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你离我有一步之遥(十)

十、真相大白

  “没错,渚……那个计划,它重启了。那个创造了我们的恩师,又杀死了他的实验,在与世隔绝的荒岛上——复活了。”

  

  杀老师的笑脸在脑海中爆炸开来。过去少数明亮又美好的日子,还有那夜最悲伤的离别,最痛苦的笑容,全都有着那个黄色身影的存在。那个柴郡猫笑脸的老师就算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他也早就融化在了二十八个学生的灵魂中,他的痕迹会参与他们的生命轨迹,通过一代又一代的繁衍传递下去。杀老师如此重要,他的诞生和死亡,是他们二十八人心里的禁忌。

  就算不说,每个人也对触手实验厌恶到了极点。虽然没有它就不会有杀老师,但那也是杀害老师的元凶。他们无论哭多少次,付出多少努力,也救不了他们最敬爱的人。

  渚无疑是最无法忍受的人。

  

  他浑身颤抖,在极大的震惊之下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只能一边紧咬嘴唇,一边揪着被子。

  “渚。”业去握他的手,却被他挥开了。

  “开什么玩笑?”渚大声叫道,随后腹部的剧痛让他痛苦地皱着眉头,倒回了床背上。

  业抓住他的手腕:“你别太用力。”

  “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渚问他。

  “就怕你失去理智,发了疯一样去找他们报仇啊。”

  渚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在这里多久了?”

  “三天。”

  渚慌忙坐起来:“不行……我们马上过去。”

  “你给我躺下!”业不由分说地把他按回去,可渚拼命想要起来。

  “我的学生!他还在那里……万一他们把他当做人体试验的对象怎么办!”

  “他不会有事的,目前只是人质而已,没有我手上的数据他们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够了,渚,你给我冷静点!就是因为不想看到你这样子我才没有告诉你的!”渚试图去掰业的手,业忍无可忍,大声对他喊道。

  去掰开手的动作停了下来,渚的手无力地垂下,最后覆上了双眼。

  

  “我真的是……太没用了……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

  他喃喃着,不知道是说给谁听。他的声音十分悲伤,像在哭泣。

  业无声地注视着他。和他想得一样,渚的反应非常激烈,连以火爆脾气著称的寺坂都没有他这么情绪激动。也许是因为亲手杀了老师的人是渚,而他自己也当了老师,所以他比起别人更加的有所体验吧。

  

  腹上的痛越来越剧烈,那疼痛也让自己涨热的大脑慢慢褪下热度。渚逐渐清晰的大脑开始重新运作,他努力调节自己的呼吸,忽然想起更重要的事。

  渚放下手,继续先前的问题问业:“那么……奥田同学和她的教授呢?既然你都被追杀,拿走了实验数据的他们不是也很危险?”

  “quid pro quo。”业只吐出这三个词。

  “业!”渚叫道,却被业给驳回了。

  “你如果不把接下来的故事说完,我不会告诉你他们发生了什么的。”业做出了这样残酷的发言,那金色的眸子没有变化地盯着他。

  

  渚深呼吸,最后吐出憋在心里的气。

  “好。”

  他说。

  

  这个故事其实不长。

  “因为攻击不到我,我还让他们吃了点苦头,那些混混认为这对他们来说是奇耻大辱,连这件事的性质也慢慢变了。起初只是想作弄我,到后来变成了凶狠的报复。于是,他们利用了小树,骗他让他装作自己被绑架,让我一个人过去救他。”

  “小树傻乎乎地这么做了,估计他觉得很好玩。他忘了那些成年人和自己不一样,他们的作为更加的恶劣,有一些人还是蹲过牢的。他乖乖地被他们绑上,带到了废弃的工场,打了我的电话,叫我一个人过来。”

  “我当然是去了,并且照他们的要求没有带任何武器。我想他们也只是想把我揍一顿,出一口恶气罢了,就想着在不会残废的前提下随他们打吧。”

  “到了那里,那些混混很兴奋,对我说,先看看我能在一群人的攻击下撑到什么时候。刚开始他们只用双拳双脚来攻击,我也全部都躲了过去。他们发现光凭这样伤不到我,于是纷纷拿起了棍子。”

