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业渚】椚丘勇者异闻录(上)

安利一发勇者闯魔城

*

  椚丘村是个神奇的村庄,从这里出来的人,有的成为勇者,有的成为魔法师,有的成为战士,还有的成了魔王。

  这天,新的一批勇者们光荣从新手村毕业,开启了他们人生新的道路。

  

  潮田渚正要去村东边送信,迎面撞上了也要去村东边送信的前原阳斗和矶贝悠马,于是三人顺道一起了。

  拿到长老送的新手福利——一些草药和地图,三把低级宝剑后,他们终于从新手村毕业,走出了村门口。

  出了门,听到了升级的音效。三个人从学徒勇者正式成为菜鸡勇者,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现在他们面临着一个选择,那就是决定目标。

  前原说:还有的选么?我们勇者生来就是要打败魔王的。

  潮田附议,打开维基开始科普:传说魔王有座城堡,城堡里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矶贝的眼睛亮了一下)和抢来的美丽公主(前原的眼睛亮了一下),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准确位置,我们需要自己去找呢。

  我提议,正面看起来最像勇者的矶贝说,我们三个人组队吧。大家都是同龄,相互也熟识,身上还有不同的bug,在一起能照应彼此。

  之所以说矶贝正面看起来最像勇者,是因为他的气度,他的着装。他看起来温柔又善良,强大而正义,特别是那银光璀璨的盔甲简直如虎添翼,堪称完美的勇者模范。

      然而背面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矶贝拥有着一个惨烈的bug,买装备只能买到一半,背面看起来半裸的他是和勇者一词最无缘的。他原先归咎于自己的穷,后来经过恩师指点才知道这是bug。

  矶贝仰望四十五度角,目光熠熠生辉:据说魔王的城堡里有神奇的泉水,能够治疗一切怪病。我想,我们一定也能治好的。渚,阳斗,我们一起打倒魔王吧!

  不愧是模范勇者矶贝悠马,几句话吊起了大家的斗志。

  等得登等登——

  三个人在激昂的系统音乐中组了个队。

  

  然后就被离村口十米的史莱姆打趴了。

  这实在不能怪他们。他们是一群运气特别不好的人,各有各的bug,能打败一个史莱姆已经非常不容易,更何况面对的是一群。

  就在三个勇者在史莱姆们的攻击下卖命地逃跑,一个身影横空出现,刷地一下抽出宝剑,三招两式就把史莱姆群们干脆利落地解决了。

      史莱姆也是平日被欺负惯,一遇到连他们都不如的勇者,一时间就得意忘形起来,试图反刷三个勇者的经验。然而这一天,它们终于回想起,曾经(也就是昨天)一度被刚出新手村狂刷它们经验的勇者所支配的恐惧。

  那位勇者帅气地挥了挥剑,插回刀鞘。三个人大喘着气,望着眼前人高大的背影,被帅得说不出话来。前原来到勇者身后,差点给他跪下:爸……不是,这位勇者,你看起来好生厉害,我们组个队如何。

  我拒绝。身为勇者连史莱姆都打不过,说出去真是丢我们椚丘村的脸。说话者浅野学秀转过头来,冷酷地看着他。

  

  ……

  前原心情复杂,卧槽偏偏被这个抖S看见了,太丢脸了,我居然还差点给他跪下,真是人生的耻辱。啊,真希望他没发现我刚刚想抱他大腿。

  我都看见了。浅野皱着眉,指指前原面前的对话框。你的想法全在上面写出来了。喂,你的对话框已经碰到我了,字体颜色也太亮了。这到底是什么鬼。

  这就是前原的bug。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秘密的人,因为他的所有话,所有想法,都会以对话框的形式实体化呈现出来。当他想吐槽时,他就是个行走的弹幕。同样,他也能看到别人的内心想法。在他的视角里,所有人都会有对话框。

  想法比说话还要快地打在对话框上。浅野扫了一眼对话框,很是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浅野学秀睥睨他们,居高临下地说:你们三个菜鸡往这个方向走做什么?不会是去打魔王吧。

