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你离我有一步之遥(九)

九、等价交换

  潮田渚苏醒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意识上仍然是模糊的,但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他隔着沉重的眼皮隐约看见外面的亮光,而眼皮像是被胶水粘着,怎么都睁不开。于是他费力地呻吟一声。

  眼前的光暗了下来。他明显感觉到有人在靠近自己,唤着自己的名字。

  “渚?小渚?”

  那声音一遍遍不厌其烦地重复,潮田渚终于睁开了眼睛,看见了近在咫尺的赤羽业的脸。

  “好痛。”这是渚醒来时的第一反应。来自腹部的那阵疼痛骤然清晰,这也是让他从梦里醒来的原因之一。他想要挪动身体,却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力气。

  “别乱动。”业按住他的身体,将他的刘海撩到后面梳理,露出了他冒着冷汗的额头。

  疼痛越来越清楚,开始有些让人受不了。在没有恢复全部理智时,渚没有办法压抑自己的呻吟,他所能做的只有下意识地一遍遍喊痛。健康的体质会让人坚强不是没有道理的,平日可能觉得坚不可摧,可一旦身体受到伤害,保护自己的那层屏障似乎也没了,露出了原本脆弱的那一面。他感到自己有些撑不住,都快想要放弃了。

  “我在这里。”业握着他的手,不知道自己是迷糊间说了什么,他才会有这样的回答。“我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渚感到了一阵巨大的安心。似乎有人给他的手臂扎了针剂,一股冰凉的液体顺着血管流淌进来,接着不到十分钟,腹部的痛也减少了许多。  


  当渚终于能够开始思考事情时,天已经微微发亮。他望着天边的鱼肚白,又把目光转到业的脸上。业看上去有些不一样了,向来整洁的他有好几天没有怎么好好打扮,面色也有些发白,眼睛却很有精神得亮亮地盯着他,眼神里全是劫后余生的宽慰。

  渚想起了自己失去意识前所发生的事情。他受伤之后那段记忆因为疼痛折磨得混乱不清,耳边隐约有业的声音在对他大声地呼唤。不过这不是渚在意的地方。他想起自己受伤之前发生的事情,那段记忆清晰无比。

  恐怕要被他发现了吧。渚现在只能暗自祈祷业没有目睹到那一刻。

  他有些不敢看业,于是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饿了么?”

  实际上渚并没有很想吃什么固态的东西,但他感到口很淡。

  “有水果么?”

  业从床头柜那儿拿了个苹果,掏出一把小刀,开始细细地削皮。那红色的果皮在刀锋口下一触即离,轻轻破开,化成一条长长的红线,剥露出白色的果肉。业再一刀一刀割下小片果肉,喂给他吃。

  苹果的酸甜感刺激了味蕾,清香在口腔里弥漫,每粒果肉都挤出清甜的汁液。他咽下一块,业又马上给他喂下一块。

  那把小刀在眼前晃来晃去,也许是刀身反射的光太强烈,渚的眼神避开了它,望着别处。

 

  他听到业有在微微叹气。随后身下的床突然分成两半,上半段在不断抬高,他的身体也抬了起来,形成一个半坐的姿势。

  “渚,把一切都告诉我。”

  业靠近了渚,仔细盯着他的脸。他的声音很低沉,没有尾音的上扬,语气里也毫无轻佻。渚明白,业是认真的。

  渚有些害怕业的下一句话。

 

  “你为什么不用刀。”

  

  渚闭上了眼睛。果然还是被他看见了。

  

  “你看着我。”

  业阻止了他的动作,捧住他向旁边侧去的脸,拉过来强迫渚正视着自己。他的拇指微烫,有些用力,渚没有办法甩掉他的手。可是渚仍然紧闭着嘴,一声不吭。

  

  “不想说是么。”业的眼睛有一闪而过的失望。渚很抱歉地看着他,但是仍然松不开口。

  业深吸口气,随后一股脑的话和满腔的气都吐出来。

  “你知道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他的手轻按心口。

  “我一直在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问你。”

  他的表情很凝重,深深地皱着眉头。他死死盯着渚的脸,像要不放过任何一点细节。

  “虽然你确实有意隐藏着什么,我也并不是没有察觉,只是我想等到这件事结束之后再问你。我后悔了,我不该等的。”

  他顿了一下,下定决心。

  “这次哪怕是逼你,我也要你说出来。这种事情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渚的视线垂在自己的手上。手背有留下许多针眼,周围泛起了乌青,瘦弱苍白。渚轻轻摇了摇头。

  

  “还是不肯么。”听业烦躁的鼻息声,渚都以为他要生气了。可他没有。

  

  “来交换吧。”业突然宣布。

  渚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很快他就解释了:“我们来玩个交换游戏。信息交换。你有不想告诉我的事情,然而我也有。沉默的羔羊看过么?就是里面的quid pro quo。就用你的秘密,从我这里来换取你一直想要知道的情报吧。”

  渚很惊讶,片刻后连连摇头:“不……我不想说。我也不想从你那里知道什么。”

  “包括学生被绑架的公司的情报呢?”

