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叶】中秋

第一次写全职,请多指教

兴欣(一半以上)全员有,略微流水账有,更偏向亲情向

严重拖延症,这文在中秋码了第一句话,放到现在,今天已经十八号了

不禁佩服了下自己

----------------------------------



    “你今年中秋还不回家?”

 

    屏幕的一半被荣耀占着,花花绿绿的君莫笑如入无人之境,带着一队人在这大混战中厮杀。QQ的提示音忽然响起。叶修操控君莫笑左闪右闪,一边打开窗口。

 

    对话框上的名字是叶秋。

 

    动如疯兔的的君莫笑略微慢下来,被一些人给察觉了。

 

    “赶紧集火那个君莫笑!干掉他这B就是我们的了!”隔着耳麦,大家听到霸图某个团的团长大吼。顷刻间几乎所有的远程将各种大招朝君莫笑身上招呼,光影交错,眼花缭乱。

 

    叶修对麦说了句:“你们稍微掩护我一下,我去回个消息。”

 

    “交给我啦。”同个训练室里的包子听到后,操控包子入侵手握板砖,率先冲向对面,同时大喊大叫给自己壮士气。“来吃我一砖!”啪叽一下砸中了面前的一个流氓。

 

    叶修闪位偶尔放技能,一边敲起了字。

 

    君莫笑:不回了,你好好陪他们。

 

    对方正在输入了一会儿,久得让叶修觉得喻文州都能回复三句话了。

 

    叶秋:你怎么又不回来?

 

    君莫笑:我要工作啊,这不很明显么。

 

    正在输入……

 

    叶秋:只是游戏而已,回家里也可以打吧。

 

    君莫笑:中秋就三天,一来一回睡个觉就过去了,太浪费。

 

    正在输入……

 

    叶秋:好歹这是中秋节!中秋你都不回来吗?

 

    君莫笑:我春节也没回来过啊。

 

    正在输入……

 

    叶秋:我就知道你不会回来。

 

    君莫笑:你也别白费劲了,好好过中秋吧。

 

    对话到此为止。叶修关闭了对话框,和游戏里的队友们招呼一声,继续去抢B。

 

    约莫两个小时后,陈果接到前台的电话,说是让她下去一趟。手机里巨大的嘈杂音量让陈果不禁远离了话筒,连叶修他们都能听到了。可见楼下的热闹程度让她无法想象。

 

    陈果挂掉电话,刚一下楼,顿时被眼前人山人海地场景给震慑住了。上机的人全都离开座位,朝门口蜂拥而上,貌似还围着什么人。那人倒是够呛,被挤得水泄不通,大声的呼喊也被淹没在人潮中。

 

    陈果定睛一看,这不是叶秋么!

 

    叶秋明显是被吓到了,二十八年来头一次见到这种架势,他就算喊“我不是叶修”也没人信。他慌张地向外张望,企图找援助,看到从楼梯上下来的陈果,眼睛一亮,忙向她挥手。

 

    吸取了上次肖时钦和孙翔来到这儿造成围堵场面的经验,陈果忙拿起一个扩音器,大声地呼喊,企图镇压躁动的人群。

 

    “都别挤了!叶修还要训练,这星期有比赛呢。”

 

    人们顾及到眼前的“叶修”还要训练,都很识相地没有太多地干扰,纷纷只是表达了一下自己的钦慕。有一些宅男两眼放光,握着叶秋的手上下甩动,感叹道:“叶神啊,没想到你这么一表人才,真人比电视上帅多了!”

