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SYOYVFIE

*

  「起先贺卡背面的那串数字让我不解,而我第一反应是code,最先想到的加密方式就是对照书本。比如这串354/28/5,是书本的354页28行第五个字。这是最简单的加密,真正困难的是找到他用的哪一本书。其中一个页码是1778,数字很大,很少有书超过一千多页,结合我也会有这本书的可能性,答案就出来了——当年杀老师编写的建议书。虽然针对每个人写了不同的建议,而有些内容是全班一样的。圈出所有的字后,得到的却都是莫名其妙的字。」

  「我才莫名其妙,你到底在说什么东西?」

  寺坂龙马的脸上明显有了愠色。自己正在吃午餐,而赤羽业突然就在他面前坐下,掏出一封贺卡拍在他面前,什么开场白都没有,直接就叽里呱啦讲了一大堆他摸不着头脑的话。

  「连小孩子都听得懂啊,你的国文水平不会从初中后就没长进吧。」

  寺坂努力克制不朝他脸上扔寿司的冲动。

  赤羽笑了一下,把贺卡递给他看。打开贺卡,映入眼帘的是一句祝福语,恭贺赤羽在官场上又晋了一级。没有地址,只有一个名字。

  来自潮田渚。

  寺坂的眉毛跳了一下,然后听见赤羽对他说:「看完了吗?」

  「怎、怎么了?」

  「你不是说听不懂吗,那我说得让你更好懂一点。」

  寺坂突然一阵恶寒。紧接着,他看见赤羽的脸沉下来,声音冰冷。

  「全班人都知道潮田渚消失了,为什么只有我不知道。」

  如果气势能够杀人,寺坂估计现在已经在急救室了。

  寺坂吞咽口水,吸口气。

  「是他不让我们告诉你的。」

  「哈?为什么?」

  「我哪知道,他扔下这句话就走了。」

  赤羽和蔼地看他,并不信他说的话。

  「那你怎么才发现?」寺坂突然发现这事不能全赖他们。

  「我很忙啊……不对,是你们一直在骗我,去年同学会你们说他忙着给学生补习才来不了的。」

  「你又不联系他,怪我们干嘛。」

  「我最近处理的事情太残酷,看到他我会心软的。」

  「结果收到贺卡才想起有这么个人,你早联系早发现了好么。」

  赤羽眯起眼睛,露出危险的目光。

  「你继续说。」寺坂不知不觉开始怂了。

  赤羽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列了一句话,而就和他先前所说的一样,虽然每个字寺坂都认识,而连起来他却一个都读不懂。这是毫无逻辑的平假音组合。

  「这啥?」

  「凭你肯定是读不懂的。」

  寺坂气死了。他好想和他打架啊。

  「原本我以为自己是推断错了,要么找错了书,要么解密方式不对。然而当我在电脑上打下这些字时,突然发现有一点很有趣。日文键盘输入法中连数字和标点符号都是有对应的平假音的。所有字去掉重复只有十个,而且它们在键盘上的位置是罗马数字的01234567和两个标点符号。所以我在想,这应该是从数字转文字再转数字的加密方式,于是我得到了42.354344-71.065575。」

  「说真的你怎么背下来的。」

  「而得到这串数字后,我反而卡住了。你应该有注意到,这两串数字之间有个“-”,这不是我加上去用来区分的,而是渚给的密码里让我圈出来的。原先我以为是减号,而我只能得到一串负数,更加奇怪了。寺坂,换你你怎么想。」

  「一开始就错了吧。」

  「你才错了。后来证明我的过程是对的,只是需要变通一下,因为紧接着我就想到,也许-的作用不是减号,也不是连接号,而是负号。」

  赤羽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笔记本,快速地操作起来。然后他把笔记本转向寺坂,上面的界面有一个地球,慢慢地旋转放大,定位在某一处。

  「decimal系统里,后面-代表的是西,前面没有-的代表北。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打开谷歌地球,输入了这串数字包括符号。当我看到定位的地点时,我就明白找对了。」