  渚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

  “……你是要像他们一样威胁我吗?”他的声音有些波动。

  “不,我是在帮你。你想要隐藏的秘密害你差点死掉,你看看你自己。”

  渚看了眼自己的腹部。虽然用被子遮盖着,但他能想象那上面一定盘踞着丑陋的疤痕,会有像蜈蚣一样黑色的线缝在腹上,那模样一定很可怕。

  渚咽了口唾沫,表情僵硬,舌头突然胀大了,怎么都打不开口。

  

  “小渚。”

  渚的手被一双温暖的手紧紧握住。那头红发凑到他的眼前,金色的瞳孔温柔了许多。

  “不要逃了。你逃不过一辈子。”

  

  关着秘密的大门有了缺口,从里张望是打不破的黑暗。渚挡在那门口,用力堵上,他拼劲全力堵了那么多年,却发现凭自己的力量已经关不住了。

  他泄尽了力气,跌坐下来。

  

  “好。”

  渚苦涩地开了口,他发现自己的嗓子有些沙哑。他的头无力地垂下。

  “我告诉你。我都告诉你。”

  

  渚看了眼业,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

  “你知道,我之前在极乐高中教书吧。”

  时光在脑中倒退,眼前浮现那年夏日的景象。

  业点点头。

  渚闭上眼睛,缓缓地开始讲述。


  “我在那里教了三年。极乐高中是不良学生的聚集地,他们很顽劣,不听管教,成天以打架找茬为乐,许多老师都会被他们赶跑,甚至打伤。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很不服我,觉得我个头矮小,又很好说话的样子,所以也像对待其他老师那样欺负我。”

  “但是,我不想放弃他们。毕竟我是他们的老师,老师的职责是教导学生,引领他们到正确的道路上。所以我就……我就效仿……我们的杀老师。”

  提到杀老师的名字,渚感觉十分困难,他再次深吸口气,想要把什么难以下咽的东西使劲吞下去。

  “我告诉他们,一天中能攻击到我的话,那天我就不会管他们。我给他们设立了一个“杀掉我”的目标,让他们为了这个目标去拼,但与此同时,完不成之前,都要好好学习。”

  “刚开始的时候真是很困难,那些孩子们想方设法地要攻击我。幸好我大部分都能躲过去。当然也有躲不过去的时候,不过那都是在后来。渐渐的,他们开始慢慢听我的话,特别是那个班级里的领头,因为救了他一次,他又是个很懂得报恩的好孩子,所以总是率领大家,要大家好好听话。”

  “就这样过去了两年多,他们的学习有了起色,身上的戾气也慢慢消退,原先黑暗混乱的气氛慢慢变得清爽起来,他们成为了相对来说积极向上的少年了。他们不再像过去那样反抗,都会认真的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说到这里,渚停了好长一会儿,酝酿情绪。

  “然后呢?”业打破了沉寂,有些按捺不住。

  渚抬眼:“到你了,业。”

  

  业看了他几秒,最后轻点头。

  “好的。”他坐直身子,并且移得离渚更近一些。“就从一切的开始说起吧。实际上,他们追杀我的原因,不止是因为知道了他们要建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你之前怀疑的没错,光凭这个消息完全不需要杀掉我,因为我掌握着比那更加重要的东西。”

  业稍微前倾,轻声地说道。

  “我有那个武器的核心资料。就在这里——就在我这台电脑里。”

  他拍拍脚边的黑色手包,那个包又轻又小,仅仅装得下一台微型的随身电脑。

  “这些天,他们追在我们的后面,不光是为了夺我们的性命,更重要的是抢回属于他们的东西。他们拥有的机密资料在重要的数据上被人做了手脚,而我恰巧拿到了这份资料的原版。”

  业盯着渚面色变化的脸,又不说话了。

  “你是怎么拿到的?”渚问。

  “quid pro quo,渚。”业提醒道,“轮到你了。”

  

  脑海里全是昔日的画面。那些明媚的笑容,以及最后,那张哭泣的脸。

  “第三年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

  

