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萤雪大的姑娘真的那么可爱吗?(短篇完结)

  柴崎有太,性别男,爱好女,自由音乐人,暂住荒川区。荒川区是个好地方,上环隅田川河流,下接高等教育区,左通上越新干线,右临区自然公园。四通八达,风景秀丽,还与各种名牌大学相邻,简直是块风水宝地。他不是一个人住在公寓里,他还有一个室友,名叫赤羽业,是个现充。

  光用现充这两个字恐怕不足以说明赤羽业这个人的牛逼。东大法律系学神,脑子相当好使,长得更是英俊潇洒,还是个富二代。虽然喜好低级的恶作剧,遇到关键的事特别靠得住,有大将之风,治世之才,相当一部分人是他的迷弟迷妹。在东大,喊他的名字都不敢喊得大声,因为一提到赤羽业这个名字,周围的女生都会齐刷刷地转回头,眼睛迸发出绿幽幽的光,像西伯利亚的平原狼,抓皮卡丘的野生玩家。

  这种人设放在高中时都是要被跪下叫高富帅的,当然现在大学生不会再做这种事了。他们都会跪下来叫他爸爸。

  最过分的是,人家有个恩爱的女朋友,据说读萤雪大学,长得特别好看。两人整日你侬我侬,不见面时没几小时打个电话,话里的蜜意都要淹没整座公寓楼,简直欠烧。可是没人敢烧他,因为打不过。

  

  再说回柴崎有太这个人。一提到这个人,就是男默女泪,分外悲伤,画风与他室友截然不同。此人二十有余,家境一般,智力一般,自认为长相一般,然而青春过了一半,连个恋爱都没谈过。他是黄金圣斗士,资深火把团员,唯一对他有点感觉的就是楼下整日转悠偶尔被他投食的流浪黑背。柴崎只有个爱写歌的小特长,偶尔搞搞室内合唱团,与三十几个男男女女唱点表面庄重实则诙谐的歌,歌颂这不易的青春。

  这个人能和赤羽认识也是很奇。那日柴崎喝了点小酒,吹着冷风,突然觉得日子过得真是不轻松,回到家里连个女朋友都没得抱抱,顿时心里极其委屈,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东大校门口,往路边大喇喇一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卡祖笛,捂在嘴边随口就开始吹。

  那日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卡祖笛魔音灌耳,杀伤一片,吹出来的不是旋律,是魔鬼的惨叫,待宰家猪的哭嚎。它极具精神攻击性,直叫闻者伤心,见者流泪。路人见到他都纷纷避开了。

  柴崎不以为意,全身心投入在卡祖笛营造的悲惨世界中。就在这时,赤羽业出现了。他身着纯白衬衣,肩披黑色外套,单手插兜,身材修长,一头红发摇曳在日光与微风中,分外英俊,站在路边与一脸鼻涕眼泪吹着卡祖笛的柴崎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只见他噙着笑,站在几步之遥用心地观赏,近距离接受卡祖笛的无差别精神攻击,脸上不为所动反而很享受,当真是一条好汉。周围女生想要围上来,但却因为法术攻击纷纷败阵,只好感叹着赤羽不同于常人的强大内心,四散逃离。

  柴崎当时认为,赤羽是悟了他这音乐中的情感,应该是难得的知音,于是一下子兴致大发,用了十二分的力道吹出了惊人的迷幻音,最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狼狈地蹲在地上咳嗽。

  赤羽站在那儿看着柴崎一边咳一边喷洒着眼泪,居然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说:“同学你不要太难过,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我开心……啊不是,说出来让我为你开导开导嘛。”

  因为哭得狼狈也没有注意业的前半句话,柴崎痛苦又做作地摇头:“不,这是无解的问题,是一个你没法解决的终极难题。”

  赤羽倒是没理会,他看了看手机,说:“去银座吃饭吧,走,我请你。”

  

  好的爸爸,听你的爸爸。

  

  年轻的柴崎以为自己终于遇到了知音,而且是个长得好看又有钱的知音,他当时觉得怎么会有赤羽业这样的大好人,图样图森破的他就这样跟着赤羽去了银座吃饭,酒过三巡间把自己从小到大的人生糗事都给暴露了一遍。当时的赤羽满脸笑意,还一边怂恿他喝更多的酒。于是他越喝越多,越说越开心,甚至还高歌了几曲《七大姑八大姨不要再问我这些问题》,《离开我的手办你这个熊孩子》,《对不起,今年也没女朋友》,《直男救你保大不后悔然而没人问过我》。他得知了赤羽是个人生赢家,而赤羽也知道了他是个黄金圣斗士。

