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选择 (礼物番外)

开头提示:这是以浅野学秀视角写的故事,所以学秀全程出没

学秀并没有任何CP倾向,顶多是个CB

以下正文:

-----------------

  浅野学秀是个典型的领袖型人格。领袖型人格强势,固执,追求权力,爱凌驾于一切,有君王的气度和气派,这些该有的浅野学秀全都有了,他还能做得更好。像他这样的人,不管到哪里都会理所当然地成为核心,因为没有人比他更适合站在顶端的位置了。

  孤独是站在顶端的人的通病。和他一样拥有才能的人本来就少,敢反抗他的就更稀缺,他如同一个国宝威风凛凛地指手画脚,没有人敢说个不字。他们会集体奉上浅野听到腻烦的夸赞,浅野大人说得对,浅野大人说得好,浅野大人是我们的精神支柱,浅野大人是我们要生孩子的对象。

  当然这最后一句不能乱说,说了就会收获王之蔑视。浅野学秀每待一个地方就会形成一个新的邪教,他当然不会公然地对教徒露出蔑视的表情,他会温和而清明地微笑,让人受宠若惊如沐春风,等人高兴地晕乎过去时在内心给他来个大写的蔑视。坏透了。

  赤羽业这个人不一样。他不光会蔑视浅野,还会明着来,专挑人多的时候来,看着相当欠打,最要命的是他还真的有资格和浅野拼一拼。昨天浅野可能小胜他一筹,明天他就会翻身回来,然后蔑视。一点都不谦虚,一点都不体面。他放在封建社会绝对是第一个跳起来造反的人,破坏纪律,本性顽劣,胡作非为,一副日天日地的样子,简直是王者克星。

  但浅野学秀这个人也不一样。一般遇到反抗自己的人,普通的王者会畏惧。浅野学秀不是普通的王者,所以他完全不会畏惧,他仅仅只是不爽而已。而且他还有点小兴奋。人都是个寂寞的生物,碰到实力相当并且具有危险性的对手后,竞争欲也就很自然地爆发出来了。赤羽某种意义上比自己更加稀有,他还愿意留下来和自己对抗,多难得,且行且珍惜。浅野藏着那点暗搓搓的小兴奋,表面保持着冷漠和赤羽斗争,一斗就是好几年。最后自己去了MIT发展邪教,赤羽上了东大继续祸害。两人的斗争也算暂时性的结束了。

  就这个结局来说,浅野还是相当满意的。因为赤羽既没有动摇他身为王者的地位,也在无聊的学业生活中给了他乐趣。虽然明着不说,暗地里这种心心相惜的心情还是有的。不过不能太多,对于赤羽业这个人他还是蔑视的。

  所以当赤羽大老远跑到硅谷的公司主动找上他,并提出要在他的公司干活的时候,浅野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一些愤怒。

  

  “你让我很失望。”成为总裁的浅野敲着笔,险些没把笔帽甩出去。他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冰冷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赤羽看上去又真诚又可疑,红发抹了上去露出额头,眼神还是有些欠。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浅野命令到。

  “为了学习先进知识,与顶尖的人才一起拼搏奋斗,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继续编。”

  “因为我想为这个行业发光发热,而贵公司处于世界一流的地位,能够让我发挥自己的实力。”

  “说人话。”

  “我想搞点事情,你挺有钱,应该不会破产。而且我们比较熟,方便。”

  浅野在考虑滴滴打人的可能性。

  “你想搞什么事情?”

  “大事。”

  “说。”

  “不说。”

  浅野折断了笔。

  浅野站起身来,散发着总裁的压迫气息,阴沉地走到赤羽业的面前。

  “你如果不给我一个理由,就别想待在这里。”

  赤羽微微一笑,拿出一叠文件给他。“就算有让你们这个刚起步的公司一下子跃入顶尖行列的机会也要拒绝?”

  浅野接过来看了一眼,瞳孔扩大。他冰冷地看一眼赤羽,又冰冷地扫一眼文件。

  

  “真不说?”