  “那个时候我已经精疲力竭,而他们一群人还有武器的加成,我根本没有办法继续安然无恙地躲下去。就这样,当我第一次被棍子击中身体时,我吃不住痛跪在地上,被他们抓住了时机,他们开始疯狂地殴打我。”

  “可能那时候我的样子实在太惨,我记得眼睛都肿到看不见东西,嘴角也被牙齿磕出了血,骨头都要散架了。小树看到情况不对,终于察觉到事态变得严重,超过了他的预计,于是他对他们大叫到:‘这样子不公平,你们也给他拿个武器啊。’”

  “有人啐了他一口,骂他这里有你什么事,结果那群人的首领却同意了。他似乎觉得很有意思,于是也扔给我了一根棍子。”

  “小树却说,你们那么多人,他就一个,给他一个更强力的武器啊。那个首领骂道就你事多,但还是扔给了我一把蝴蝶刀,并且告诉我:‘你今天不用这把刀子把我们打趴下,也别想着能站着回去。我们会把你的手指敲断,脚筋挑掉,让你以后没有办法再站在讲台上拿课本教书。’”

  “业,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在亲手杀了杀老师之后,有段时间其实我一直避讳刀子。每当握着刀子,我总会想起那个夜晚,没法忘记把刀捅入活生生的躯体的感觉。杀老师和人类不一样,但是那种触感很可怕,他很柔软,很脆弱,我那么轻而易举地就能够……从那以后,每次碰到刀子,我都会对那个尖锐的刀锋产生一些畏惧,脑子里满是可怕的幻想,害怕有一天,我还会用这把匕首杀死重要的人。”

  “也许是之后和学生们在一起,日常生活里多多少少会接触到刀子,那层隔阂也渐渐淡化了。虽然看到刀子还是会有些犹豫,使用起来却是没什么大问题了。我给自己立了个规矩,匕首只能用来保护人,绝对不会再用它来伤人了。”

  “可是……那天,我真的,力气都用完了,差点站不起来,连拿刀子的手都会发抖。我每走一步,都会感到很痛很痛,当时手骨应该是有轻微骨折吧,腹部有努力保护,所以他们都踢在了背上。正面交锋本身就不是我的风格,我以这幅状态去对抗他们十几个人,根本没有赢的几率。蝴蝶刀能做的只有刺入身体,把人弄晕是很难的,所以不出意外,我最后输得很惨,狼狈地倒在地上。”

  “首领嘴上嚷嚷着很无聊啊,一边把我拎起来,看我差点要晕过去的脸,似乎斟酌着要不要把我的手指掰断。小树却在一旁开始叫骂,叫他们停下来。”

  “小树毕竟还是个孩子。他的年龄比同班同学都小,虽然作恶得多了一些,但本质还是个很纯粹的好孩子,他只是……家里人对他太冷漠了,他就想方设法让自己堕落,好引起他们的注意。当他发现首领似乎真的要把我弄残,他开始慌了,连忙叫他停下来,大叫着:‘明明说好不是这样的,不是只要稍微教训一下就行了吗?’”

  “小树的呼喊引起了他们的哄笑,他们嘲弄他怎么这么单纯,被人骗了都不知道。发现自己被完全耍了之后的小树,看到拼命想要救他的我,开始奔溃了。他歇斯底里地咒骂,各种难听的脏话都朝他们扔,还说着威胁他们要他们好看的话。这个孩子,根本没有意识到他当时的处境。”

  “那群混混愤怒起来,原先他们让小树跟他们混也只是因为小树家里有钱,他们变着法子骗小树讹他的钱财,让他换取在这个集团的存在感,然而最近小树已经拿不出什么钱,还给他们带来了耻辱,对他的不满已经超过了小树的想象。小树这么一骂,他们也原形毕露,本来就是亡命之徒,什么都能做的出来,小树刺激了他们一直按捺的嗜血欲念。”

  “于是首领先是甩了小树一巴掌,然后走向了我,抓起我的头发,说道:‘我好像看你一直在躲,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击,是因为老师不能攻击人吗?哈,还没有尝过伤害人的滋味吧。’如果是平时,我可能会告诉他,我比你们任何人都要懂伤害人的感受,我自己就杀过人。可是那个时候,我的状态很差劲,连反驳都做不到。”

  “这个时候,他就把我拽起来,拖到小树面前扔下,恶魔一样开口了:‘我最讨厌老师了。’他这样说,‘特别是像你这种装出一副好老师的样子,管东管西的,以为自己跟个救世主一样,你懂个屁啊。既然你有定下规矩,自己绝对不会伤害学生,那就让你这个装模作样的老师失一次格怎么样?’”

