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你离我有一步之遥

一、飞来横祸

潮田渚原以为这是普通的一天。他从学生家里出来,路过超市,提着新鲜果蔬回到了家。黄昏被暑期的热浪推迟延长,落日柔和,夏蝉噤声,街道空空荡荡少有行人。一副世态平和的安详气氛。

接下来回到家准备晚餐,备课,熨烫衬衣,过十二点按时睡觉。

本该是这样的。

可他跨入家门的那一瞬间,全身寒毛都竖立起来。

最会隐藏杀气的人也最容易感知杀气。多亏了初中那一年的训练,他现在比普通人更加敏感。在没有开灯的昏暗的长廊深处,他感到一股暴戾暗潮涌动。

行走时塑料袋的摩擦会发出声响,他轻轻将它放在地上,抄起玄关处的一把长柄雨伞置于腰间,随时准备抽出来。他屏气凝神,盯着那未知的转角处。这里是潮田渚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他比任何人都要熟悉,这是主场作战。

-

客厅里的人正看着手机,突然感到脖子遭到一记重击,在痛觉通过神经传达至大脑前,他已经失去了知觉。旁边的人根本还没来得及看清,只是条件反射地站起做出防御姿势,却被什么东西从身后缠住。在他倒地陷入昏迷时,他隐约想起蛰伏在原始森林里的可怖的蟒蛇。

第三个人花了点时间明白发生了什么,立刻掏出了手枪对准那迅疾的身影,可他无法扣动扳机,因为头被绞住,一股无法抗拒地力量让他向前重重倒下,手里的枪也被夺走了。他刚想撑地起来,一个冰凉的东西顶住了他的额头。那是足以让他心脏骤停的利器。

他感觉到上方的人没有进一步动作,因为那人正盯着前方——自己的一个同伙正用同样的姿势,拿枪顶着一个女性的头。那是这次目标的母亲,用来牵制住潮田渚的人质。

此刻坐在沙发上,也是最后一个尚能行动的人不急不慢地开了口:“别这样,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潮田先生。我们来这儿并不是来取你的命,我们只是来和你谈一件事情。”

“先放开我的母亲。”

“这个恐怕不行,我们都知道你有多厉害,对令堂不敬也只是出于无奈。你放心,我们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人质感到的太阳穴上的压力更加紧迫,潮田渚的声音在上方响起:“确保不了她的安全之前,我不会和你谈任何事情的。”

男人的语气倒是挺轻松:“那好吧,潮田先生,我放了你的母亲,你也扔了你的武器,然后你就可以好好听我们说话了吧。”

被顶着枪的家伙听到上方的一声叹息,紧接着太阳穴的压力突然退去了。潮田渚站了起来,走向第三个人,持枪的手举到视线水平处。然后,慢慢的,他松了手指。

那人一副大权在握的样子看着潮田渚丢下了武器,正打算开口说什么——

啪。

思维断线。

大脑失去运转,眼前一片缭乱,画面似乎是在动,可思维已经完全无法跟上去理解。发生了什么?

紧接着是腹上和肩上的一阵快要窒息的剧痛。终于反应过来时,身体也失去了行动力,笔直地朝后倒去。

剩下只有第三个人是唯一可以移动的人了。但是他放弃了抵抗,面对着瑟瑟发抖的女性和散发一股冰冷杀气的目标人物,他敢肯定自己无法战胜面前的人。

可是,倒在地上的第四个人却嗤笑起来。

“想不到,身体这么小,居然还有这种力量。”

-

倒在地上的人并没有因为失去行动能力而投降,女人慌乱起来,抓紧了潮田渚的衣服。“小渚,他们、他们要干什么啊……”

“别担心,妈妈。”潮田渚抓住妈妈的手低声地安抚,再看向地上那个完全算不上威胁的人:“你们想要做什么?”

男人手指向一处:“你看看它就明白了。”

他所指的是放在客厅桌上不属于他家里的黑匣子。潮田渚捡起枪,一边护着母亲一边拿枪对准男人,防备地走过去。打开盖子后,他发现这是一台电脑。

原本黑暗的屏幕瞬间亮起来,画面上出现了一个人。准确的说,只有黑色的影子,无法认清任何特征。那人开口讲话,就连声音也是经过处理的。

“你好,潮田渚老师。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一个委托。”

那个声音居然在完全没有介绍自己的情况下,和他谈起了自己的委托,并且用的是提前绑架母亲的方式。潮田渚盯着这个屏幕,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

“你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如果你办成这件事,将会得到极高的酬金,这足以抵得上你几十年的工资。”

“我只是个普通的老师而已,接不了什么委托。”

那个黑影却说出让他意外的话。

“真是谦虚啊,我可是知道,你曾经是个相当优秀的杀手呢。”

他的话带来的震撼可不小,向来表情平静的潮田渚面露惊色,但很快恢复神色。已经过去十年了,他曾是杀手和杀老师的存在都成为了最高机密,这个人怎么会知道。他的心里升起强烈的不安感,直觉告诉他,再继续进行谈话,他的人生会发生无法逆转的改变。

“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我现在只是个老师,请你找别人吧。”潮田渚不愿再和这人说下去,正准备合上电脑。

“先别急着拒绝,看看这个如何?”

