得太早,人心险恶我比谁都清楚。对于伪装我很敏感,就是这样我才喜欢单纯的家伙。你一进教室我就注意到了,个子小小的,(停顿)有些可爱,嗯,总之就是很有意思。像女孩子一样的脸,还留着女孩子才会留的头发,可又故意穿得很男孩子,尺码都是大一号的,给我的感觉就是很——矛盾。我一直有在观察你,你估计没发现吧。我也注意到你一直在看我哦,(笑)好想知道你听到这句话的表情,会不会脸红呢。

  跟我产生交集会惹上很多麻烦,这不能是像你这样的好人该遇到的,所以一开始没有去找你。

  后来啊,没控制住。幸好没控制住,就和你说话了。我还挺惊讶的,你看起来比我想象的要高兴的多。其实我本以为你会很怕我,毕竟我还算个著名不良。我就想,这年头居然还会有不怕我的人,真稀奇。换做别人,听到我邀请他们一起去看电影,再怎么说都会面露难色吧,你却完全没有,反而笑得很灿烂。你不知道,我看到你的反应时,比你还高兴。

  我也是个正常的少年人,也需要朋友,要找个人聊聊天,走路吃饭看电影,都需要。就是怕寂寞吧,不一定要交心,但一定要有个人。因为个性原因,入眼的人选少之又少,而你出现了。

  你又是那么不主动的人,只好我去找你。那段时间挺开心,虽然我打架的时候你会很害怕,但也没有逃,还会劝我,不过每次都不管用就是了。我也不会因为你劝就恼你,我知道你是在关心。

  

  可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聊过自己的事。我们做过的最像亲密朋友的事,也就是让你到我家来玩耍。我没有邀请过其他人,就你一个。你也许想问为什么。原因很简单,我是个警惕的人,家是我最后的屏障,那里是绝对安全的,它就像我的隐私一样不能轻易叫人看到。我带你进来,是因为放心你。你是我不需要提防的人,无害,乖巧,不管说什么危险的话你都能全盘接受。到现在也就只有你来过。

  你估计也发现了,那个时候虽然天天在一起,但从来没有讨论过各自的事情。你被母亲强迫做讨厌的事,我对老师的怨恨和隐藏的感情,我们都没有聊过。所有的话题也就只围绕在电影,漫画,游戏,喜欢的作家,无聊到循环的日常。这样的事情和别人都能聊,而我们却也在做这些表面的事情。

  看起来我很没心没肺挺潇洒吧,其实我是个——(短暂停顿)别扭的人,对,特别是感情上。如果让我谈论这个,就好像撕掉面具,脱下伪装,和光着身子在雪地走无异,这比杀了我都要难受。谎言和骄傲是我的矛也是我的盾,如果没有它们,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活。

  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自己在你心里有着什么样的位置。这一点都不难猜,看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了。你总用一种羡慕的眼神看我,闪闪发亮,像找到食物的仓鼠,就差说出“业君是我的憧憬,能变成你一样就好了”。就因为这样,我更不能对你坦诚。如果我对你诉苦,对你示弱,你会发现我并不像你所想的那样强大,那你就不会再像过去那样看我。

  你那个时候是需要被保护的人,保护你的我是要绝对强大的。所以我不能说。


  可你和我完全不同。你是那么胆小的人,胆小到什么都不敢说,都没法找人好好哭一场。我知道你在隐瞒什么,可你总是用笑容面对我,我试过旁敲侧击,你直接转移了话题。你大概是在想,“业君应该不会喜欢听这些吧,我这么懦弱没用,说了只会叫他生气,不如不要把只属于自己的烦恼告诉别人,不要叫人心里烦躁,不要给人添麻烦。这种事情业君也帮不了我。”

  初三之前你就是这样子,弱小又自卑,觉得自己到哪里都是累赘,一无是处,在这个世界上也可有可无。(停顿)我有没有猜中?这种话当着你面说,你会羞愧地想逃吧。不过你现在也只能听我讲了。


  你一直都在害怕,害怕什么呢?怕结局不如人意啊。

  想找人帮忙,万一别人不开心怎么办,万一别人觉得烦怎么办,想要去告白,万一那个人不喜欢,因此疏远你,可能还会变得讨厌你,那可怎么好?你总在想这些。明明什么都没发生,而你已经害怕的一步都不敢踏出去,最后干脆全部放弃,因为你不敢冒这个风险啊。不如一开始就不去麻烦人,把感情藏起来,也好过最后的坏结局。

  这些你都不说,可我是明白的。对于自己的观察力,我还是有这个自信。

  你那个时候似乎不知道主动这个词,这种事情好像一辈子也不会做似的,我还得感谢那个章鱼,起码他让你学会了这点。总之,只要我不问,你也不会说,甚至连主动找我玩这种事还是过了很久之后才学会的。

  结果啊,因为某件小事,我慢慢地没再去找你,而你居然就真的不敢再找我了,连问都不问。(吸气)你真是……


  (被打断,转向别处)啊?那件事也要说?超傻的算了吧。不能隐瞒?这可是很无聊的……

  (不耐烦)好吧好吧,你怎么那么八卦,小明的爷爷活到九十岁知道为什么吗。

  