  “有一个孩子,他的名字叫做小树。他是在高二那年转学过来的,因为品行不良,家人也不想管,就把他送到极乐高中让他自生自灭。虽然我有努力让班里的学生们慢慢变得出色,但那个时候,整个学校还是被视为‘垃圾收容所’,是社会上的渣滓才会去的地方,班上的奇迹也只是被当做极少数的特例,对学校而言也改变不了什么。小树来到我们班时,和刚开始的学生们都差不多,甚至比他们还要恶劣。如果我没有出现在这里,他可能会取代之前的领头,变成新的混世魔王也说不定。”

  “小树原以为自己来的是一个无法无天的班级,可以让他混过去这剩下的一年,所以当第一天上课,小树发现大家不是无视老师而是乖乖地拿出了课本时,他惊讶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说着‘你们是脑子有病吧?’这样的话。当他发现大家是认真的时候,他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当场掀翻了桌子。”

  “‘我才不会乖乖地当你的学生,识相的话就给我自修啊你这个小矮子!’他这样气愤地说。大家都很生气,站起来想要教训他,但我制止了学生们,并且告诉了小树我的规则。”

  “从那以后,小树天天来攻击我,明着也好,偷袭也好,他都试过了。但我已经经受了整个班两年来对我的疯狂训练,对付小树一个人还是有余的。他越是得不到,越是不甘。他并没有变得规矩,事情朝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了。”

  “小树在外面认识许多不良。这些不良已经过了学生的年龄,是真正的、完全的社会人。他和他们说了我的事情,引起了那些不良的注意。他们不相信小树会被一个只有普通女生的个头,看上去完全没有威胁的人耍得团团转,因此想要来会一会我。”

  “他们也像小树一样对我发起了攻击。学校里有学生们在,他们没有办法得逞,所以选择在我上下班的路上下手。开始的时候我还能躲过去,他们就从赤手空拳慢慢到携带了武器:刀具,铁棍,甚至还有指虎。知道这件事后的学生们自告奋勇地想要保护我,他们也一直没能攻击到。最后他们想了另外一个方法。”  

  渚说到这里,深深皱着眉头。他感到很痛苦,强忍着内心不断滚涌的恶心。粗暴地将尘封多年的记忆再次翻出来,这和扯开早已结痂的伤疤一样难受,鲜血淋漓,伤口撕裂开更大的口,能望见里面鲜红的柔软组织,那是他小心藏着的温柔愿望。

  他不断地吸气,胸口起伏,业看到他这幅模样,轻轻拍着他的背。

  渚摇头,对业说道:“你是怎么得到它的。”

  “你先把这个故事说完。”

  “不,我要听。拜托你告诉我。”

  

  业的眼神变得很奇怪。他微微眯起眼睛。

  “是奥田。她给我的。”

  渚回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忘记了呼吸。他的手轻轻揪起身下的床单。

  业注视着渚的眼神不仅仅是看,而是观察。他的眼里藏着许多话,似乎在斟酌着说出来之后能产生的效果。他此刻像一个看戏的人,观察着渚的反应。

  渚觉得自己的反应一定有些过分了,于是他润了润喉咙,接了话茬。

  “奥田同学?”

  “嗯,她参与了这个计划,不过是很外围的研究人员。”业接着说,“实际上这份资料并不是她拿的,也是另外一个核心研究教授把这个资料交给最信任的学生,也就是奥田。那个教授是个正派的人,公司雇他的时候他欺骗了他,直到了解真相后,他就叛变了他们。奥田拿着这份资料,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于是她交给了我。”

  “可是,EVOLT研究的不是武器么?奥田她学的是……”

  渚突然噤声。因为他想到了一个答案。

  “没错。”业接了话,说出了他想到的答案。

  “他们研发的,是生化武器。”

  

  潮田渚感到血液倒流,四肢冰凉。

  

  “难道说……”他颤抖地开口。

  “MEWT,Mewtwo,超梦。这个企业的老总似乎是某游戏的狂热粉丝,他给自己的公司名字都取了类似的名字。Eevee你应该不陌生,它最有名的就是能够进化成很多的形态,而它的名字也源自一个词语。Eevee可以说是专门为了这个词而诞生的。”

  业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地吐出。

  “Eevee, evolution, EVOLT, 进化。”

  “这家公司所研究的,是能够让人类进化的药剂。你应该想到什么了吧。”

  

  渚的嘴唇毫无血色,他感到浑身发冷。

  

  “没错,渚……那个计划,它重启了。那个创造了我们的恩师,又杀死了他的人体实验,在一个与世隔绝的荒岛上——重新复活了。”



TBC

啊,终于写到这里了,我好激动

粗略地算了一下,不算上番外的话,大概还有五章就能结束了?

我开心

好想开新坑

PPSS: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抓到伊布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刚发完这章就抓到伊布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1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