  我们不会告诉你的。(我们就是要去打魔王啊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前原阳斗说并想着。

  ……

  浅野学秀说:好的,我明白了。括弧MDZZ。

  潮田很是无奈:浅野同学你的想法可以不用说出来的。

  

  浅野原先没打算理他们,准备继续往前走,忽然听闻树林中一声呼救,他便拔出剑疾风一样地跑过去。潮田他们三个人就想,自己也好歹是个勇者,虽然菜了些,但做好事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于是也一起追了过去。

  没想到他们追过去就看见一副永生难忘的画面。中村莉樱,一个牧师,正挥舞着她的十字架,直指着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强盗喊:哭屁,把你的食物和钱财都给老娘交出来!

  这架势十分黑社会,不用说潮田他们,连身经百战的浅野都愣住了。

  我们该救谁?前原问。

  救……弱者吧?矶贝犹豫道。

  弱者似乎是强盗先生呢。潮田怯生生地发表了意见,前原也觉得他很对,矶贝开始动摇了。

  三个人一起等浅野做出决断。

  浅野那激昂的背景音乐短暂地停了一下,突然又播放起来。他指着剑,对着强盗义正言辞:抢人钱粮是可耻的行为,放在平时是要砍你升经验的。把武器放在地上,然后滚吧。

  强盗扔下所有东西,一路连爬带滚地跑了。

  浅野把剑指向中村:正当防卫是可取的,但是不能反过来变成坏人角色,这位牧师你给我注意点。判你抢劫未遂。

  中村相当无辜地甩着十字架(四个勇者不自觉得都后退了一步),摆出一副单纯不做作的脸:这年头赚钱不容易啊,特别是我这个牧师,技能点不知怎么老加偏。你说一个暴力输出的奶妈,到哪里能混饭吃啊。诶,我看你们队伍清一色的勇者,肯定缺牧师,我们组队吧!……你们一个个往后退是想干什么!

    浅野咳嗽了声,竖起手指:第一,我和他们不是一个队的。第二,不要牧师。

  中村笑眯眯地望向另外三个人:小~渚~同~学~?

  潮田渚抖了一下。他记得上周中村还在新手村里扒他的衣服给他换女装。

  潮田:那个……

  

  草丛簌簌地抖动,一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前原走过去查看,惨叫一声被什么给拖了进去。矶贝慌了手脚,连忙跑过去,也被拖进去了。

  潮田紧张地握着攻击力不到5的剑,凑近一看,发现矶贝和前原正被巨大的蟒蛇卷住了身体。那蛇凶猛得很,肢体肥大,有八头八尾,每个头都吐着红色的信子。

  矶贝被蛇勒得太紧,由于缺氧脸已经铁青。他挣扎着对潮田喊道:渚,这是八岐大蛇!等级太高了,你是打不过它的。不要管我了!赶紧跑吧!

  矶贝!潮田喊,感动又难过着。

  前原的脖子青筋暴起,奋力抵抗:小渚!快逃吧!不要忘记我们的革命友谊!(我也就是说说而已你不要给我真的跑啊!)

  潮田刚开始很感动:我、我……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还好意思跑!

  bug启动。

  背景音乐忽然变了个调,布灵布灵的,从潮田身上爆发出一阵金光,闪瞎了众人的眼。待光芒亮尽,众人揉眼一看,只见一个巨型大汉站立在那里,肌肉发达十分震撼,更要命的是那发达的躯体上安着一颗潮田渚的脑袋。

  中村一翻白眼险些晕过去,似乎比起八岐大蛇还是潮田变身后的样子更让她崩溃。

  浅野按住了手里的剑,后退了几步。

  潮田被自己吓了一跳,但沉着冷静是他的优点,判断局势是他的特长。他——还是没能接受自己身体的改变,爆发了。

  潮田高举宝剑,横刀一挥,八个蛇头下饺子般挨个落地,鲜血淋漓。

  

  系统提示:潮田渚打败了八岐大蛇,从1级升到10级。

  

  矶贝和前原挣脱开了束缚,掰掉身上冰冷的软趴趴的蛇尸。前原凑上前一看,说:怎么还带马赛克。

  中村在一旁扶着胸口,气若游丝,似乎自己才是受害者:未满十八周岁不能看血腥暴力的东西,话说渚,你能变回来吗?