  “不说。”

  “你走。”

  “哦。”

  “回来。”

  

  赤羽业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浅野觉得自己脾气要爆了。

  “那你就算输了。”浅野咬牙切齿,“你如果进入我的公司,你就是我的手下,供我差遣,而且我不会给你翻身的机会,想都不要想。”

  “诶~原来你在意的是这个。”赤羽笑了一下:“行啊,随你。我对你领袖的位置一点兴趣也没有。你只要需要给我个地方让我工作,提供资金就可以了。”

  “我还是想听听理由。”

  “以后有的是机会,浅野同学不要那么急嘛。”

  

  赤羽业中途转专业这件事他是知道的。听到消息时,出于对对手的关心,浅野私下调查了一番,还是想不透赤羽在想什么,问他他也是打太极。最想不到的是毕业后他居然就直接找上门来,用着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问他要钱。对,就是顶着发展公司的美名问他要钱要设备,好搞他的大事。

  浅野真是气死了。

  

  “好的。”

  于是他们光速签订了协议。赤羽留在那里工作,得到了分配给他的工作间后便整日关在里面不出来,要不是他时不时地提出要资金和设备这种要求,浅野都觉得他已经死在工作岗位上了。

  

  浅野是个公私分明的人。虽然他相当嫌弃赤羽的为人,但对他的工作态度还是很认可的。不到一年时间,赤羽真的搞出了大事,他研究出了VR的进阶版,玩家的精神可以进入虚拟世界进行游戏,而且效果逼真,和现实无异。这只是一个游戏雏形,赤羽研究到能让人在世界里自由行动并且和真实世界无异这一步后就中断了研究,把资料全交给其他人研发游戏,自己一心一意地进入了虚拟世界开始构筑。

  把游戏设计全交给别人这点倒无所谓,研发具体细节的人才有的是,关键是提供这个核心的概念,赤羽业做到了。只是浅野实在想不通,赤羽业为什么只到这一步就不做了,他中途放弃法律转到和他一点都不相称的计科学苦读那么多年,就是为了这个?这算什么。

  

  浅野跟赤羽最大的不同是,赤羽业想到就做,而这个决定通常是主观上的,不够理性的,相当自我的选择,归根结底,他高兴就好。所以他可以随意中断自己未来的计划,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都只是他任性的一个标志。浅野虽然行动力强,但那是通过严谨的思考和缜密的部署后才能实施下一步。遇上想要知道的事情,他不会直接问,那不是他的风格。他通常会选择旁敲侧击,七弯八拐,曲线救国,最后一副大局全是自己掌握的骄傲样子,十分总裁。

  所以他又派人去查了赤羽一遍。这次差点都把他的家谱给翻烂了。

  

  如此不直接的浅野也受到了一条不那么明显的情报。他得知赤羽的好友潮田渚因为一场事故进了医院,身体受了重伤,单纯的靠医疗设备维持生命,现在都还昏迷不醒。

  

  原本浅野派去查的人没把这件事情当一回事,他们的重点调查对象在于赤羽本身。但浅野有着比他们更精确的直觉,他一挑眉,一思量,直接敲开了赤羽业的工作室门,问他是不是因为潮田渚。

  赤羽没说话。他的头发乱糟糟的,眼睛因为长久不睡有些血丝,胡子拉渣也不刮脸,整个人看上去要多颓废有多颓废,和刚进他公司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但只有他的眼神还是一样的,自负又倔强。

  浅野明白自己赌对了,从赤羽的默不作声就能看出来。他没想到的是赤羽居然会为了潮田改变那么多,而根据资料显示,潮田也不过是赤羽的好友而已。

  “你到底想怎么样?”

