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业渚】椚丘勇者异闻录(中)

写完以后突然在想,我这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一个短小的过场


*

  深山老林中有六个人结伴穿行。他们分别是正义的勇者,曾经是魔王的勇者,看起来像变态的半裸魔法师,因为没法奶放弃牧师的战士,刚刚才变成奶而一句魔咒都不会的牧师,和明明是男孩子却扮演女性角色的无职业者。

  看起来唯一正常的勇者浅野在冷静了两天后终于找回了理智。他重新审视了下这个队伍,做出总结:这队药丸。

  前原:那就把地图留下好走不送。

  前原被禁言一分钟。

  

  六个人继续行走。

  

  前方遇怪。

  

  这人长得有些磕碜,贼眉鼠脸,眼睛斜到太阳穴,特别不安分地乱瞟,可他身披貂皮穿金戴银,硬是散发出一股暴发户的气场。

  那人说:都给我赞足!憋动!交粗武器和女宁,否则小心我砍了里们!

  大家都懵逼了一下。懵逼的原因自然不是遇到强盗。

  浅野拔出剑:你是谁。

  那个人大叫道:我系勇次!一个富鹅代!

  中村:什么?什么鹅的?

  勇次:不系鹅,系富鹅代!

  前原:这不还是鹅么。

  勇次:不系啦里个撒子!哎,同里们港我也港不清。诶我看辣个妹妹长滴不错,我同她港。


  潮田环顾四周,发现没有别人了,才睁大眼睛:他难道在说我?

  中村:这应该就是你了。

  潮田:我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中村:嘛,别的村来的,带点口音很正常。  

  赤羽突然就冒出来,对勇次说:港一句要一万,里付不付滴起?

  勇次:付滴起付滴起,我系富鹅代嘛!

  赤羽回头看他们,眼里闪着兴奋的目光:这居然是个真土豪。小渚,队伍资金缺乏,队长的意思是让你陪他讲讲话,四舍五入套一个亿,轻松又愉快。

  浅野:我没有过这个意思,赤羽同志你要点face。

  中村:哎哟,这是仙人跳呀,想不到你是这样的赤羽业,还以为你和小渚多相亲相爱情比金坚,一听到钱你就暴露了人面兽心的本质。

  赤羽:这你就大大地污蔑我的人品了。

  中村:你有过这种东西么。

  潮田拒绝了赤羽的请求:业君我们还是遵纪守法一些比较好。

  赤羽:就只是讲讲话而已,他要是摸你我就剁他手。来来,保持围笑。

  潮田的脸被赤羽向两边捏起,撑出一个不情愿的微笑。

  前原:我看挺不错的,小渚,委屈你了!这就是女性角色的使命啊!

  潮田好气哦。


  身后的勇次看见这些人自顾自地说起话来,心里很急,他叫:里们港好了没?

  前原:港好了港好了,大哥,我就有个小问题,为撒子你们南方人还要穿貂皮。

  勇次暴起来:里则个外地宁!则显滴我钱多高贵有品位,再告诉里们一句,则貂皮系意大利进口滴,里们乡下宁买不起!

  

  前原转向大家:最开始我以为他爱吃辣,后来我以为他啥都吃,现在我怀疑他家是TB包邮区。

  浅野:不要打广告。

  遂卖潮田。除他外皆大欢喜。

  

  潮田眼神死如深潭,毫无波澜,他望着不知道在兴奋什么劲的富鹅代勇次,和居然在后面拍起照片的赤羽,终于尝到了何为世态炎凉,人情淡漠。

  他望向矶贝。矶贝这是这个团队里最后的良心,也是他最后的希望。正直如矶贝,潮田相信他不会就这么放任这群人的妄为。

  

  矶贝:好不容易有点钱了,今晚的火锅里加点牛肉怎么样?、

  

  潮田悲愤地扭头: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勇次:态度好点啦,笑一个嘛,不笑不给钱滴啦。

  赤羽在后面大喊:小渚!微笑!

  潮田难过得想哭。这个死男人,三天前还说会保护好他,甚至还说要和他结婚,一到利益面前这些话屁也不是,转眼卖得比谁都快,真是看透他了。

  

  前原作为拥有上帝视角的开挂角色,读完了潮田的内心OS后,忍不住说:啧啧,赤羽你要玩脱。

  赤羽:小渚在想什么?

  前原:怪你始乱终弃。

  赤羽:港真你国语怎么及格的?

  前原:反正差不多啦。

  赤羽:你造野外PVP吗?

  前原:大哥我错了。他就是有点不开熏。

  赤羽:他要是开熏我还难办了,蛮好蛮好。

  中村戳他脑袋:你计划什么呢,你看人家小渚快哭了。矮油,把脸低下去了。

  赤羽一脸得意,十分骄傲:这是套路。只有让他造这个世界上有辣么辣鸡的男人,才会造我的好,然后宣我。这叫做对比,这鹅就系control sample。

  中村道:什么小学生恋爱模式,你顶多就七岁。还有给我好好讲话。

  围观看戏。

  

  勇次很高兴,高兴到连原本目的是来打劫都忘了。他看着恨不得钻到地底下的潮田,安慰道:小妹不要老系低头啦,抬起来让哥哥看看啦。

  潮田心如死灰:一万。

  勇次没怎么听懂他在讲什么:妹妹叫森么名啦,同我港一港。

  潮田面无表情:潮田渚,两万。

  勇次继续说:里看看后面则些宁,一点都靠不住,不如同我走呗,我有老多钞票带里飞啊。

  潮田声音呆滞:有点心动。三万。

  勇次亮了眼:尊的?辣太好啦我们现在就起飞。里想去马鹅代夫还系火化滴城堡?再给里配八个海洋之心随便玩。

  潮田看破红尘:第一个。四万。

  勇次:辣就它啦,走着。

  说完就要去牵潮田的手。

  

  然后他感觉自己走不动了。手上凉凉的,似乎有些痛,他回头看,一个表情如恶鬼的人拿着把剑,抵在他的手上。

  赤羽皮笑肉不笑,看勇次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死人。勇次开始慌了。

  赤羽说:放开你的蹄子。还想不想活了?

  

  最后他们靠碰瓷,拿光了勇次身上所有的钱。

  

  六个人再次上路。

  赤羽跟在潮田的身后,瞄来瞄去,潮田一眼都没看他。


  赤羽琢磨一会儿:牙白,我可能真的玩脱了,没想到他绝望的那么快。前原,看看他的对话框上是什么。

  前原觉得扬眉吐气的时刻来了:那你得先赞美我。

  赤羽点头:你的勇气可嘉。我保证明天你的脸会比炸开的烟花还要斑斓。

  前原:不用了谢谢。小渚的对话框就一句话。

  赤羽:什么话?

  前原:辣鸡男人。

  赤羽血条下降一半。

  

  中村凑到潮田旁边小声说:你看后面那个暗搓搓跟着你的人,委屈得好像一条狗。

  潮田说:让他狗带。


  

TBC

我一定是脑子抽了才写出这个过场  


评论(9)
热度(50)
  1. 爱笑三毛猫一人乐 转载了此文字
    hhhhhhh业业你。。。作死
  2. 有银镜反应生成一人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