  地图上出现的是波士顿公园的一个小凉亭。

  寺坂龙马还是一头雾水:「我看不出来哪里对了。」

  寺坂似乎听见了赤羽的嘲笑。

  「所以说啊,凭你是看不懂的。不如说,这是只有我能懂的密码。」

  「停止炫耀会死哦?」

  「怎么会,我是在讲实话呀。」赤羽眨眨眼睛,一脸真诚。「你知道波士顿公园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么。」

  寺坂懒得接话了,就看他继续表演。

  「它是自由之路的起点。」

  赤羽业看到寺坂龙马仍然无法理解的表情,叹了口气,笑道。

  「你看,所以我说,你们是理解不了的。除了我。」

  你这股莫名其妙的骄傲感到底是怎么回事哦?既然你这么了解怎么还会把人弄丢了?!寺坂想。

  还没有完全想通,赤羽又紧接着问他了。

  「你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

  「我怎么可能知道。」

  「连个明信片都没寄?」

  「没啊,你问我不如直接问茅野,她跟他关系更好吧。」

  「她很聪明的,渚让她瞒着我,从她那里肯定套不出话来。而你一看就知道没撒谎。」

  寺坂第四次克制了想打人的冲动。

  「你密码也解了,地址也找到了,还想干什么?」

  「我要去找他。」

  寺坂瞪大眼睛。

  「现在?去波士顿?」

  「对啊。」

  赤羽的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繁重的工作。

  「只是一串数字,你居然就想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跑到地球另一边?」

  「这趟旅程说不定不止一站呢。」

  「什么意思。」

  「你看,它再怎么看只是个凉亭。我能不能破解,会不会去找,什么时候去找,这都是不确定的因素,渚不可能一天到晚站那里等吧。那他会怎么办呢?」

  寺坂突然开窍了。

  「你是说,他还会留下另外一串密码,让你再去找?」

  「啊呀,还不算太笨嘛,也不算辜负了杀老师的教育。」

  「我已经做好浪费寿司糊你脸的觉悟了,给我小心点!」

  赤羽业摆摆手,笑着站起来,寺坂奇怪地看他。

  「你做什么去?」

  「我要去赶飞机啊,三小时之后起飞。」

  「等等……不会吧你?太乱来了。」

  赤羽插着兜,朝着窗外看去。寺坂觉得他什么也没看,而又似乎在看什么很遥远的东西。

  「已经很久没有什么事让我这么有兴趣了。」

  赤羽扬起嘴角,兴致勃勃。

  「既然这是渚给我的考验,我当然要去看看。」

  

*

  也许三月份来到波士顿不是个好主意,下飞机后赤羽业想。此时他正拖着行李箱,漫步在城市中。街头冷风阵阵,还裹着雪,然而因为春假的缘故,这里的年轻人格外多,到处是高举手机拍照和面带微笑瑟瑟发抖的人。他在找旅馆住下和直接去波士顿公园两个选项间犹豫了一会儿,选择了后者。

  看到那个凉亭后,他开始寻找线索。他盯着凉亭转了一圈,搜寻了每一块地砖,摸遍了柱子,甚至抬头看了看顶部,终于在墙壁上的一块砖头看到了一串摩斯码。

  「请沿着这条路走吧。欣赏美景的时候,也别疏漏角落。」

  赤羽苦笑起来。他清楚这条路指的不是普通的路,而是「自由之路」。这意味着他需要找遍十六处古迹。

  还是先回去吧,实在太冷了。赤羽想。我先订一件鹅。


*

  很久以前,赤羽在一次闲聊中,得知了潮田为数不多的几个梦想之一。

  「你想要周游世界?」

  潮田小心地点了点头。以前他不管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就好像他的一举一动都要获得批准,当时赤羽无法理解这种怪异的现象,但也慢慢习惯了。