  浅野不想再兜圈子,兜来兜去发现兜出一个嫌疑给来,这还是有些超过他的承受程度的。

  赤羽有些嘲讽地勾起嘴角:“说了你也不会懂。”

  “我不需要懂,我只是讨厌有人一边享受我的帮助一边要隐瞒我。赤羽业,是时候告诉我了吧。”


  赤羽叹口气,罢休地点点头。

  “好吧,那我告诉你我在做什么。”

  他说着理了理衣服,坐直了身子,用一副复杂到没法形容的表情看着浅野。

  “我在创造世界。”

  

  根据赤羽业的说法,他在给潮田渚创造虚拟世界,让潮田渚可以不用痛苦地像个正常人一样,在梦里生活。这个工程是极其浩大的,世界里的所有景致都要和现实中一样,偶尔可能改造一下。还需要塑造许多人,就是NPC,提取潮田渚认识的所有人的数据信息,也有不认识的路人,一个个输入,一个个编写故事,自动化。因为这是个会改变的世界,在短时间内必须要进行一次更新。赤羽业每天在电脑前忙死忙活,为的就是这些事情。

  更可笑的是,这个虚拟世界所有人都可以进入,只是别人能和潮田渚正常的交流,但唯独赤羽业不可以。

  “为什么?”

  “他要是想起我了,他就会想起自己已经快要死了。他会醒来,回到这个世界。”

  

  “……你简直疯了。”

  浅野听完赤羽像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轻描淡写的叙述,感到怒不可遏。他坐不下去,直接站起来。

  “在虚拟世界里你又不能和他说话,这样子到底有什么意义?”

  赤羽苦笑起来。

  “意义?”他喃喃道:“他能够像个正常人一样,开开心心地活着,这就是意义。”

  “可那里不是现实,这是逃避。”

  “浅野,你知道他的情况吧?就算他以后醒了,也只能用那副身体苟延残喘,最后承受不了痛苦死去。”

  “人生来就是要战斗的。和社会也好,和病痛也好,只有靠自己努力抗争过,这才算叫做人生。而你没有权利这么替代他决定。”

  

  赤羽业沉默了一下。

  “我做不到。”赤羽业叹口气,“看他醒来痛苦的样子,我做不到。”    

  

  浅野觉得这个人没药可救。

  “你真自私。”他这样总结,“你不是潮田,不知道他真正想要的是哪种生活。万一他其实宁愿待在这里呢?”

  “没有比这个现实更糟糕的世界了,浅野。他只会痛恨这里,每天绝望地等死。我既然能够为渚建造一个新世界,那里他有健全的身体,幸福的人生,只是缺了个我而已,我有什么理由不选择这个?”

  “你怎么能就替他做决定?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不痛苦地活下去更重要的事情,这点你都不明白么?”

  赤羽的嘴抿成一条直线。显然他也是知道的。

  他最后换上了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用残酷的语气开口了。

  “明白又怎么样?他完全不知道。”

  而业知道。对于他来说,感到痛苦的只有业一个人而已。

  

  浅野气到笑出来。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他把手里拿着的一叠资料狠狠地拍在赤羽业面前的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声响。赤羽不为所动,冷漠地看着他。

  “潮田渚本来有可以苏醒的机会。你一厢情愿地否定这个选项,剥夺了他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权利,他没有办法见到你,他的家人和朋友再也没法看到苏醒的他,你夺走了他们的希望,为的只是让潮田在梦里生活?你根本不知道他会选择哪个,我看该醒的人是你才对。”  

  赤羽业一下子站起来,揪起浅野的衣领。

  “你才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眼睛通红,面色阴沉,他的毛发似乎因为愤怒都要竖起。

  “不要自说自话了,他醒了以后是什么反应你根本一点都没想过。是啊,也许是你的话,你会选择醒来,可他不是你。你凭什么以为每个人都会像你一样想,啊?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浅野用力推开他。赤羽撞到身后的椅子,椅子咣当一声翻到在地上,文件洒落了一地。

  

  经过这么一吼,两个人的怒点在峰值爆炸,最后反而慢慢地平息下来。浅野看着做深呼吸的赤羽,一时说不出什么。

  他理理自己的衣领,上面留下了赤羽用力抓的褶皱。

  “我讨厌被人控制。”浅野说,“任何时候。我想也不会有人喜欢。如果潮田渚真的是你想的那样懦弱的人的话,我也就不拦你了。但是赤羽业,你明知道他不是。”

