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你离我有一步之遥(五)

小渚生日快乐,用更新来凑个数吧,你的生贺我这周末再写


五、金蝉脱壳

  两个裹着厚重大衣的人进入了车站。

  恰好是上班高峰期,车站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从上空俯瞰会让一个密集恐惧着感到窒息。但好在这里不比东京,上了电车也不用紧紧地挤在一团,更不会发生跳起来就被人潮夹住直到下车的窘境。

  现在是夏季最热的时候,就算是混在人群中,二人身上遮得严严实实的衣服自然就让人疑惑,不过人潮随时都在流动变化,碰到这两个奇怪的家伙他们也只是困惑了一秒,接着又忙于自己的事情去了。

  虽然众人毫不关心这对奇怪的陌生人,有一群人却早已盯上了他们。这些人着装不显眼,却满脸冰冷的表情,让人不敢轻易接近。他们牢牢地跟在不远处,监视那两个人的举动。这时其中一人的电话响了,他赶紧接起来听对方说了一两句,点点头就挂掉,对身边的三个同伙说:“他们买了X站的车票。”

  这伙人是被派来执行一个秘密任务,就是在途中找到机会围捕赤羽业和潮田渚,必要的时候允许灭口。而他们的目标,已经买好车票,站在月台前等待电车进站。

  四人快速购买了相同目的地的车票,为了不引起主意而隔了几米盯梢。火车进站,赤羽业和潮田渚随着人群纷纷涌入空荡的车厢,这些人也快步跟上。

  电车内虽然被风的呼啸和车与轨道的摩擦声填满,叮呤咣啷十分嘈杂,可站或坐的人们却默契地保持缄默,表情各异地停留在原地,偶尔还会听到几个亲密的学生交头接耳。

  原计划是在下了车站后快速地围捕两人,因此他们很耐心地等待着时机的到来,同时也紧盯着两人,以免发生突发事件。

  到目前为止,那两个人一直很安静,甚至一点眼神交流都没有,像是完全不认识似得站在那里。就在电车还有一分钟要到站时,红头发的人先动了,他快速地往前方移动。而与此同时,蓝头发的人却一个转身,朝他们的方向走来。

  两个人突发的行动让他们措手不及,不知道是应该去追赤羽业,还是得解决这个正迎面朝自己走来的矮个男人。他们暗自捏把汗,担心潮田渚会突然袭击他们,他们甚至在犹豫要不要就在此时对他下手,然而电车上全都是人,完全做不到。幸好这次安排暗杀的几人和上次完全不同,潮田渚并没有认出他们来,只是目不斜视地笔直朝前走。

  四个人短暂地对视过后,自动分成了两组,一组紧跟着往前走掉的赤羽业,另一组回过头去追潮田渚。两个人的突然分别必然有诈,也许是调虎离山,又或许只是想分开各自逃脱。可惜下了电车后他们还有帮手会等在那里,待目标一出现就直接攻击。

  距离电车到站还有三十秒。

  追赤羽业的那组人还是没有找到他。他的装束很显眼,应该一眼就能看到才对,难道是脱掉了大衣?

  距离电车到站还有二十秒。

  跟踪潮田渚的人觉得自己是活见鬼。只是回头的一瞬间,目标就已经不见了。他们的思路与第一组人巧妙地重合,也认为潮田渚是脱掉了大衣。于是他们在积极地搜索那一抹蓝色。

  十秒。

  第一组人看到了目标,隔着一些人群,赤羽业就站在电车前排的一个出口处,背对着他们,身上仍旧穿着那件大衣,头发也红得耀眼。

  与此同时,第二组人也发现了潮田渚,躲在电车最末的出口处,裹着大衣,戴上了帽子。

  五秒。

  他们各自接近了目标,手已经探进了裤兜里,摸到自己的武器。

  四秒。

  三秒。

  二秒。

  一秒。

  提示音响起,电车到站,人群鱼贯而出。这里是较为热闹的站口,一时间众人四散而去,冲乱了他们的步伐。不过他们毕竟是专业的,不会轻易地跟丢对象。很快他们找到了目标。

  追击潮田渚的两个人趁着他走出车站后就加快了步伐,帮手也已经等候多时了,在前方准备给这可怜的人一个惊喜。而潮田渚仿佛知道自己在被人跟踪,索性撒开步子横冲直撞地往前跑,竟然是往最热闹的地方挤。