  渚讲到这里,突然哽咽住,无论怎么样都吐不出接下来的话。他抓紧床单,深深吸气,泄露的吐息带着哭音。业紧紧握住他的手,发现渚的双手十分冰冷。

  渚缓了很长时间,终于开口了。

  “他……把刀子塞到我的手上,叫我去捅小树。”

  “我拼命地想要推开刀子,可他的力气太大了……太大了,我真的推不开,也躲不掉。他说,只要我刺小树一下就好,然后他就会、就会丢下我们不管,我和小树该回哪里回哪里去。可是……我怎么可能做的到……怎么可能,我宁愿被捅的人是我自己……”

  渚闭上眼睛,拼命想要挥掉眼前的画面。可是那画面生了根,牢牢吸附在眼球上,无论怎么甩头也甩不掉。他张开口猛烈地呼吸,好让自己能够说出接下来的话。

  “于是……他抓着我的手,让我握着刀子,捅向了小树。”

  渚终于说不下去了。他捂着嘴,眼泪如同止不住的水龙头开始往下掉,喘息声像破了的风箱,听起来仿佛下一刻就会缺乏氧气死掉。

  

  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人紧紧抱住。那是业的身体,温暖又结实,那头红发蹭着他的脸,热气吐在了他的额头上。业紧紧搂着他,抚摸着他的背,帮他顺气,一边用那温柔到难以置信的声音抚慰着他。

  “不要哭,你已经尽力了。都过去了,现在把故事的末尾讲出来,正视这一切,然后和它告别吧。”

  业轻轻摩挲着自己的脸,头发上有柔软的触觉,也许他在吻他的头发,也许只是他的吐息。渚的眼前一片模糊,他的眼泪染湿了业的肩头。自己现在这副模样,一定无比狼狈。

  业身体的温暖让渚感到内心的空落慢慢被其他的情绪填补,之前独自一人的恐惧也不再那么强烈。业身上的红色极有感染力地使他停止了哭泣,也让他有了勇气说出接下来的话。

  

  “我没有力气去抵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握着刀,被人强行推进了小树的身体。我看到了血喷涌出来,几滴溅在我的脸上。身后的人大笑不止,而小树也难以置信地大睁眼睛,最后昏了过去。我嘶喊着,叫得很惨,应该也有哭吧,不断喊着小树的名字,一边又拼命捶打后面的人。就在这个时候,混混们开始惊呼巡警来了,乱作一团纷纷逃掉。身后控制我的力量消失了,我听到几声惨叫,然后班里那个领头的学生慌张地跑到我身边,接住我向后倒的身体,对我急切地吼:‘渚,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我当时失去了理智,只是单一地重复着喊去救小树,快去救小树,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太记得,因为我昏过去了。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全身上下被包扎,绑得像个木乃伊。我的学生们守在我的身边,轮换着照看,母亲在我身边累得睡过去,父亲去处理别的事情。医生告诉我,我有好几处骨折,身体被殴打得很严重,但这远比不上小树受到的伤害。”

  “因为这件事,学校不得不停课了几天。领导有找过我,质疑我的教学,认为我是个失格的老师。虽然学生有替我愤愤不平,但我制止了他们。”

  “我再也没有见过小树。他被转去了别的医院,我回到学校的时候转学手续也已经办好了,我想找他,可得知他们已经搬到了别的城市。那些混混们自然是被抓了起来,判了几年的刑罚。”

  “那段时间,我住在医院里,想了很多很多。自己的教学方式到底是不是正确的,我真的适合做老师么。我连自己的学生都没法保护好,这样还算个老师么。”