 

    叶秋觉得心里还有点小得意这是怎么回事。

 

    叶秋整了整西装,有些狼狈地随陈果上了楼。推门进去,看到的是一室晦暗,电脑屏幕的亮光印在机前人的脸上,看上去略显阴森。

 

    包子杀得不亦乐乎,听到开门声瞥了一眼,这一眼让他弹跳起来。“老大!你怎么跑到门口了?”他想了想,突然露出奇怪的表情。“那刚刚指挥我的老大是谁。”

 

    “我就在这儿呢包子。”叶修的声音从后排的电脑后传来。叶修也朝门口看了眼,也吓了一跳:“咦,你怎么来了。”

 

    “和你过中秋啊,混账哥哥。”叶秋没好气地说,走到叶修身边探过头看,满脸鄙夷。“还在打游戏。”

 

    叶修问:“你不陪爸妈过,跑我这儿干嘛。”

 

    叶秋说:“还不是看你举目无亲太可怜,我才跑来陪你过节。”

 

    “那他们呢。”

 

    “在亲戚家。”

 

    隔壁的魏琛抬了眼,站起身来说道。“哎哟,这就是你弟啊。”说完还仔细打量两眼,对叶修道:“怎么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你看上去就颓废多了。你弟这是优质成长,你怎么就长歪了呢。”

 

    叶秋在想我这是应该高兴么?怎么总觉得不太对。

 

    叶修说道:“你也可以选择优质成长的,可惜老魏你没这硬件条件啊。”

 

    “我靠。”魏琛一副想要抡人的架势。“老夫以前也可是风流倜傥的。”

 

    “老拿以前的事说,要不要脸。你下楼去走一趟看看能不能像他那样吸引一片人群。”叶修下巴朝叶秋点点,那表情看上去特别欠揍。

 

    “你才不要脸,这是一回事么!”

 

    “就拿现在来说,还是会有很多小姑娘管哥叫男神的。”

 

    魏琛身上四散的江湖气息让叶秋有些不敢靠近,看见叶修和他互相嘲讽打诨,满肚子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叶修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先找一个电脑用着吧,待会儿带你去吃顿晚饭。”

 

    叶秋看叶修说完这句,再次投入到游戏中。他干站着看觉得没意思,索性游荡于整个训练室围观一圈,最后挑了个位置坐下。他打量了一下邻座的人,那人自从他进来后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照旧埋头专注于自己的事。感受到来自叶秋的视线后,那人也转过头,盯着他。看上去冷冷的。

 

    有着良好的家教,叶秋愣一下还是做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叶秋。”

 

    “莫凡。”那人说了一句,便不再理他,迅速转回头投入电脑中。

 

    叶秋被人晾在一边,感到些不自在。

 

    再望向胳膊上纹着大片纹身的包荣兴,流氓气息十足的魏琛,某处越战越勇还隐约有些杀气的漂亮妹子,以及身边这个冷冰冰的莫凡,叶秋不禁叹了口气。

 

    哥哥你这队长当得也够辛苦啊。叶秋十分罕见地替叶修担忧起来。

 

    “请喝水。”一双手递着一杯凉白开放到桌上,叶秋抬头,看见友好人士乔一帆和他打招呼,气质十分纯良。

 

    “啊,谢谢。”算是见到了这队里为数不多的良心,叶秋接过水,嘴还没碰到杯沿,突然听到门一开,上次见到过的苏沐橙走了进来,走到他这排电脑前看见他,也惊讶地叫:“咦,叶秋?你来看叶修啊。”

 

    总算见到稍微眼熟的人,叶秋点了点头。苏沐橙微笑地走到他身边,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把瓜子放他桌上,说道:“吃吧。”

 

    叶秋刚想说不用时,就看到苏沐橙又掏了一把瓜子放在莫凡的桌上,然后管自己看电视剧去了,动作一气呵成自然娴熟。在看看莫凡,莫凡的表情冷淡中带着不淡定,不淡定中带着犹豫,犹豫中带着别扭,最后还是别扭地捡起一颗瓜子嗑起来。

 

    叶秋也默默地摸起一颗瓜子啃。

 

 

    他打开电脑,刷刷新闻微博,燃烧生命浪费时间,百无聊赖,等得快要睡着。直到他第一次领悟到无尽人生的感受时,肩头突然被拍了一下。他看到叶修如同餍足一顿烟,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对他说:“走吧,我们去吃饭。”

 

    叶秋发誓他印象中就连小学生叶修也从没有这么精神过。

 