  “这家伙不对劲啊,他再这么跑下去可能会跑到警局去。”

  “报警也没用。”其中一个人冷笑了声。他有自信可以在那之前就抓住潮田渚,因为潮田渚跑得实在太慢了。

  潮田渚的帽子在跑步的过程中早就掉下来,露出那一头亮眼的蓝色头发。追得最紧的人伸出手,像要抓兔子一样,一把抓住他的头发。

  然后,蓝色的头发整个脱落,露出了那人原本的黑色头发。

  两个人和赶来的帮手都愣住了,但硬是拿下了仍在逃跑的男人。他们气急败坏地抓住假潮田渚的头扭过来,看到的是完全陌生的脸。

  从照片上和真人来看,潮田渚是一个身材纤细矮小,相貌清秀姣好的年轻男人,说他是高中生都有人信。而手里这个人,除了皮肤一样的苍白,五官天差地别,更像是一个整日待在家里混吃等死的宅男。

  “喂,怎么回事?”甩手就给了那个男人一耳光,那个颓废的男人毫无尊严地就趴下了,开始跪地求饶。

  “那人说……只、只要我穿着他的衣服,戴上这假发,出站拼命地跑,就、就可以拿到五千——啊!”

  其中一个人叹出一口恶气,随意挥挥手,完全不管身后的人们已经开始群殴那个男人,赶快打了个电话给另外一组。

  “妈的,是个假的。”另一组显然已经知道了真相,电话一接通就开口骂道。

  “快回车站追!”

  

  然而当他们抵达车站时,赤羽业两人已经开着一辆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

  他们的目的地是端岛,要想过去只能靠船和飞机,曾经一段时间向旅客开放,但它突然间就被严密封锁,每月会有几艘轮船的人朝那儿开去,做什么事情无从得知。有人说是政府在那儿有座军事基地,也有人说有个大富豪花钱秘密买下小岛,做不可告人的事情。

  业斜晲了眼专心看网页上有关端岛介绍的渚。之前在车站被捂得快要中暑,几乎是一上车两人就不约而同地开了空调,此刻渚正对着风速调到最大冷气狂吹的空调,轻轻地喘气。

  渚的体力一直很差,但在初中的时候并没有像现在这么累,这是疏于锻炼导致的结果,虽然杀招使出来照样强的不行。

  这届学生不行啊,业想到。连个向老师挑战的学生都没有了吗,不如当初的极乐高中有趣,可惜渚居然拒绝了留任的机会,反而被曾经的浅野理事长聘用当了老师。

  看着渚像是在备课一样专注地读着有关端岛的信息,业不由得羡慕起他的学生。突然听到对面不停地摁喇叭,业一个激灵马上打转方向盘,避开了前方驶来差点侧面相碰的车子。

  “怎么了?”整个车子剧烈地一晃动,吓醒了沉浸在资料里的渚。渚惊魂未定,慌张地去捡掉在地上的手机。

  “没事,对面的车子开偏了。”业脸不红心不跳地扯谎,“你资料看完了吗?”

  “嗯,资料并不多,只是网上有太多说法,不知道该去信哪个……有说端岛属于政府,也有说它属于某个私人企业。”

  “其实两个都对。”业说,“名义上属于某个公司,实际上是政府出力支持。不然光凭一个私人企业,就算资金背景再怎么雄厚,他们也得不到这个岛。”

  “是什么企业?”

