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柳杀】金丝雀在渴望什么 2

1

2. 梁上

  深夜,厚云层挡住月亮,黑压压笼罩整座城市。

  就在这个黑灯瞎火的夜晚,两道身影轻盈地从房顶窜过。

  他们躲过守卫,搭成人墙翻过高高的墙壁。他们身手灵巧敏捷,像在马戏团里磨练了数十年的杂技演员,轻巧地落下,瞄准里面的房子走去,羽翼般的风衣擦过草坪上的露水。

  他们悄无声息地潜进房子。管家和主人都已经熟睡了。其中一个人比划了一下,两人立刻分开行动。

  

  “杀老师,我已经到二楼的书房了。”

  赤羽业对着耳麦说道。他关上书房的门,确认无人察觉后,立刻向戴斯汇报情况。

  “很好。我也已经到西侧的房间里了。记住,这次只需要找到那颗波塞冬之眼,其他都不要拿。”

  戴斯扶着耳麦,小声地下了指令。

  “好。”

  

  这两个人,正是一整个星期街道上的每个人都会聊到的话题之星。两个流浪的魔术师一跃成为城市里最有名的人。而他们的真实身份,却是夜间偷窃宝物的怪盗。

  这一回,戴斯盯上了一户家里的传世宝,名为波塞冬之眼。据说它通体幽蓝,会呈现月光般的色泽。

  

  赤羽蹑手蹑脚地走到柜子前,打开一扇扇门,仔细搜索。他试图去搜任何有保险柜的地方,而一无所获。

  “会不会不在这个房间。”

  他自言自语,悄悄拉开门的一侧,确认门外无人后又溜进了另一间房间。然而找遍了这一侧的房间,别说保险柜了,连个带锁的抽屉都没有。

  “杀老师,我怀疑他们根本没装什么保险柜。”

  “全找过了?”

  “是啊,上到书柜,下到地毯,全搜过了。”赤羽微微喘气,不耐烦地打量周围。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手电筒探出的微光扫过墙面,这个气氛下,墙上的肖像画大大小小的眼睛有些渗人。

  听到赤羽的情报,戴斯摸着下巴,眼睛一转,瞥见了挂在墙上的画,当即对赤羽下了个命令:“房间里的挂画后面你有看过么。”

  赤羽听罢,转身上前去查看墙上的画像:“没呢,我看看……这一副没有。”

  “把所有的画都检查一遍。”

  “不是吧老师,这里的挂画少说也快有几百幅了,大大小小都有,真要翻遍会累死的。真不知道他们弄那么多做……什、么。”

  说到一半,赤羽也突然意识到。普通的一户贵族家庭,弄那么多画很不正常。

  “那好,我们来想想,如果是你,你会藏在哪副画后面。”

  “最不惹人注目的?”

  “Nice try, but wrong。你要放在一个别人都不敢去碰的地方。甚至是敬畏的地方。”

  “Get it。”

  

  通常一个家族敬畏的会是他们的祖先,而并不是每个来客都会认识老祖宗。不过有一个人是他们都认识的。

  业凭着记忆,钻进一间屋子。屋里空荡荡的,唯独墙上挂着许许多多的画。其中有一幅画端端正正地挂在中央,画着的是耶稣受难时的场景。上头甚至还配了一个同款小雕塑。

  赤羽捏着手指,一步步朝他走去。

  “我不信神,所以你的惩罚我可不怕。”

  他伸出手按住画,努力挪了挪,却发现怎么都搬不动。

  十有八九就是这里了,但是怎么都无法移动。赤羽仔仔细细地摸索画框,希望能够摸到个按钮什么的把它打开。可惜一无所获。

  他盯着耶稣的脸,突然开了窍。伸手就朝上头的雕塑探去。

  只听喀嗒一声,耶稣的雕塑被按下去了一点。随即画框也同样发出了轻轻的解锁声。

  “找到你了。”

  与此同时,身后突然传来风声,迅速朝赤羽袭来。

  

  *

  戴斯听见耳麦里有动静,愣了一下,立刻停下检查,朝赤羽所在的房间跑去。 

  