  赤羽盯着地板,那里洒满了白色的表格。

  “我只是,想看他过得幸福而已。”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像是讲给自己听。

  “就想看他再多笑一次。只是这样。”

  

  几天后,浅野提出了要进入潮田渚的世界的要求。

  赤羽直接拒绝了:“不可以。”

  “我不会把你那个愚蠢的想法告诉他的,我只是来视察一下,你做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

  赤羽摇摇头:“你恐怕会让他想起我。”

  浅野愣了一下,随后暗骂,不得不承认,赤羽业和自己的确有些相像。

  最后他还是去了,变了个装,尽量表现得和蔼可亲,让潮田不至于联想到赤羽。

  

  浅野就这样第一次进入了潮田渚的世界。

  刚进来的时候他感到一阵头晕。这也许是高科技的副作用,还没有开发到完美的地步,不过他很快适应过来。他抬头望了眼四周,不由得佩服起这个世界的逼真,毕竟它几乎和外界世界一模一样。赤羽还增加了一些背景美化了这片区域,天空的颜色也比外界更加绚丽。

  赤羽跟在他后头进来,为了盯着他不做出奇怪的举动。浅野没有去管这个藏在角落的男人,径自去寻找潮田。

  很快,他在公园的长凳上找到了那个蓝色短发的青年。

  

  “潮田。”

  浅野直接上去打招呼,也许是因为声音听起来过于不善,反倒把在长凳上看书的潮田吓了一跳。潮田手忙脚乱地向四周张望,瞧见了朝他大步走来的浅野。

  潮田困惑地认了半天,突然眼里露出惊讶:“是……浅野同学?”

  浅野点头。潮田又惊又喜:“好久不见!那个……过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几天前还因为你和你男朋友吵了一架。浅野心里想,嘴上说:“挺好。”

  浅野扫了一眼潮田手上拿着的书:“在看什么?”

  潮田捧起书,露给他看书的封面,那正好是高中的英文课本:“我在备课呢。”

  也是,潮田的志愿好像是当个老师。浅野走到他身边,指着椅子:“我能坐下么。”

  “当然可以!”潮田渚连忙向旁边挪了一下。自己的脸有很可怕么,他为什么看上去那么慌张?一米八五的霸道总裁浅野学秀并不是很理解。

  “浅野同学……现在在做什么呢?”

  “在硅谷开了个公司,生产电子产品为主。”

  “真厉害啊……在美国当总裁……”

  两个人相当随意地聊了聊近况,很快潮田就露出了对浅野伟大事业的钦佩目光,而浅野也对潮田在这个世界的人设摸了个透。潮田在这个世界过着最普通的生活,忙碌但充实,没有太多压力,日子也不会平庸无趣。潮田最大的成就感来自他的学生,当他谈到自己的学生总是眉飞色舞,开心得像得了点心的小动物。

  他瞥了一眼藏匿在角落里的赤羽业。赤羽戴着帽子,把那头红发遮掩住,安静地望着自己——望着身边的潮田。脸上露出的是他完全没有见过的……完全无法形容的表情。

  无法形容是因为他觉得这个表情这辈子应该和赤羽无缘。那是既温柔,又羡慕,又伤感的表情,不管哪个安到赤羽身上都是违和地要命。可它就是出现在赤羽的脸上了,那么融洽,那么不可分割。

  浅野忽然就很恼火。赤羽的表情比起几天前的吵架更让他难以接受。他无法接受这个自己斗争了多年的宿敌,这个和自己在某方面极其相像,又明显比自己恶劣的男人暴露出的这一面。他应该是任性的,骄傲的,嚣张的,天才一样的青年,本该日天日地无所畏惧的勇者,此刻却显得那么脆弱。这根本不是他,浅野不想承认这是他。这样的赤羽他完全无法接受。

  潮田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异常,渐渐停住了嘴,困惑地看着浅野。浅野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咳嗽了一声,终于说出了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潮田,我问你。如果你得了绝症,继续治疗也只是拖延时间,同时还要忍受巨大的痛苦,你会选择继续治疗,还是安乐死。”

  