    他听到身后的包荣兴似乎意犹未尽,在那儿嚷嚷着:“这次饭点好早,我只能吃下一盘包子。”

 

    叶秋看了看表,正好是他吃晚饭的时间。

 

    终于解放了。他站起身,突然觉得腰酸脖子疼,转了转脑袋觉得浑身不畅快。从飞机上带下来的怨气一点点叠加,心想过个中秋居然把我晾着自己去玩游戏,太不厚道了这个混账。

 

    随着众人走出昏暗的练习室,直面刺来的亮光让叶秋体验了一番吸血鬼的感受,慌忙遮住眼睛阻挡光线。看着每个人都是精神抖擞的样子,觉得这些人真是要疯了。

 

    众人领着叶秋从后门下。叶秋仍然对几小时前壮观的粉丝团心有余悸,下楼时仍然有些慌地四顾,看到叶修好笑的说“这里不会有人发现的”时才止住目光,咳嗽了声抱怨道:“快带我去酒店。”

 

    叶秋以为会是有车接送,再不济打个的也行,没想到这群人居然选择步行,走了十分钟到了酒店。

 

    “今天你体验不了我们平日的生活了。”陈果还记着上次叶秋提出的要求,打趣道:“不过明后天你要是还留着,就可以体验一下了。”

 

    叶秋满意地点头。菜都让叶修和陈果去点,上菜的时候发现大半都是他爱吃的,外加附送了一大盆月饼。

 

    简略地和大家做了介绍,一伙人就开始吃起来。魏琛方锐包子他们丝毫不见外,拉着叶秋就开始给他讲起他哥当年的历史,顺带可劲地黑了一番,完全不顾当事人就在旁边——这些叶秋也特别爱听,津津有味,还忍不住想叫声好。一旁的叶修不得不感慨这世态炎凉,一边摇着头给自己的碗添了两筷子。

 

    魏琛这边已经开始劝诱着叶秋喝几杯。叶秋虽然清楚自己的酒量,但每次到嘴边却是满口答应,完全克制不住自己。魏琛还以为他这么爽快一定比他的废柴哥哥好多了,说不定还是高手,分外开心,连忙叫上了一箱。

 

    “诶,少喝点。几天后不是还要比赛么,也别灌叶秋。”叶修出声劝阻,倒是被魏琛狠狠地鄙视了。

 

    “你自己酒量那么差还想阻着你弟弟替你挣回点面子啊,叶修你真不厚道。”一边说着一边给叶秋满上。

 

    两杯过后,倒了。

 

    大家目瞪口呆,叶修一脸“看吧我早告诉过你”端坐在旁边。魏琛摇摇头叹道:“比你还弱。”

 

 

 

    叶秋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很软的床上,西装衬衣皮鞋尽被褪去,身上还穿着不知谁的T恤,和自己身材差不多,稍微有些大。他摸摸额头,感到一阵头晕脑眩,可胃里的饥饿感开始刺激着他,越来越难以忍受。在继续赖床上和爬起来寻觅食物之间,叶秋犹豫半天选择了后者。

 

    他穿上裤子披上衬衫,趿着不知哪儿摆在床边的拖鞋,一步一步扶着墙走下去。打开门他第二次被光亮瞎眼,眯着眼睛慢慢走下楼。来到大厅,看到独自打着游戏的叶修,精神奕奕,完全没有休息过的样子。鼠标键盘规律的声音飞响,他戴着耳机投入自己的世界里。

 

    叶秋想开口说话,一动嗓发现喉咙沙哑,只传出意义不明的嘶声。叶修却像是听到了什么,抬起头看他一眼,说了句:“饿了?”

 

    “……嗯。”

 

    “你把桌上的饭菜热一下,从饭店打包过来的,米应该不硬。”

 

    叶秋努努嘴,朝饭厅走去,果然见到几袋打包回来的饭菜。

 

    叶秋先喝了口水,问:“其他人呢。”

 

    “先睡了。”

 

    “你怎么不睡?”