  大概是自己的表情有些惊讶,潮田摆了摆手,有些尴尬地笑:「很……奇怪吗?」

  「因为渚君看上去就像喜欢宅在家里的人,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愿望。挺好的。」

  「是吗。」潮田笑了笑,握紧拳头。

  「那你想去哪里。」

  赤羽随口问了一句,没想到潮田却久久没能答上来。

  「我没有想好。大概哪里都可以吧,只要不是这里。」

  最后一句话很轻,像空气一样化掉了。赤羽捕捉到它,开了个玩笑。

  「想离家出走啊?挺叛逆的嘛。」

  潮田摆了摆手,但好像又说不出反驳的话。许久,他望着窗外的天空,说道。

  「我想去一个自由的地方。不会受到管束,也不用去想这边的事情。有点像逃走吧,但又只是想搞清楚一些自己都想不通的事情。」

  赤羽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去深究渚说的话,而他突然提议道:

  「如果你想去寻找自由,可以去那些获得自由的名胜古迹那里看看。几百年前的那些人们可是付出了很多代价呢。」

  「比如呢?」

  「Tea Party。最近有学到过吧,那不就是一件很厉害的事情么。」

  潮田望着自己,眼睛分外明亮。他眼底的光芒让赤羽似乎能够看见自己。

  「那如果……我能够去的话,业君愿不愿意一起去看看?」

  「当然没问题啊。」赤羽笑道:「不如说,我很想去那里。一定会很有趣。」

 

*

  结果现在变成自己追着潮田的脚后跟跑。

  跟在别人后面走从来不是赤羽习惯的事情。更不用说到达的每一个目的地都需要花上一段时间找线索,找到后还要花更久去破译出来。刚开始还算简单,而越到后面却越难。他最快十分钟内就能解决出一个谜题,有一个谜题却让他钻了牛角尖,花了半个月才想出来。

  他追随潮田的脚步,去了很多的地方。他去过大都会博物馆,穿梭在迷宫似的琳琅满目的展会厅间,找到那幅指定的画所对应的下一个地点。他来过克利夫兰的黑人博物馆,从写满丑恶交易的信件里找到藏着下一个地点的词语。他到过国家档案馆,解读锁在玻璃柜下的独立宣言时想起和渚一起看的那个寻宝电影,不禁笑出声。他沿途欣赏过许多风景,密西西比河畔恬静的午后,一号公路的孤独和连接世界的大桥,抬头没有高楼大厦遮挡的万千星空,低头原始的毫无人迹的广袤雪地。

  而当他走的越远,就越觉得魔怔。他总会不由自主地去想,走过这里的渚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他答应过他一起环游世界,而后来变成他独自一人的旅行。

  他会是笑的吗?还是会面无表情,安安静静地踏过每一寸土地。

  他过的还好么,他快不快乐,他会不会看着身边的空位,想起自己。

  赤羽不知道潮田的心路历程,而自己却不断地去想象。渚曾经来到过这里,留下了他的足迹。而几年之后,自己一步一步踩着他的足迹,去寻找他。

  他想,自己恐怕是真的很想他了。

  

  他顺便到了硅谷去看望一个老朋友。老朋友或者说老宿敌听完赤羽此行的目的,却说自己在这里与渚见过。这点倒是让业吓了一跳。

  「你们怎么会见面的?你跟他很熟吗?!」

  「想知道?跪下来求我,我看心情再考虑告不告诉你。」

  最后倒是差点打起来。两个人虽然已经过了中二的年龄,怼起来还是熟悉的味道。

  「他说如果你来了说不定会想跑过来看一看我混的怎么样(顺便一提混得非常好)。如果你真的来了,我可以直接告诉你某个地点,让你省几个步骤,少走些弯路。」

  学秀最后还是仁慈地告诉他,看起来已经打算说出那个答案。而业却拒绝了。

  「还是让我自己找,会更有意思吧。」

  「那你钱还挺多。准备好出国的机票吧。」

  「……你这么一提我想起来了,来到这里已经花完了我的积蓄,作为东道主你是不是应该请我吃个几顿。」

  「滚,知不知道在这里吃一顿要多少钱。」

  

*

  他到了巴黎的街头。

  八十三年前,这片土地曾日日夜夜回荡着马赛进行曲。那里曾是命运的转折点,骚乱和反抗充斥着每条街道。

  如今游客川流不息,战火被和平踏平,枪火被歌声代替。和平鸽安静地踱着步,好奇地望着这个红头发的游客。

  业找到了线索,打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再进行破译。他打量了一圈,选择了一个咖啡馆,走了进去。