  潮田渚愣了一下,随后又不知所措的笑了起来。

  “好难选择呢……我这个人比较怕痛,但是死亡也很可怕。也许实在受不了的时候,会选择安乐死也说不定。”

  浅野垂下眼。这跟他想象的也差不多。

  “不过,我希望在那之前,能够把想做的事情都做到,想要说的话全都说完,和想要见的人好好道个别,这样就不会太遗憾了吧。无论怎么样都会死亡真的很可惜呢,希望这天能够来得迟一些。”

  

  浅野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觉得是时候该走了。实际上他不想再在这里多呆一秒。这里的一切都和现实太相像,一个不小心就会混淆两边。这样不理智的事情,浅野避之不及。

  临走前,他不知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突然转头和潮田渚说:“我父亲开办了一个私塾,他想邀请你过去教书。你是个优秀的教师,那里很缺人,学生们也很需要帮助。”

  潮田惊讶地睁大眼睛,而浅野感到一股锐利的目光快要击穿他的后背,无形而可怕的黑色杀气正朝自己蔓延。

  “好啊,如果理事长需要我的话。我很高兴。”渚露出了微笑。

  

  现实世界这边,赤羽和浅野在工作室里展开一场低水平的战斗。因为场地受限,两个人的打架方式如同小学生互殴,相当没有章法,完全没有可看性。一时间白纸纷飞,鸡飞狗跳。

  

  “浅野学秀你是不是有病?”赤羽业气急败坏,还没见他这么对谁吼过,“是不是想搞事?是不是想搞事?嗯?都说了让你不要说些有的没的,身体带进去了脑子却留在这里了吧?MDZZ。”

  “你应该感谢我为潮田的世界带来了变动。”浅野学秀眼神放空,强行冷漠,一副逃避责任的态度,“只有不可预测才有惊喜,游戏还有更新,潮田的生活也是时候该加点新剧情了。”

  “新剧情?嗯?你在逗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三十个完全不同的人物塑造,每个人都有家长,那就是九十个人!就算是没爹少妈也要八十个!还需要你那个大魔王一样的爹的数据,还要开启新地图!你知道光是做一条路过的狗我就得花一个小时吗?它还没台词!怎么你当上总裁了以后就越来越讨人厌了?还学会剥削员工了?”

  “你不要蒙蔽自己的良心。翻遍世界也找不到比我还好的总裁了。有哪个公司可以允许员工随便请假,一请假就是大半年不见人还工资照领的?你拿到的项目投资比谁都多,待在公司的时间连临时工都不如,这可是在美国!在硅谷!你最好给我感恩戴德一些,没让你感动地哭着跪下就很不错了……赤羽业你是不是想死?这是限量款!”

  “拨的钱再增加一倍,我会考虑原谅你的。”

  “做梦去吧!”

  

  两个人菜鸡互啄地斗了几百回,最终因为体力不支,先后累垮在了地板上。他们都不是轻易认输的人,想要听到对方道歉就是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事情了。

  浅野踉跄地爬起来,看着瘫坐在椅子上的赤羽,临走前淡淡地留了一句话。

  “你应该让他醒来的。”

  说完他直接跨出了门。门合上时他好像听到了一句话。

  

  “也许吧。”

  

  

  收到潮田渚的讣告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他没想到居然等了十年之久。

  浅野回到了日本,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脑子一热飞了过来。也许是想见见那个失去这半辈子所依赖的事物的男人会是怎么样一副他想都想不到的奔溃表情吧。

  结果在没进病房前他就听到了一阵哭声。这哭声熟悉又陌生,难听又凄惨,哭的人就像丢了全世界。它一点都不中断,夹杂的急促喘息声就像得了过呼吸,因为无法得到氧气而张大嘴拼命地吸,最后化为号啕。

  浅野很清楚这个人是谁。有句话说得好,一般人会对仇家说你就算烧成灰我都认得,放在浅野这儿就是赤羽你不管哭成什么鬼样我都听得出来。但是他就站在门口,脚钉在原地,一点也不想进去。之前抱着看戏的心情现在也全部殆尽。

