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秀渚】烛火与光(5,6)

惯例提醒避雷,比心

1-2 3-4

5.

  浅野学秀搁置了许多事务,特地让秘书从密密麻麻的行程表中挤出一个下午的空闲时间,来到协会大楼的会长办公室等候,为的就是见一个人。

  

  “哦呀,这里的装潢改变了很多嘛,和浅野会长那时候比要明亮多了。”

  “那是前会长。”浅野略微皱眉,出声强调。但随后他又压住了自己的情绪,恢复了该有的礼貌:“请坐吧,死神。”

  被称作死神的男子却拥有着和称呼截然相反的温柔笑容,乍一看是个长相清秀俊美的男人。他身上有着漫长时间积累的成熟气度和优雅的做派,口中蹦出的话却也和外表有着相当大的反差:“叫我杀老师吧,这是以前学生们起的,我喜欢这个称呼。”

  浅野沉默了一会儿:“我并不是你的学生。”

  “别这么见外嘛小学秀,好歹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

  “不要这样叫我。”浅野捏紧拳头,“这里没有人工血袋,红茶可以吗,杀 老 师?”

  杀老师笑了起来,浅野感到面对已经活了几千年的吸血鬼颇有些头疼。

  

  秘书将热腾腾的红茶端上来,往里面放了过多的蜂蜜,杀老师很喜欢这浓浓的甜味。待门关上后,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浅野学秀在繁忙的时间里抽空见杀老师,是为了和他探讨最近城里发生的事情。

  

  “最近的报告你也看了吧。”浅野递给杀老师几张表,一张是近几个月来低级吸血鬼数量的曲线表,还有几张是往年的数据曲线表。“今年的夏季初,低级吸血鬼被发现的数量有爆发性的增长。虽然说到了夏季,一些家伙蠢蠢欲动也是有可能的,但和前几年的数据一比较,差距太大了。”

  杀老师对比着几张图表,手摸着下巴。

  “唔……没错,这已经是五倍的增长了,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十倍二十倍也是有可能的。刚刚我在楼下看到你们那个猎杀排行榜,数据涨得真是吓死鬼了。为师虽然不在你们的狩猎范围内,经过那里还是有些心虚的。”

  “放出排行榜的目的是为了调动大家工作的积极性,毕竟这事关他们的工资。”

  “每日最佳又是小渚啊,你不在这上面后,他猎杀的数量超了第二名的矶贝两倍多呢,不愧是我家孩子。”

  杀老师颇为自豪地呷了口茶。

  “他毕竟是获得了你的血液。”

  浅野虽然是这么说着,但他下撇的嘴角略有缓和。

  “这么说可是错了哦。我的血液虽然能让他比起别的原为人类的血族要强上那么一个级别,主要还是他有天赋。如果他还是人类,杀手这个职业会很适合他。”

  “就算是人类,他也不会当杀手的。”浅野冷声,“他很软弱,胆怯,厌恶斗殴,比谁都怕伤害生命,除非逼不得已。”

  这话看上去像在数落潮田的种种缺点,而听不出什么嫌恶,只是在客观地直述事实。

  “没准他会是个好老师。”杀老师弯起嘴角,“这么大一个协会要你一人撑着,政府给的资金恐怕不够吧。你还要当总裁去养活这些孩子,尤其是小渚,猎杀得这么狠。辛苦吗?”

  “我养得起。”

  

  听到杀老师呵呵地笑,浅野黑了脸,敲敲桌子:“离题了。”

  杀老师眨眨眼睛,反手拍拍这些表:“你告诉我,从这些数据中你看出来了什么。”

  浅野直接把自己想出的结论告诉他:“十三年前的事,又要重新上演了吧。”

  “嗯,很好的猜测。可惜猜错了。”杀老师毫不留情,“看起来似乎没错,增长的幅度和十三年前也大致相同,可它们有着本质的不同。你看,那个时候,发现的低级血族可是遍布各地啊。而这次却很集中。”

  浅野的脑子转得很快:“你的意思是,这次不是几个族联盟,而是单支的势力?”

  “对。”杀老师点头,“有个人很不安分啊,似乎想靠一己之力造出一个军队。”

  “光靠一个人有什么用,猎人协会也不是摆设。”

  “不要低估对手啊。这个单支势力可是能制造出当年十几个纯血家族联合起来搞出的麻烦呢,光凭这点就很厉害了。”杀老师加重了语气,“而且,要是他劝说当年一些不死心的老家伙合作,你觉得会怎么样?”

  浅野捏紧了杯子,眼神冷冽。

  

  似乎也只有一个选择了,他们再清楚不过。毕竟今天就是为了这件事才来的。

  

  “结盟吧。”他说,“我们两派暂且放下成见和仇恨,一起消灭它们。”

  “我也有同样的想法。”杀老师很满意。

  “协会这边没有问题,他们都听我的调遣,关键是你那边。杀老师,你是整个血族里最有发言权的人,希望你多争取一些血族过来。和平派不用说,中立的也需要。统计好人数后,具体计划我们再安排。不过要尽快。”

  杀老师摸着杯沿,感慨:“你还真是个识时务的人啊,学秀,比你父亲开化的多了。”

  听到杀老师提起他父亲,浅野微微皱了眉头。

  “十三年前闹那么大的事情,学峯他硬是不同意联盟,说什么猎人怎么可能和吸血鬼结成盟友,想想真叫人伤心呐。”杀老师耸肩笑,却看起来并没有特别在意。

  浅野不置可否。

  

  看来这场谈话要结束了。最初的目的已经达到,杀老师觉得也该走了。这时他听到浅野出声喊住他。他回头一看到浅野那熟悉的表情,一下子就明白了。

  “小渚怎么了吗?”