 

    叶修瞟了他一眼:“你饿醒了怎么办。”

 

    叶秋矫情地想我才没有被感动到。

 

    叶修重新回到游戏中,也没有继续搭理叶秋,就像个NPC一样,只是负责告诉叶秋食物的储藏点。叶秋懒得理他,径自端着食物放入微波炉加热,五十秒八十秒等那橙黄的光熄灭,端出来的时候差点烫一手。他快速地将碗放上桌,学着小时候电视里学到的方法捏住两侧耳垂。

 

    食物的香味很快弥漫大厅。直到吃的时候叶秋才发现自己是真的饿了,饿得前胸贴后背。没吃多久身边的位置多了个人,抬头一看,叶修端着碗也跑来蹭食。

 

    叶秋嫌弃地看着叶修坐下来才略有些凸显弧度的小腹,左手顺带捏了把。“节制懂不懂,一天到晚玩游戏,这副好皮囊都被你糟蹋了。和你那角色一样。”

 

    叶修:“呵呵。”糊了他一把脸。

 

 

    一顿风卷云残,两人将带回来的饭菜吃个底朝天,没人愿意洗碗,索性放在水槽里让它们自生自灭。叶秋站起来时觉得一阵头晕,身体不受控制东倒西歪,叶修连忙在旁边撑住了他。这可太折磨多年不运动的宅男了。他半扶半拖将叶秋拽上楼,把他扔到那个多出来的房间里。

 

    叶秋迷迷糊糊,问道:“你现在住这儿啊。”

 

    叶修说:“不,我和老魏一间房,这间你先住着吧。”

 

    叶秋看他没有要走的意思,说:“你怎么不回你那儿睡。”

 

    叶修像是在和他抖一个秘密一样,悄声说:“老魏那家伙,喝了酒以后呼噜声可重,我也熬不住。”看叶秋估计还没反应过来,又问他:“牙刷带了吗,先去刷一下。”

 

    叶秋愣了半响说:“……没。”

 

    叶修叹口气,翻箱倒柜给他找了个新牙刷和毛巾,把他塞进浴室。

 

    叶秋做什么事都觉得像是在梦里。牙膏的冰凉和酸甜钻进齿间滑过味蕾,新毛巾怎么浸水都不湿,带着水珠极为粗糙地抹了抹脸。身上的T恤有股淡淡的烟味,让他不甚满意。

 

    脑袋真沉。

 

    出来后没看路差点摔了一跤,摸到床边像小孩一样直挺挺地往前倒,头埋在被窝里久久不肯挪动。就在他想以这个姿势就寝时,他感到腿被拉了拉。

 

    “起来,给我挪个位置。”

 

    “你睡隔壁那床啊。”

 

    “床单都没铺呢你好意思么。”

 

    叶秋特别不情愿地动了动,勉强腾出个位置。床不大不小,一个人嫌空两个人略挤,处于一个十分尴尬的地位。反正从小就一起睡一个被窝,长大后也许会有些别扭,但此时的叶秋已经没有心思去纠结成年人的羞涩了。他两眼一闭,当即掉线。

 

 

    睡眠规律的他早上六点被生物钟催醒。宿醉的感觉早已好了大半,谈不上清爽,但能保持神智清醒。

 

    于是神智清醒的叶秋睁眼看见了略微虚胖的自己。

 

    成年人的小别扭突然就涌上来了。他皱着眉头盯了会儿叶修,一脸倦容带着安宁,突然感到心里很暖和。

 

    十年内仅有两次能够好好看着对方的脸,安分地待在一处共眠,这对于亲兄弟来说已经是过分地生疏。而血缘之间却有着神秘的力量。相距万里,冥冥之间,确实有某种牵绊将两人系牢,明明久别重逢,回忆起来却觉得昨日他才刚离家出走,今日他只是来找他回家。

 

    虽然是个混账,但那份来自叶修那欠缺多年的关心,他触碰到了。

 

    心里很暖。

 

    再窝下去就有点热了。

 

    叶秋起身去开了空调。



END

评论(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