  (转回来)那件事啊……(轻咳)本来打算一辈子都不让你知道。今天算我倒霉。

  说出来也没什么,还挺可笑的,不过对于当时的我,还是很受影响。有一次去了麦X劳,我买了食物到处找你找不到,你却在我背后轻轻地戳我。就像被来路不明的刀刺中了一样,我回过头的时候发现是你,突然惊醒了。之前也说过,我是个警惕心很高的人,所以只和无害的人相处。可是那时候,我却在你身上发现了能无形中夺取我性命的危险潜质。我才意识到,对你太放松警惕了。明知道你绝对不可能害我,而你却有无法叫人掉以轻心的气息。那就是你的暗杀天分。你还没有觉醒,我是比你更早注意到这点的人。

  对于潜在的危险,我向来比任何人要敏感。你与我又朝夕相处,我是个无法忍受危险隐患的人。可你,看起来太无害了,我做不到把你这种危险扯出来然后狠狠击溃。要是靠近你,我会焦躁不安,怕克制不住想要故意伤害你的冲动。所以不知不觉就离开了。

  你没想到吧。归根结底就是这么个小事,只是没想到,我不再主动找你,你居然就真的只是看着我离开,明明很在意,却又不敢问。

  别看我对你的心事都不过问,你的想法还是多少能猜到的。你一定在想,“业和我差别这么大,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我肯定是叫他厌烦了,说到底,我也只是一个毫无优点的人,业选择离开我也是应该的。”你一定又把所有原因归咎到自己身上吧,因为你对自己的信心,真的是一点都没有。

  

  这不是你的错。小渚。从头到尾都不是你的错。疏远你只是因为我是个笨蛋,而更蠢的是清醒时已经太迟了。你困扰很久了吧,心里堵着结,不敢问也不敢说,本来就没有什么自信,我又在这个时候让你更胆怯了。你那个时候的心情,一定沉重的不得了。你恐怕觉得自己被嫌弃了,被抛弃了。可我从来没有过。

  所以,渚,我很抱歉。

  

  (声音模糊)就连这种话我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讲了。这太不是我的风格了不是吗。

  

  我们一直有着巨大的隔阂,而我们都主动避开了它。相处了两年,明明一直在一起,却形同陌路,直到那次打架后才学会坦诚,也终于能变得像正常的亲密朋友一样。我们在这个方面上,都很别扭。

  

  学会了聊各自的人生,你的事情,我的事情,多多少少终于能相互交换了。你的话题大部分围绕着学生,而我的话题大部分围绕着工作。你能直接告诉我你拿学生多么没辙,而我只能先把你灌醉再谈一下碰到的破事。灌醉你也是因为那些事情实在太黑暗,是你这种向往和平的人没有办法接受的。

  

  (转向别处)不能说谎?(笑)谁说谎了……(停顿)这什么高科技,喂喂饶了我吧,我都说了九十九句真话,就不许撒一句谎吗?算下来可信度也接近百分百呢。

  零谎言?(摇头长叹气)你们这些人心真是太脏了,早知道不该答应的啊。

  

  (转回来)好吧,我承认,刚刚我在说谎。把你灌醉的原因也很简单。我不想在你面前示弱。我希望在你面前的我是个无所不能的人。我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扮演一个洒脱的强者,真实也好,形式也好,这样的我就不能露出弱点。还是像过去那样,只要是我出现,不管遇上什么困难都能轻松解决,一个绝对强大的存在。在任何人面前丢面子都好,我只希望那个人不是你。

  因为我希望你能够依赖我。

  只有我变得强大,你才能够安心地依赖我。曾经你的不安,我不想再让你经历。

  

  话都说的那么明白了,最后再附送你一句真话吧。真心实意的话。其实最开始我就说了,但怕你不敢相信,只好再对你说一次。

  

  

  我是喜欢你的。

  

  我会告诉你。当然,也会省略以上所有自白(笑)。要是当你的面说那些有的没的,那就太丢面子了。

  

  这些自白,我希望你能听到,又不想让你听到。但我想,等你听到它的那一天,我们应该已经在一起了吧。

  

  不过啊,我真不是什么坦率的人。不然我们早在一起了。

  诶,不要觉得我太不要脸,我就是有这个自信呀。和你完全不一样,你自卑到觉得不可能有人会喜欢你,而我自信到一定会让你喜欢我。

  

  所以,你要等我。


  

END


这篇所描写的感情是我对业渚认知的基础。我的产出几乎都绕不开这些想法。

也许会OOC,我也欢迎讨论。

但觉得自己不能对CP再仔细深究,不然就会看得太清楚,会忘记初心。

愿望很简单,就想看他们结婚www


学院去世了两个人了,一个死在外面,一个死在实验室。熬夜了二十四个小时,感觉自己也差不多了。健康最重要,大家要早睡早起。


评论(43)
热度(33)
  1. 爱笑三毛猫一人乐 转载了此文字
  2. 竺蓁一人乐 转载了此文字
    大概週二會有時間寫評論。第一人稱少見,我之前最多用到第二人稱吧。最近在想別的東西,或許可以交流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