  啪的一下,巨型大汉不见了,又恢复了原先娇小可爱的潮田。(众人视角)

  

  这个时候,浅野走上前来,强势地向潮田发问:等一下,我问你,刚刚那个变身是怎么回事?

  潮田迟疑:啊,这个……不能说呢,抱歉。

  完美的浅野勇者并不知道bug。他转头看向前原。

  (这是bug就是违背了神的意志的现象也是系统故障我们E班每个人都有所以也是特别的人类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我们才连史莱姆都打不过PS:这可是国家机密哦。)

  前原没有开口,可是对话框已经自动透露了一切。

  浅野盯着对话框半晌,突然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国家机密是吧。

  浅野问潮田:你的bug就是变成……那个?

  都已经剧透到这种地步了,潮田觉得瞒着也是无力:不是的。当我拥有强大意志时,我会发生一些改变,但这些改变都是随机的。以前我还变成过兔子和老鼠……

  那你的bug呢?浅野转头问喝了一瓶药水恢复的中村。

  中村:我本来是个牧师,结果技能点只能加在攻击上。

  浅野转向矶贝:那你的……哦不用了我知道了你给我转回去。

  

  浅野低头思量着,看上去满脑子坏主意。末了,他说:我可以和你们组队。

  前原说:你想和我们组队我们还不同意呢。

  浅野说:泄露国家机密的人——

  前原说:不过凡事好商量大家说对吧。

  浅野很满意,他向来最爱拿捏人的把柄,这是达成目的最有效的手段,屡试不爽,这次也同样。他甩甩斗篷,高傲又专断地说:我有一个条件,队长必须是我。

  中村调侃:吃相略难看啊浅野同学,你这刚加进来就想篡位,好生芳草天。

  浅野冷哼一声:能让我做队友,你们就背地里偷笑吧。以我的实力当个队长也是应该的。更何况——他摸出一张羊皮纸,展开:我有能到达魔王城堡的准确地图。

  

  矶贝说:其实我觉得,谁当队长都不要紧,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打倒魔王才是我们最重要的事情。

  前原说:附议。我觉得你分析得很好很透彻。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潮田说:我都可以呀。

  中村说:嘛,我就想混吃混喝。

  

  系统提示:浅野学秀,中村莉樱加入队伍。

  系统提示:队长更换为浅野学秀。

  

  得到队长徽章的浅野,举手投足间更加的意气风发。他握着宝剑,直指树林的某个方向:在打倒魔王前,我们要去一趟北方魔窟。

  做什么?众人问。

  打魔王,刷经验。浅野说。

  等等,我有个疑问。矶贝举手说,魔王不是在东方吗?

  谁告诉你世界上只有一个魔王了?浅野科普道,现在什么菜鸡都能当魔王,魔王已经成了一些人捞油水的职业了,跟勇者一样泛滥。

  在场的其余三个勇者有点不想说话。

  没有躺枪的中村接着问:北方魔窟的魔王厉害么。

  众人似乎看见浅野悄悄黑了脸:哼,还算有点实力,不过也就那样。

  前原在潮田的耳边小声说:他的对话框暴露了,那个北方魔窟的印度红恶魔挺厉害的。

  潮田:等……印度红……哦,赤色恶魔啊,我知道是谁了。


  他们日夜兼程,砍了数不清的史莱姆,赶走了无数的强盗,跨过一条条溪流,穿梭于丛林间,终于瞧见了魔窟的洞口。浅野喊了停,在开战之前开个小会。

  浅野:听着,这个魔王比较狡猾,里面陷阱会很多,所以你们不要乱走动。

  矶贝问了最关心的问题:这个魔王有很多金币吗?

  前原也关怀了一下:会有抢来的公主吗?