  两人后来成了朋友,柴崎有一次抱怨自己的工作地点离住宿实在是太远,于是赤羽突然邀请他要不要一起在荒川区合租。

  “啊,赤羽君在那里租房子呀。”

  “不是,那是我买的。”

  向御曹司势力低头。

  

  后来听说赤羽有个女朋友,柴崎就惊了,放着好好的女朋友不同居,为什么找他这样的糙汉子一起?莫非……赤羽打断了他,我那个亲爱的读书的地方离这里太远了,柴崎你不要想些有的没的,太恶心了。

  柴崎一直很天真的以为赤羽愿意和他做朋友是因为他懂得了自己音乐上的天分,然而直到成为室友后,他才发现这个人的恶魔本性。用赤羽的话来说,当他哭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看着特别好笑。他一哭自己就特别开心,这种人真是太有趣啦。

  为什么我哭就看上去好笑啊!柴崎这样问赤羽。赤羽吸着草莓牛奶,眼望天花板,说了句:“可能是长相原因吧。你知道冯巩吗?”

  “你滚!”

  

  赤羽业形容过他的气质,这个人是典型的悲剧人物,容易霉运上身,上辈子估计是lancer。不过从他的长相判断,他应该拿的不是枪,而是钢叉,在圆月下抓捕偷瓜的猹。

  而赤羽上辈子一定是个金闪闪的archer,有钱又帅还任性。

  

  回到本篇主题。

  虽然赤羽口口声声说自己有个恋人,但柴崎作为他的室友两个月,从来没见过那个恋人长什么样。一定好看的很,不然每次赤羽打电话的表情一定不会那么痴汉。而且赤羽这个人,每到周末的时候白天就不见踪影,肯定是跑到萤雪大学和他亲爱的约会。真好啊嘤嘤嘤。柴崎心想。

  不过每次到了晚上赤羽总会回来,而且一看就是长途跋涉,特别劳累。柴崎问他为什么不去女朋友那里住。

  “小渚那里有室友,他比较害羞呀。”

  “咦,那为什么不让她过来,每次都你跑过去?”

  “一来一回两小时,多累,我心疼。”

  柴崎抖着一身鸡皮疙瘩回了屋。

  

  直到有一天,他的人生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挫折。

  柴崎有太,性别男,爱好女,二十多年单身狗,在某个冬日,走在回家路上,发现自己,忘带了钥匙。

  他想等室友回来,一看日子,居然是周六。也就是说,赤羽业正在遥远的萤雪大。

  现在时间是晚上六点,然而赤羽一般十点才能回来。在这寒冷的冬日,他要在外面吹风四小时才能等到室友的归来。

  不要急,不要慌,他们应该还有备用钥匙。但是放在哪里了?

  他找遍了门口地毯,花花草草的盆子,门口大爷,楼下公园,甚至对他有意思的黑背,他都问过了,一无所获。

  

  于是柴崎给赤羽打了电话。

  二十六个!!!

  不接!就是不接!赤羽你个聋砸!有女朋友了连手机都不看了吗?

  

  “喂?”电话里突然传出赤羽的声音。

  啊!多么亲切和蔼的声音啊!柴崎第一次发自内心地想着。

  “赤羽!!急救!你的好室友我啊,钥匙忘记带啦!”

  “哦,应该有备份钥匙,你找找?”

  “找不到啊!”柴崎快哭了,“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可就是没有啊。赤羽你把钥匙放哪里啦?”

  电话里沉思了一下:“不知道啊,随手放了一下吧,你自己先找着吧,我这里忙着呢。”

  “等等!室友爱呢!”柴崎慌乱地叫,“你别不管啊,这种天气可是要出人命的。赤羽哦,你能早点回来吗?”

  “现在不行哦。”赤羽悠然地说,“我办完事就回家,实在冷就去便利店吧。比心。”

  柴崎刚想喊什么,听到话筒里传来个模糊的声音说道:“业,这样不太好吧,要么你先回去?”“不要,我可等了一星期了。”然后挂上了电话。

  

  赤羽业!你这个混蛋!你带着姑娘!去了涉谷!你就是忘了!你就是忘了!我们家~在~荒!川!区!