  他要了杯草莓牛奶,咬着吸管,扫视着咖啡馆,眼睛却牢牢钉在一个地方无法移动。

  他叫来了咖啡店的老板,指着某一处。

  「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他指的是咖啡店里的一面照片墙,上面贴满了游客的合照。其中有一张,渚捧着一杯咖啡,对着镜头笑得很甜。

  「两个月前吧,这位客人我有印象。当时把他当做小女孩闹了个笑话,不过这个客人似乎习惯了。真是一个很可爱的客人呢。」

  店主打开了记忆匣子,和业说起了当时的情况。用英文交流有些吃力,但还是滔滔不绝地讲述起来。

  业一边在听,一边却一直盯着那张照片。

  原先剪了短发的渚,照片里似乎又开始续起长发。他的脸依旧年轻,没有大的变化,而不一样的是,神态里似乎多了一些原本没有的洒脱和自在。

  渚温和地望着镜头,店主亲切地拦着他的肩,比了一个V的手势。

  业指着它,对店主说:「你能把它送给我么?」

  店主眨了眨眼睛:「可以的,不过你要拿着这张照片和我合一张照。」


*

  线索断在了希腊。

  业最后找到的,是一个明确的坐标,以及这个词。

  SYOYVFIE。

  他有些头疼又有些好笑地看着它。他因为一串数字,追着踪迹走遍了世界,停留在又一个谜团中。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用这种别扭的方法,一遍又一遍地加密着想说的话。

  为什么不能直接说呢?

  他的手抚摸过每个字母,看了眼随手携带的密码表。

  他想他找到答案了。

  

*

  爱琴海的清晨。

  潮田渚坐在一处高耸的峭壁上。脚下是一望无际的碧蓝的海,海鸥展翅滑过水面,天色干净清澈。海风吹起他的头发,有节奏地擦着面颊往后吹。

  露水冰凉,海边气候温暖湿润,阳光毫不遮掩地打在身上。

  他微微眯起眼。

  已经没有下一个目的地。他坐在这里,等着一个人。

  

  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身后传来脚步声。紧接着,一个人坐到他的身边,看着他不说话。

  渚侧头看向业,业安静地看他,等着他讲话。

  「你真的来了。」

  渚说。业听到后却是笑了一下。

  「是啊,绕了地球一圈,追着你来了。有没有很感动?」

  「感动地超想哭呢。」

  渚也笑道。业拍了他的脑袋,又揉了一把。

  「你应该算到我快来了才在这里等的吧。怎么知道的?」

  「浅野同学和咖啡店老板的电话。我没想到你真的能够碰到他们。」

  「想去的地方,都去了么。」

  「嗯,还剩下一些探险的地方,不过我觉得那里和人作伴去会更有意思。」

  「想找的东西,也找到了?」

  「算是吧,不过还有一些不确定。」

  「还是长发好看,以后都这样吧。」

  「好啊。」

  渚说道。

  然后他问业。

  「最后的谜题,你解开了吗。」

  「一下子就解开了。」

  「真过分呢,我可是花了许多年设下的这个迷。好歹困扰久一点啊。」

  「没有办法,换做别人肯定解不开,可毕竟是我。解开的一瞬间,超骄傲的。当时都想立刻跑到你身边大声说出答案了。」

  渚竖起了膝盖,歪头看他。

  「它的答案是什么呢?」

  

  业收起笑容,微微挪了挪位置,凑近渚的耳边,说道。









  

----------------------------------------------------


END


这个谜题,猜对了的话,也不会有奖(不

渚渚昨天生日快乐~

本来是打算在当天写好的,却没想到晚上被爸妈忽悠进医院,更没想到去挂了针……我坚持不肯承认这是空调开太低的缘故

所以抱歉啦渚渚。喜欢你不算太久,果然还是喜欢你没有被治愈时候的样子,但更想看到你获得幸福。

灵感来自灰塔笔记。

以及折磨了我半年的某个GPS课。


评论(21)
热度(78)
  1. 爱笑三毛猫一人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