  浅野:没有,都没有!你们到底是为什么当勇者?按这个家伙的性格,既不会有金钱也不会有公主,不过会有很多的芥末酱。

  中村:这个魔王的爱好还挺特殊。

  潮田就笑笑不说话。

  浅野总结了一下:里面的路挺难走,陷阱也都在变,不过我们的优势是人多,挂那么一两个也还是能到达终点的。就是睁眼闭眼复活点的事,组织会记得你们的功劳的。

  前原: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去闯一个既没有金钱也没有公主只有芥末酱还会不小心挂掉的魔窟啊!

  浅野说:准备好了么,三二一走起。

  

  浅野队进入赤色恶魔副本。

  

  这是个迷宫,刚进门应该会看到许多门,浅野说,但我很久没来过了,忘记是走哪条——

  浅野队长,是走这边哦。潮田向他招手,指指其中一条路。

  浅野:你怎么就能判定是这条呢。

  然后他们就走到了下一关。

  浅野发现潮田这个人似乎有攻略的样子,因为这个人一直很准确地带领着大家避开了各种陷阱,找到了下一条的路。

  是这边哦。潮田说。

  不要碰那边的野果,是炸弹哦。潮田说。

  这是幻象,不是门,真正的出口在那里哦。潮田又说。

  浅野抽了抽嘴角。

  

  浅野说:潮田,你是不是看了攻略。

  潮田说:没有啊。

  浅野的眼神顿时犀利起来:别藏了,把右手拿出来。

  潮田被抓住右手,摊开一看,是个手机。屏幕还亮着,上面的寄信人和短信内容一清二楚。

  浅野感觉胸腔里憋着血:我们是来刷魔王的,你居然和魔王暗地私通?

  潮田解释:业君不是什么坏魔王,而且他说你带着我们过来应该不是想刷他,是想找他有事情。

  矶贝:什么?是业?

  前原:居然是他?

  中村:哦呀。

  浅野:妈的智障。

  

  然后他们借助魔王给的攻略快速到达了魔王的老巢。

  一个偌大的阴森空间内,两旁的墙插着一排火把,跳跃着青蓝色的火光。赤羽业坐在高高的宝座上,像一个国王。那座椅垫着兽皮,头顶上戴着骨头制成的王冠,手握着一把漆黑的魔杖。赤羽慵懒地斜靠在一只手上,脸上挂着反派才会有的笑容俯视底下的勇者们。

  哟,你们来了。他像个老友似得问好。

  看到副本boss真是一点也不激动呢。众人想。

  对,我们要来刷你。快跪下来哭着求我们吧。浅野面无表情地说。

  哎哟,我好怕啊。赤羽笑起来,然后他看见潮田,笑得似乎不那么反派了些:小渚也来啦,好久不见了。

  然后他离开了宝座,走到潮田面前开始叙旧,完全无视了众人。

  当浅野听到赤羽已经聊到“一周不见越来越可爱了练到二十级就去切了吧”时再也按捺不住,他拔出剑对着赤羽砍:快速倒下让我刷把经验,然后跟我们去东方。

  才不要呢。赤羽用魔杖抵抗,轻松地接下了这一击:东方有什么好玩的,不过就是点破经验而已,这里天天有史莱姆组团让我刷,还有傻逼勇者掉进我的陷阱里送经验,这些我自己就能赚到。

  可是你没有公主呀。前原说。

  哈?我要公主做什么?赤羽完全不理解。

  那我先谢谢你哦。前原说。

  

  浅野有些恼火:你去不去?

  赤羽说:不去。有本事你打倒我啊。

  浅野瞪了一眼前原。

  (业的弱点就是当看不起人的时候会变成幸运E。)前原想遮住对话框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是没有用的。

  浅野很满意。回头突然改变语气,相当蔑视:你也不过就是个混吃等死的伪劣魔王而已,都没有人想要来刷这个副本,来你这里是我看得起你,有点感动的自觉行么。

  赤羽露出魔王一般的笑容,特别可怕:呵呵,一个弱爆了的手下败将居然跟我说看得起我,真是笑得我要吐了呢,浅野同学。

  啪,赤羽踩进了自己的陷阱里。

  

  系统提示:挑战赤色魔王任务成功。

  