  哭是个相当有传染力的东西。当别人笑的时候你可以不笑,因为有可能不是你的笑点,笑了也会尴尬。但如果别人哭的话,这气氛又不一样了。你可以不哭,但最起码表情不能太不悲伤,更不能笑,特别是遇上人家的天灾人祸,生离死别。要是这时候笑了,就说明这人可能有些问题。所以浅野现在的表情,谈不上冷漠,却很凝重。

  他僵硬地站在门外,直到有人开了门出来。

  出来的人是矶贝悠马。矶贝看到浅野很是意外,轻轻关上了门,带着浅野去了别的地方。

  

  “我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没想到真的是你来了。好久不见,浅野同学。”矶贝红着眼眶,尽量平静地讲着。这两天他一直待在医院,目睹了所有的事情。赤羽光是待在那张病床前就已经筋疲力尽了,所以之后的全部事情都是矶贝和潮田的双亲料理的。他已经忙得不可开交。

  浅野盯着那个病房的门。里面是什么样的景象,他可以想象的出来,但又好像想象不出来。

  矶贝顺着浅野的目光向病房看去,回头对他说:“其实……渚醒了两三天。只是他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话也讲不出来……”

  矶贝说到这儿哽咽了一下,艰难地吞了一口,继续说道:“刚开始的时候,业提出他的那个计划的时候……我们都有阻拦过,可你知道的……他太固执了。”

  当然知道。我可为这件事跟他打过一架。

  门后传来隐隐约约的呜咽,浅野已经不想再去听。听了难受,就好像给浅野上刑。倒不是因为难过,而是他实在觉得,赤羽业和他现在这个样子,太不搭了。

  这真的不像他。

  

  参加完葬礼后,浅野立刻回了美国。他毕竟是个总裁,日理万机,停下步伐捡个钞票都不如他那一秒挣的钱多。他踏上美国土地的那一刻,突然智商重新占领高地。我这一星期都在干什么?他想。

  看了某个人的笑话,看了他OOC的表现,目睹了一场生离死别。从头到尾浅野都没有怎么开过口。

  一定是自己一生太过顺理成章,只好把乐趣建立在看别人的悲欢离合上。

  但他这次完全没有收获任何乐趣。不如说他很想抽离开美国那一刻的自己。

  

  赤羽业很快也回来了。他毕竟还是个签署过正式合同的人,还得工作养活自己。他回到硅谷的公司,不再像过去那样忙死忙活,虽然还是保持着中度邋遢的样子,但也渐渐有所好转。不过不管他忙不忙,浅野学秀自己也忙疯了,两人根本没时间碰上。

  也不知道多久以后,有一天事务难得处理完,向来满满的行程一时间空了下来。浅野在天还明亮的时候离开了办公室,想去吃个饭。

  通常他总会和客户吃,和投资人吃,很少会有同公司的员工和他一张桌吃,主要也是他们不敢。浅野学秀站在人来人往的大楼里,面对诚惶诚恐跑着打招呼过去的人们,内心不禁感叹:我浅野学秀拥有客户无数,员工三千,钱多得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可是放眼当下,竟然没有一个凡人能陪我吃饭。一种帝王的孤独感油然而生。

  这时候他就看见核心研发室的门被推开,里面走出来一个没精打采的赤羽业。

  这真是久违的身影。赤羽扫了他一眼,也没多大反应。浅野想,这里倒是有一个不怕自己的,但自己脑子抽了才会去和他吃饭。

  

  于是浅野就说:“赤羽,一起吃饭吧。”

  

  赤羽业被叫住。他回过头来前浅野还在想他会不会蹦出一句“你是不是脑子抽了”,他要敢这么说自己就扣他工资。

  但赤羽只是迷糊了一会儿,然后说:“好啊。”

  然后他又说:“你请。”

  

  浅野其实当时真没想别的,他就是想找个人吃个饭。他以前觉得这世界上最不可能和他平等地一起吃饭的人就是赤羽了,结果时过境迁,居然也只有赤羽能和他吃饭了。这进一步证明了人总会变成自己讨厌的模样这句至理名言。不是自己妥协了,而是生活所迫。