  “到最后我发现自己一直忽略了一件事实,那就是我不是杀老师。就算继承了他的梦想,运用他的教学模式,我终究不是他。他强大,博学,能轻而易举地制止暴力又不会伤到人,而我和他差得太远了,他的的百分之十我都比不上。像他那样的教法,我现在做不到,以后也永远做不到。”

  “当初我选择去当老师,完全是因为我憧憬着他,感激着他,希望通过继承他的梦想来报答他对我那一年的教育。可我失败了,还是最彻底的失败。我希望能像杀老师当初拯救我们一样拯救我的学生,一个又一个,多救一个也好。可我不光救不了我的学生,我还害了小树。”

  “就在这个时候,理事长找上了我——对,就是浅野理事长,他在关闭学校之后又开办了一个私塾,很缺人手。他打听到了我的事情,特地登门看望我。我和他坦白了这一切,理事长只是微笑着,说:‘发生这种事情真的很遗憾,不过每个育人的老师在刚开始都会犯下错,就连我也不例外。极乐高中的世界对你来说门槛还是太高了,你不适合一开始就在那么严酷的地方待下去。不如试试来我的私塾吧?你可以继续你的教育,而我也保证,这个私塾所接触的世界会和那里截然不同。’听到他的邀请,我很动摇,因为那个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脸去面对我的学生们了。虽然他们很温柔,一直在劝慰我,这不是我的错,可我就是……就是没有办法再像以前那样,看他们亲切地称呼我老师。高三那年一毕业,我就辞了职,跟随了浅野理事长。”

  “也是在某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再使用匕首了。看到它我就十分恐惧,恐惧地连碰都不敢碰。”

  “这就是故事的结尾。”

  

  眼泪似乎一直在流淌,没有办法止住。业起身拿了块毛巾,放到热水里搓洗,回到床上擦干净他的脸。他凝视着渚哭红的眼睛,揉了揉他的脑袋,轻声说道:“这不是你的错,渚。”

  “这怎么可能不是我的错。”渚哽咽着,“就算是那个人握着我的手捅伤了小树,但是一切都因为我而起。我自作聪明地让学生攻击我以此来学习,还引起了小树的愤怒,更招来了那些流氓的报复。我都不敢去找小树道歉,怕他看我的眼睛里充满愤恨。每次想到这副画面,我都会奔溃。”

  

  业沉默了半晌,突然开口说了别的话题。

  “奥田在递给我资料的那一刻,我就明白她会遭到报复。我让她的教授躲到国外去,让奥田躲到了竹林那里,那里有他们的私人医疗研究院,防护措施很好,她不会遭到别人的黑手。后来的确有人上门找她,但是一无所获。他们得知奥田把资料给了我,试图去袭击我。我没有让他们得逞,他们才找到了你。”

  “你觉得这是奥田的错么?或者教授的错?不是的。他们只是做了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就算是别人也会觉得他们在做正义的事情。错的是那些启动这个计划的人。”

  “你觉得你是个失败的教育者,在我看来恰恰相反。你只看到你伤害了一个学生,而我看到的是你救了班上的那群不良们。他们不也是从原先的恶棍慢慢变成阳光的少年们吗,是谁让他们发生了反差那么强烈的改变?那个人是你啊,小渚。”

  “你的努力,他们都看在眼里。他们也打心眼里感激着你。如果小树还在的话,我想他不会怨恨你。他在那天不是也发现了努力着救他的你吗?他的心里一定有一块柔软的地方,而你让他察觉到了这柔软。虽然没有说出口,他一定也在内心深处,暗暗地感激你。”

  “你不是个失败的老师。渚,你很优秀,和杀老师一样,都是那些困在黑暗里挣扎着渴求阳光的学生们——最需要的人。”

  “也许我们所有人,都期待着自己在迷茫的中学时期时,遇到拼命努力的你。”

  

  “所以渚,抛弃你那些悲观的想法吧。你没有错,从来都没有。”

  


  

TBC

爆字数了。写得胃有些抽。

想写的内容完成了三分之一。

我到底要怎么在接下来四章写完剩下的三分之二……

慢慢来吧^ ^ 

感谢看到这里的人  


评论(1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