  浅野原先开不了口,听到杀老师先说出来,他迟疑了一下,说:“又开始了。浑身发冷,冻得和冰块一样。这样的频率在慢慢增加。”

  “这个月第几次了?”

  “第四次。”

  “唔。”

  杀老师盯着他:“你跟我说实话。小渚以前有没有过轻生的举动?”

  “没有。”他很快否认。

  “是么。”杀老师看了他一眼,“这种现象,会发生在还不想完全摈弃人类身份的新血族身上。都二十多年了,再怎么样也得放下了。你明白吗?”

  浅野垂下眼睛,声音难得轻下来:“……我会帮着点的。”

  杀老师哼笑起来。

  ——他根本不想明白。

  

  “这周日就到了他初拥的整二十五周年。”浅野提醒道。

  “啊,我都差点忘了。你倒是记得挺牢。”

  “你可不能忘。”

  “有你记着就行了。不过今天才周一,想要血液的话周五再给你。”杀老师扭动脖子,拉伸了筋骨,头也没回,挥挥手便走了。

  

  此时夕阳浓烈如血,透过整墙的落地窗照进办公室,映得世界一片通红。浅野学秀走到窗户前,眺望着远处的风景。他站在最顶处,眼见落日慢慢西沉,天的另一头早已微微亮起轮月。学秀注视着脚底下渺小的人群,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另一个人。

  手轻轻按在玻璃窗上,象征活着的温度暖了玻璃,留下模糊不清的雾。

    

6. 

  解决了三个低级的吸血鬼,潮田拔出刀子,还没来得及擦拭,就看见赤羽业从角落里冒出来。潮田渚的第一反应是想跑,可赤羽已经一步跳到他的面前,展露笑容。

  “想见你一面还真不容易。”

  敛住心神,潮田继续把刀上的血迹擦干净:“有什么事情吗,业君?”

  “叙个旧啊,渚君。”

  潮田愣了一下,说:“我在工作。”

  “量已经达标了吧。每天都是今日最佳,不如给别人一些机会?”

  “你听谁说的?”潮田挺讶异。协会大楼一般没吸血鬼会无聊往那里走,这无异于老鼠掉进猫窝里。而且他也不觉得学秀会闲到告诉赤羽这种事。

  “矶贝啊,几天前我碰见他,聊了几句。”

  说道矶贝,潮田就放心下来。猎人中与和平派的吸血鬼交好的也不是没有,学秀是一个,但他有着强烈的目的性,厌恶起吸血鬼来不比他父亲少。矶贝也是一个,他就是个纯粹的好人,没存什么利害的心思。

  “抱歉,业君。这片区域最近出来游荡的低级吸血鬼很多,我恐怕没法和你叙旧。”

  赤羽不以为意:“既然这样,我也帮你一把好了。”

  潮田身子一僵,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看见赤羽没有开玩笑的表情,潮田摇头:“你是吸血鬼,却要帮我一起猎杀你们的同类?”

  赤羽却斜睨地上的尸体:“这些丧失神志只会乱咬人的家伙和疯狗也没什么区别,怎么配得上血族的名号呢。”

  他压低声音,对潮田说:“最近我们联盟的计划,你也听说了吧。”

  这确有其事,虽然还没有公开,但学秀已经和自己讲过了。一向不干涉猎人消灭低级吸血鬼的和平派以及一部分中立血族居然要和他们结盟,也算是几千年以来的大事。

  赤羽掏出枪,转了几圈。“走吧,要去哪里?”

  

  能看到吸血鬼拿着装银子弹的枪去猎杀吸血鬼,今晚真是收获颇多。不过想到头来自己也是,潮田自嘲着,还是带着赤羽往远处走去。

  

  赤羽的身手很好,纯血本来就高速度高输出,几乎都没有潮田渚出手的机会。他却在砍掉几个低级吸血鬼之后,轻描淡写来一句:“算你的。”

  潮田渚默默想并没有被这种方式给帅到,我自己本身也可以做到好吗。只是一想到明天的排行榜自己又要以夸张的方式拉开第二名好远,他就有些过意不去。

  更何况他根本不想在赤羽面前暴露身手。

  

  赤羽走在前头,街角又看见几个晃晃悠悠的黑影,行动呆滞,还能听见发自喉咙的嘶哑声。它们看见潮田和赤羽,突然间扑了过来。明明快要接近了,赤羽却突然跳上了墙壁,它们直接冲向了潮田。

  这来得突然,潮田的大脑还没有转过来,身体已经开始行动。等到反应过来时,脚下已经都是尸体。

  赤羽轻轻吹了个口哨,跳将下来。

  

  虽然已经没有正常的身体机能了,但潮田仍然觉得自己在冒冷汗。不知道刚才的行动有没有暴露。按道理说是正常的,只是稍微快了一些,但也没有使出只有吸血鬼才能用的招数。

  

  赤羽走了过来,来到潮田的面前。

  潮田听见赤羽开了口。

  

  “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呢,渚君?”

  


TBC

感觉自己脱离不了那篇文的影子。努力把它改得像它自己。

写晕了,我去睡会儿  

评论(9)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