  两人虽然某些地方格外相像,可惜话不投机半句多,有时候还不如打一架。浅野曾经设想了很多未来,但没有一个是像现在这样,赤羽成了他的手下,他们两个安静地面对面吃饭,交情也只是单纯的给钱和拿钱的关系,算不上什么朋友,顶多是个熟人,而且彼此最大的乐趣就是互怼。

  更何况他看到了赤羽最难堪的一面,估计赤羽这辈子都会惦记着这件事,以后指不定怎么报复他。

  

  赤羽嚼着菜,在安静的气氛下突然开了口。

  “我想做个最棒的游戏。”

  浅野挑了挑眉。

  “我想要让玩家没有办法实现的梦想,或者妄想,都能够在游戏里实现。比他们的梦都还要夸张。”

  浅野擦了擦嘴,做了总结。

  “当然要做。我花那么多钱雇你不是让你在这里摸鱼的。”

  赤羽笑了笑,显然想起自己一年到头请假的壮举。

  

  “游戏的名字叫做什么。”

  “YOUR WORLD。”

  

  后来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了。YOUR WORLD一出就爆红,浅野瞬间就从千万总裁变成亿万总裁,想给他生孩子的人从明尼苏达排到墨西哥湾。但那个游戏他从来都没有玩过,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讨厌这种分不清真实虚假的世界。他也被某人讥讽,说像你这种现实主义当然理解不了我们浪漫主义。

  浅野说,哦,不想理解。

  

  都说爱情就像一场大病,过了就好了。赤羽业没好,反而做出了药,在难受得快死过去时吞下了它。

  转眼过了那么多年,发生的事情太多,想不到的事情只会更多。比如他们居然从同学变成了上下级,他变成赤羽的经济来源;比如赤羽那场狼狈的哭嚎,哭掉了他所有的面子;再比如他们终于能够心平气和地讨论游戏,商量了把潮田渚安排在游戏里的设定,浅野听到这个想法,就只说了一句,随你。

  他也不再强加自己的意志。他们都在潜移默化地悄悄变了样。

  他也许不再是他,不过这也没差。

  因为每个人总在无止境的选择中慢慢变化,变成他们都无法想象的样子。也许完善了自己,也许变得差劲,会有惊喜,也会有失意。

  

  只愿未来一片光明,在这个世界里。

  

  

END


后话:

我真没想到我这番外快赶上正文的长度了

想以尽量欢快的语气写完这篇,缓和一下上篇的BE,不知道目的有没有达成

不过算是达成了我写学秀这个角色的心愿吧

以后不写BE了

我原先写业渚文就是因为看到太多BE,想着这对甜点才行嘛然后动手,然而我也变了(


希望学秀学霸能罩我考试顺利



















后面是自己的碎碎念












PPS:虽然可能有点夸张,这篇的反响的确是我没想到的

自己不是什么多粉的大大,一个萌新而已,但是很珍惜每条评论,每个爱心

如果说礼物是为了BE这个结局刻意努力写得难受点,这篇则更多是对日常生活的感慨,一气呵成,没想到这篇更戳人的泪点的样子

原以为写浅野视角不会有人看呢

在考完某考试的晚上,一边和室友聊天讨论我们的未来,一边撒谎说自己在写日记,又一边快速地把早就想好的字码出来,停下时已经熬了一晚通宵,现在还在上课

本意是想写一篇轻松愉快的文,通过另一个视角来看待这件事情,缓和一下上一个结局。结果写着写着,东西越加越多,原本预定五百字的浅野冷漠视角变成了九千字,内容也已经不限于业渚了。一开始轻松加愉快的意图好像也慢慢抽走,替换上了别的东西

所以当我打业渚这个tag的时候有些怂

所以为什么贴吧里秒沉

我的目的是让人能够笑出来,收获的泪水真是意料之外,不过更让我感激

感谢那些看完并喜欢这文的各位,谢谢你们的喜欢

摸摸那些被戳泪点的GN们,我会珍惜你们的评论

接下来也会继续努力的,谢谢支持

评论(2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