  浅野说:根据刚才的约定,和我们组队去东方。

  赤羽从陷阱里爬出来,斗篷被挂了道口子,但他还是维持着原先骄傲的架势,说:哈?好笑,我为什么非要和你们去,又没有什么好处。

  浅野摸着下巴:我这个人有挺多优点的,比如有钱。跟我们组队,泰国七日游二人机票,还可以顺道去趟马尔代夫,这票你想和谁用和谁用。

  赤羽友好地和浅野握了握手:真上道啊浅野同学。

  潮田莫名地打了个冷颤。

  

  系统提示:赤羽业加入了队伍。

  

  出了魔窟,浅野学秀总结道:好,现在我们有六个人,组内重复角色太多,是时候分配些新角色。

  前原问:有哪些角色?

  浅野回答:勇者,战士,魔法师,牧师,等等。一个队伍不能有五个勇者,太抢戏份了。

  确实,五个勇者有些说不过去。矶贝想了想,同意了。

  浅野摆出一副公正公平公开的模样,说:作为队长,我决定由我当勇者,剩下你们自己分配。

  (直接说你是主角对吧!不能这么独裁啊!)前原的对话框并不能憋住。

  浅野瞟了一眼对话框,并没有理会:我天生就是个当勇者的人,不接受任何反驳意见。

  赤羽懒懒地举起手,说道:诶~我也是天生就要当勇者的人啊,除了勇者,我简直想不出比它还适合我的角色。

  我没记错的话,一分钟之前你还是个魔王。浅野在旁边善意提醒道。

  矶贝说:我当魔法师好了。我的剑在关键时刻老是断掉,魔法师应该不会这么困难。

  前原说:等等!这个真的能随意改吗?我们不是为了当上勇士一起在村子里呕心沥血地练习了十五年剑术吗?!为什么你们都接受了?

  中村:那我当个战士吧~

  看到大家一个个都抛弃了原先设定,玩得异常欢快,前原只好说:……那我牧师。

  潮田东看看西看看,说:那我……也魔法师吧。

  学秀指出:一个团队里不能有两个魔法师。

  潮田抗议:这个团队里还有两个勇者呢!

  赤羽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似乎是刚才才想到的那样(前原:其实不是):其实,一个标准团队里还需要一个女性角色。这是绝对不能缺少的。

  矶贝:女性角色?

  赤羽:就是卖萌的。

  中村一脸惊讶地叫:哎呀,这个好难找呢。

  其他人纷纷点头并看向了同一个地方:是啊。

  潮田莫名其妙:你们看着我干什么?中村同学你不要一副和自己无关的样子,你就是现成的女性角色啊!

  学秀捶手:好,潮田,就决定是你了。有意见的举手。很好都没意见。

  潮田高举着手快要跳起来:等等!我在举手啊!不要无视我!不是还有刺客这种职业吗,我可以的,考虑一下啊!

  赤羽眼神微妙:渚你不要怕,我会保护好你的,我们唯一的女性角色。

  潮田:并不是啊!

  中村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行李箱,打开展露的内容让潮田产生了恐惧:来来来,换个装吧!女仆装护士服水手服和服小礼裙小渚你喜欢哪个!

  潮田:为什么你会带那么齐全啊!喂……不要扒……

  

  个体的力量在群众面前是微不足道的。潮田穿着小洋装站在大家面前,感觉自己特别凄苦,自己如同一只不谙世事的兔子,突然遇上了一群西伯利亚的狼,这些人也都是十几年的交情了,居然没有一个人想要替他捍卫男孩子的尊严,他已经看不懂这个乡下的人情冷暖。

  前原观察了一下各位狼友,做出了总结:十分制评选,去掉最低分十分,去掉最高分一万分,最后平均得分十分,恭喜潮田渚选手。

  潮田眼神绝望:我不会高兴的好吗?!

  

  赤羽业握着潮田的手,情真意切:我不想去救公主了,我们现在就去结婚吧。

  潮田:你给我清醒一点!

  

  于是六个人上了路。


TBC

评论(10)
热度(60)
  1. 有银镜反应生成一人乐 转载了此文字
  2. 爱笑三毛猫一人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