让手停住动作的是突然改变的画面。潮田渚双目圆睁,瞪着屏幕上出现的第二个人。那个人他认识,正被黑布蒙着眼睛,白布勒住嘴巴,手拷在背后绑在椅子上,全身不停地努力挣扎。这个一眼就能看出处于极度痛苦中的人,是他的学生之一。学生断断续续的声音在卷成绳条的白布后漏出,听起来凄厉又沙哑。

理智在一瞬间燃烧殆尽,潮田渚用力吸气,浑身颤抖。这种愤怒实在太久违了,就像那时鹰冈炸掉解药时一样,怒火也一并爆炸溢满身体,脑子里全被一个想法占据。

绝对要——

“潮田老师,你的回答是?”

经过特殊处理的机械般低沉男声竟然能听出些许嘲讽。潮田渚握紧颤抖的手,直直地盯着屏幕那头挣扎的学生。

“我们之间有什么过节吗?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画面再次切换。屏幕出现了第三个人,这次连吃惊和愤怒都完全无法去形容渚的心情了。

“因为他。”

一头热烈的红发被服帖地抹上去,露出了额头,淡橘色的双瞳露出的神采和过去也有很大变化,少了些傲气,但一样的自信又张扬。这张照片让潮田渚最先感受到的,只有一瞬间,居然是久违的怀念。

然而紧接着,男人的声音像记重磅炸弹笔直地击中了潮田渚。

“这是你的目标,我希望你能够杀了他。”


“为什么是我。”

潮田渚听到自己用他都无法想象的冷静声音开口。盛怒被强行压回胸腔,这种感觉让他很不好受。

“既然你知道那么多事情,你就应该知道他是我的同学。”

黑影倒是轻笑了声:“没错,但赤羽业曾经也是一个杀手,而且他可是和你一样被最厉害的杀手教过啊。我们派出去的人没一个能得手,就只好请你这位同学来帮我们了。哦对了,建议你打消通风报信这个念头,不然你这辈子都看不到你那可爱的学生了。”

这个借口漏洞百出。但潮田渚明白,此刻的他不能轻举妄动。学生被不明身份甚至意图的人绑走,除了他们没人知道他在哪儿,自己必须负担起让学生安全回来的责任,但是让他杀赤羽业也绝对不可能。一个是好友,一个是学生,他无法在两人中做出选择,应该说这种事情根本就不能做选择。

如果能够通知其他人就好了。先撇开赤羽业不说,原E班说不定有人能够帮他。茅野枫的人脉很广,她也许能找到什么人查探这些绑匪。还有……律。

他突然想起律。这个几乎万能的手机一定能通过这台电脑查到视频的来源地,也可以趁机告诉其他所有人。

潮田渚决定先继续套套话,看能不能得出更多信息:“如果我杀了赤羽业,我能得到什么?”

“一大笔钱,还有学生的安全归来,以后我们保证不再扰你们。”

“你怎么证明?”

“现在并不是你跟我们谈条件,潮田老师。我们才是掌控话语权的人。”

这让潮田渚心下不妙。

“给我点时间考虑——”

“我说过了,潮田老师。”黑影打断了他,“这不是你考不考虑的问题。”

他无权要求,一切都由他们掌控。

潮田渚感到了自己的无力。学生下落不明,性命堪忧,而保证他安全的却是好友的生命。这种几乎无解的问题,如果是杀老师的话……如果是他的话,他会怎么做?

他似乎真的没有选择。

“还有,把你的手机交给我的手下。”

突如其来的要求让潮田渚心里一紧,面色大变,他甚至下意识地开口:“什么?”

“你的手机。里面有个很强的AI吧,叫什么……自定律思考固定炮台?”黑影呵呵地笑起来。

潮田渚不由自主地碰了碰裤袋,他开始慌张了。这是他目前唯一的办法,如果没有了小律,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这个人到底是谁?他所掌握的信息已经超过了一定级别,除了自己班里的人以外就只有国防部了。

这下子,他彻底地感到手足无措。

背后突然传来了压迫感。潮田渚一回头,发觉原先躺在地上的人已经来到他身后,他伸出一只手去挡,却被那人一把抓住,裤袋里的手机也被掏走。男人得手后贴在潮田渚的耳边说道:

“力量果然还是很小的嘛,毕竟是这种身材。”

潮田渚像被侵犯了安全区域的猫浑身寒毛竖立,他迅速地挣脱开男人的手,跳开好几米远,迅速地拔枪对准男人,警戒地盯着他。

潮田渚听到遥远的电脑那儿传来的机械声,模糊又冰冷,像是死亡游戏的提示音,提示他人生不可逆转的开局。

“期限为一周,我的手下会提供情报和武器,他们会随时监视你,不要期待能逃脱的可能性。潮田渚老师,希望早日听到你的好消息。再见。”


TBC

评论(1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