  * 

  赤羽没想到后面有人,下意识就挥动手臂接下身后的袭击。手砸到厚重的硬物,他忍着疼痛转过身,反手握住那只手臂。出乎意料地细,他想。

  也许是力量太大,被握住手臂的人轻呼一声,手上的重物随即掉落在地。赤羽扭住那人的胳膊,整个按倒在地,并捂住那人的嘴不让他发出声音。

  月亮此时却从云层后面冒了出来,透过狭窄的窗帘缝隙照进屋子,恰巧落在了袭击者的脸上。

  赤羽脸上带着面具,此刻庆幸脸不会被直接看到。而他也看清了来人的脸。

  这张脸他记得很清楚。就是那天在宴会碰上的潮田渚。

  潮田蹙紧眉头,想要挣脱,被捂住的嘴没用地发出两声叫唤。

  赤羽低下头,咫尺之遥去看他的脸。

  “真是厉害啊,居然能够悄无声息地站到我的身后,你是怎么做到的……哎,别动!”

  看到潮田再一次努力挣扎,甚至开始抬腿踢他,赤羽手扣得更紧,也不得不用膝盖去压住他的腿。睡袍因为打闹露出了半个白皙的腿,赤羽扫了一眼,笑道:“这可不是一个淑女该做出的动作。”

  潮田做不到更多的挣扎,只好拿眼睛瞪他。赤羽借着月光,却不小心被那双眼睛吸引进去。

  “这才是波塞冬之眼啊。”

  赤羽不由自主地赞叹道。潮田睁大眼睛,却看见赤羽更过分地把脸贴近。

  他低声说道:“如果你才是这个家的传家之宝,你说,我要不要直接把你带走?”

  

  “我看你还是先想办法把自己带走吧。”

  一个声音打破了赤羽自认为的良好气氛。戴斯飞快地跳入室内,火速关上门,并按下门锁。此时外面走廊的喧哗声越来越响,显然卧室的打闹已经惊动了住宅里的人。

  戴斯的眼光似乎能杀死一个人。他冷冷地看了一眼赤羽,揪起窗帘的一侧观察室外。房屋外的灯光早已亮起,警卫也随声而来。

  “快走。”

  戴斯打开窗户,一只脚跨在窗沿上,回头对赤羽吐了这两个字,然后他跳了下去——

  

  潮田躺在地上,努力地撇过头去看那个逃走的人,而他却惊讶地看见,那个盗贼并不是跳了下去,而是跳到了上面。

  他怎么做到的?

  嘴上的力量突然松开了。潮田发现声音获得了自由刚想大叫,唇上却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触碰了一下。

  “下次再见。”

  这是一个轻巧的吻,轻得像做梦一样,潮田还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全身的力量也随后松懈了。他再一眨眼,那个身影也不见了,只剩下打开的窗户,和被夜风吹起的白色窗帘。

  潮田广海闯进屋子,身后的警察鱼涌而入,全涌到窗户边,大半个身子探出去对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吹胡子瞪眼。

  潮田的身上不知何时披上了一件大衣。他坐在地上,支起腿,慢慢把脸埋在了膝盖间。

  他想他认得出那双眼睛。

  

  *

  两个人在屋顶上奔跑,翻过一幢幢楼顶直奔回住宿的地方。

  “杀老师,这真不怪我。那个小姐一下子就来到我身后,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差点还以为遇见鬼了。”

  “明明是自己的失误还不懂反省,回去把所有箱子里的道具都清洗一遍。”

  “好残忍哦。”


TBC


开始填补旧坑。先从这篇开始,因为这篇比较轻松愉快。

不要在意这里的时代的设定了……就当做混乱科技旧时代吧(

 @化貓館 才知道今天是你生日,一句祝福太浅,想起这篇文,干脆码完第二章,还好赶得上

可惜这章并没有柳杀的戏份w 毕竟是过渡篇章 比较短小 不过3会有

生日快乐啦

(平时根本没有动力写文,干脆等到别人生日的时候码一章当生贺了,是不是很妙XD)

评论(11)
热度(29)
  1. 爱笑三毛猫一人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