  一想到自己没有女朋友,他就更悲伤了。

  他行尸走肉地走在路上,感到自己的人生如同漆黑舞台剧上投下的孤独的一盏灯,他是那惨绝人寰的焦点,是悲剧故事里的主角。

  寒叶飘落洒满他的脸,室友绝情伤透他的心。他一个人在寒冷的路上,看着被月亮拖得老长的单独影子,自己就像个迷途的羔羊,不知家在何方。

  这大半夜,就算自己一个人走路上,都不会有人想跳出来非礼他的!他好难过啊。

  

  等到赤羽姗姗而来,时间过了九点半。赤羽把蹲在便利店的柴崎接回来,终于打开了门。

  

  在赤羽进房门之前,柴崎悲伤的小心灵终于爆发了,他大吼:“赤羽业!萤雪大的姑娘真的那么可爱吗??????!!!!!”

  

  赤羽慢慢转过头,表情冷漠,神态淡然,一眼千言,一眼万语。柴崎以为他这是要生气,突然间赤羽露出一个极灿烂的笑容。

  

  “是的,超~可爱~(≧▽≦)/~”

  

  暴击。

  

  在那晚的严重打击下,柴崎化悲愤为力量,写出了惊世神作《赤羽业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这歌磅礴大气,高亢激昂,它拷问灵魂,一鸣惊人,民众哗然,瞬间登上niconico首页,点击率创新高。赤羽业听到这首歌后笑得猖狂,毫无反思的意思。

  虽然很多人都发弹幕:作曲者好可怜,怜爱,需不需要处对象。但是鬼知道发弹幕的人是男是女。

  

  大概过了几个星期,柴崎终于见到了赤羽藏得很好的女朋友。

  那日柴崎回到家,打开门一看顿时瞎了狗眼。赤羽正抱着一个娇小身躯的人在客厅卿卿我我,看着老掉牙的电视剧,还投喂食物,用嘴。

  听到身后有动静,那个没见过的人顿时弹开了。他慌忙站起来,脸带羞赧,非常不好意思地低头搓手,漂亮的蓝色头发垂在耳边,半遮着躲闪的眼睛。他羞怯地看一眼柴崎,点了点头,表示问好。柴崎呆愣地看着这个人,长得真是又漂亮又可爱啊。

  赤羽倒是没事人一样地站起来,搂着这个蓝头发的人对柴崎介绍道,这是我的恋人,叫做潮田渚。

  名唤潮田渚的人小声地开了口问候,说着打搅你了真是抱歉。

  柴崎还是懵逼状态,不过他还是很有礼貌地回复道哪里哪里不碍事的赤羽你真有福气啊你的女友真是好……看……

  等等。

  我册那真是fuck了。

  好看是好看,娇小是娇小,但是常识他还是有的。

  赤羽你个死给。柴崎泪流满面。

  

  从此以后,赤羽偶尔会带着潮田过来留宿,更多时候干脆就留在潮田那里不回来了。赤羽过去的时候还好,但是当潮田过来的时候,柴崎感到自己不太好。

  主要原因是他们太能放闪光弹了。简直人间核武,应该考虑人道毁灭。

  

  他记得自己走出房间的时候,经常能看见两人各种秀恩爱。比如有一次,潮田似乎在与他争论什么,满脸的不高兴,不停地推开他。赤羽倒是带着笑容,不由分说地就凑过去吻他。

  再比如,潮田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得睡着了,倒在赤羽的肩头,赤羽会撩起他的刘海,在他的额头上轻吻。然后抱回卧室。

  再比如,潮田坐在赤羽怀里,安静地看书做笔记,赤羽搂着他,跟他一起看,连摸带抱,不时耳语,逗得潮田发笑,用书轻轻拍他的脑袋,赤羽会接了这一击,然后扑过来咬他耳朵。

  看得进去才怪!这是读书的人该有的样子吗?!

  

  黑夜给了他一双黑色的眼睛,他却被情侣闪瞎了眼睛。

  他在楼上看风景,身为风景的情侣眼里却没有自己。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柴崎有太,性别男,爱好女,二十多年没有女朋友,每天却被室友和他的男朋友闪瞎了眼。

  世界那么大,他柴崎也想去萤雪大看看。

  

  完




PS:

这是取自人间的真实悲惨经历

感谢提供给我灵感的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我的闺蜜们和她们的男朋友,我的好室友和她的男朋友,还有不时放闪光弹的菜菜和她的男朋友

血泪源于生活,别的没有,献文一篇,祝大家能够过一个甜蜜的人生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164483 科普卡祖笛


还是顺说一下,里面有些句子源自我深爱的(坑很久的)太太的原文,我爱她一辈子

评论(33)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