  “MEWT。它有一些科技公司,本部就在端岛上。”

  “绑架学生的人难道是他们?”

  “他们应该不至于蠢到把人直接绑到总部,还叫嚣着让我们直接去那里吧。如果真的是这些人在那里等着,我反而不想去了。”业感受到渚的视线,又改口道:“开玩笑的,我答应过你了。”

  渚低下头,继续在手机上搜索关于MEWT的资料,业瞟了眼地上的公文包,又把注意力集中在马路上。

  有些事情,他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下了高速,路两侧是大片玉米地。一路上安静得不像话,可对危险过分敏感的业仍然觉得不对劲。当他再一次向后视镜里确认后方的状况时,业突然喊道:“渚!后面!”

  话音刚落,子弹的呼啸声替业做了完美的补充。他们身后跟着两辆黑色的车子,第一辆车里的人正端着枪朝他们射击。

  业踩死油门,指针迅速转过180,引擎轰鸣着瞬间冲到前面,渚只感觉心脏被甩到背上,贴着脊柱僵硬地跳动。

  车后的玻璃窗破碎了,两人保持着低头的姿势,特别是业,以奇怪的姿势扭着,还得不时地抬头看路况。幸好路上没有什么人,他得以全力加速。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就要去够后排的包。渚抢先他一步,没等他说完已经抽出了一把枪,打开保险就朝着后面射击。

  渚的射击在班上属于中游水平,但车在不停地晃动,导致瞄准轮胎的几发子弹全部打偏,只给车身留下几个孔。受到反击的杀手们也立刻报以更多的子弹,交火之间的枪弹声在这片广阔的玉米地上回荡。

  再怎么加速也甩不掉后面那些人,业干脆地猛转弯,直接驶出马路,压垮了一路的玉米杆。杀手们穷追不舍,也紧跟着凹陷的路驰去。业的车开得七歪八扭,高过车身的玉米杆起到了很好的掩护作用,但碾压过的痕迹留下来给敌人指了路。当敌人终于追上车时,他们却惊异地发现那辆车早已停了下来,而车上的人却不见了。

  杀手们立刻提起防备,端着枪小心翼翼地搜罗。他们分散成几拨,朝不同方向搜索。

  其中一组人顺着被踩扁的一道脚印走去,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身处茂密植被中的什么位置,走在最前头的杀手突然听到背后有什么声音。他立即回头,却发现身后的同伴已经不见踪影。

  一抹蓝色直扑过来,那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杀手。杀手心慌意乱,立刻举起枪,而手里的枪却突然脱了手,伴着掌上莫名传来的痛感。

  死亡的气息在身后浮现,杀手凭着直觉一个侧踢,准确地击中一块柔软的躯体,力道虽然不是很足,但听那人无意间泄漏的呻吟证明了他受到一定的疼痛。但回头一看,潮田渚咬着牙,快速地将上膛的枪对准自己。趁着他还没有打开保险前,杀手迅速拍掉他的手枪,想以一记手刀击晕他。可在那刹那,从颈后部传来一股强烈的电流,电光石火间顺着背脊通遍全身,他狰狞地倒了下去。潮田渚看着那人向自己倒下,露出身后拿着电棍的赤羽业。

  赤羽业看了眼掉地上的手枪,又望了眼潮田渚空空的双手。

  潮田渚捂着腹部,跑过去捡起手枪,终于拉开了保险,对准这个杀手。

  杀手感到一阵冷一阵热的难受,伴着肌肉小幅度的颤抖,脑子充满混沌错乱的思维,隐约觉得自己仿佛更加靠近皮卡丘了。这时他的头发被人扯起来,一把银光闪闪的刀子拍了拍自己的脸,顺着唇缝就要塞进去,就听到身后有人开始说话了。

  “呐,说说呗,谁派你来的。”

  赤羽业笑得人畜无害,这话听到耳里却毛骨悚然。


TBC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