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人生之书

盲狙浙江高考作文题:有字之书,无字之书,心灵之书

然而我跑题了!

不管惹!反正我也没参加过高考,理直气壮。交卷!


bgm走这儿

建议循环播放


----

  业还记得在某个午后,他给渚讲了个故事。「每个人的一生都被写在了一本书上,做过的事,说过的话,一闪而过的想法,全都被记录下来。这本书交由神看管,神凭它来审判世人。」他还特地看了眼渚,想得到些有趣的反应。

  不料渚只是微睁大眼,回复的确让他意想不到。渚问,是金凯瑞的电影吧?

  被猜到了出处,业也不恼,干脆承认了,说这个设定是不是挺有意思的。

  而渚却嗯了一声,欲言又止。业没放过他,逼他把吞下去的话再吐出来,渚才犹豫地开口承认说,如果这是真的话,多少让人有些害怕。只有神能够看到那真是万幸。

  早就猜到渚会有这种反应,业反倒想逗一下他,于是逼近他的脸,问你是不是藏着什么不敢见人的秘密?

  渚矢口否认,脸却先涨红了。

  业猜了个八九成。初二的年纪,思春的大好年华。渚向来不自信,稳打的单相思。业于是问他是不是喜欢上什么人,渚拼命摇头,而脸烧得更厉害。

  业来了劲,旁敲侧击穷追不舍。渚苦恼地笑了一下,问,业君你为什么会对别人的秘密这么好奇啊。

  想要捏住别人的把柄啊,业说。

  这是真话,只有掌握别人的弱点,他才能够完全地控制住别人。他和A班的某人不一样,控制人也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乐趣而已。而身边的渚从头到脚都是个听话老实的好人,到处是弱点而又不明确,没有一个一击命中的把柄。所以他对渚的秘密还是很有兴趣的。

  于是渚无奈地笑了一下,说道,如果真有这本书的话,最不想给看的就是业君了。  


  所以,当业发现自己竟然真的站在摆满人生之书的书架前,他想也没想就抽出了标名潮田渚的书籍。

  拿到厚实的书时,业还在想这是不是一个梦,或者一场恶作剧。他的身边既没有那个黑人上帝,也没有巨型阎魔,他站在一个空白世界,眼前是数不尽的人生之书。手上的书有分量,沉甸甸的,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重。业无所谓地翻开第一页。

  又翻了几百页。

  他睁大了眼睛。

  从初一的那一页开始,有一个名字反反复复地被提及到。数量多得惊人,几乎构成了渚初中生涯的全部。

  而这个叫做赤羽业的奇怪名字,放眼全世界,恐怕也找不到除自己以外的第二个了吧。

  他原本是想找到渚的把柄,渚的弱点,以后可以当做生活的调剂。而他没有想到过,渚的弱点会是自己。

  业翻了一页又一页。他在什么时候和渚说过话,什么时候一起看的电影,吃的饭,两人的独处,上面全部列的明明白白,一清二楚。上面记录的是渚眼中的业的全部,而他几乎忘了这本是属于潮田渚的人生之书。

  他看到了自己在渚眼里的形象。危险的,自由的,光明的,一个他自己都快不认识的赤羽业,熟悉又陌生的赤羽业,就这么被他自己看到了。他不禁想起某节心理课上似乎有提及过,人无法了解全部的自己,有一部分只有自己知道,而有一部分只有与他相处的人知道。渚的这本书像一面镜子,把自己的另外一面暴露无遗。

  而渚那么喜欢这个不完整的自己。  


  业回来之后,对自己的奇妙经历只字不提。他有时沉默地看着渚,对方却没有发觉。

  他忽然失去了逗弄渚的兴趣。有什么看不见的绳索捆住了他的脚步,拖曳了他的行动。业有时想去找渚,像过去那样,轻松又自在地相处。而他总会忍不住想,在渚的书上,会不会又多了一笔有关他的回忆。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们又变成了普通的同学关系。

  

  很久以后。久到业已经成年,与渚也有许多年不见。他刚通过国考,也被录入了想去的工作岗位。他已经成为了一个优秀的成年人,拥有一片大好前程。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再一次站在摆满人生之书的书架前。

  他伸出手,摇摆不定,最后在某本书前停下。他抚摸着书册上印着的潮田渚三个字,停顿了一下,把它抽了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翻开了它。

  

  他一页一页的,慢慢地翻着。越是到后面,他就越觉得手指沉重。他不由得感到心慌。

  在他离开之后,渚会变得怎么样?是想念他,还是埋怨他,还是当做一个过客,抛之脑后。

  他不由自主地想起给渚讲故事的那个下午。到最后,他问渚一个问题,如果人生之书可以修改一次,你会怎么修改。

  

  他突然有些想不起渚当时的表情,而那句回答,过了那么多年也没有忘记。  

  

  业翻开渚进入初中的第一页。那是他们相遇的第一天,业还不认得渚,而渚早就记住了他。

  

  没有他的名字。

  

  业反反复复地看了几遍。没错,这一页没有他。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去找,可完全没有赤羽业这个名字。

  他又慌忙往下翻了几页。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手心出了汗,瞳孔也放大,业继续往下翻。在他的印象中,再往下几页,当自己主动找渚聊天的时候,整页整页都会是他。

  然而当他翻到那几页,却是一片空白。

  他用手指拨着书页,越来越多的空白页夹杂在几张有字的书页里,翻到后来干脆连着几百页都是无字纸页。

  曾经整页整页写满赤羽业的潮田渚的人生,现在却成了一片空白。

  

  ——我的话,应该会写一些让我高兴点的事情吧。

  ——嗯?也可以删减么?

  ——唔……会把一些不好的记忆擦掉吧,或者,改到能够让我没有痛苦地活下去就好了。

  

  直翻到有字的书页为止,渚已经成了年。在那之后,再也没有空白的部分。

  而赤羽业这个人,也彻底地消失在他的生活中。

  

  业丢下书,蹲了下来,指背压着唇,思绪突然跳得很远很远。

  在渚的回忆里,业就像沙岸上的痕迹,现在被海浪吞没后,消失得干干净净。他原以为自己会是那片大海或者沙岸,而渚干脆放弃了它们。

  他想起那个诗人所写的,有关记忆和自由的诗句。他翻看记忆,与脑海里的渚重逢,而渚选择了忘记,获得了自由。

  

  就这么自说自话地把我们的回忆给删掉了。业自言自语,突然笑起来。

  我那个时候也是一样啊。自说自话地就离开了。

  

  渚已经选择了忘记自己,这些回忆只会让他痛苦。那自己呢?就这样离开么,还是说,也同样抹掉他?

  他突然站起来,从书架中挑出了自己的那本。

  

  ——业君,你会怎么改呢?

  

  他的手中出现一支鹅毛笔。白羽翼,黑墨迹。落笔之后的人生有了个固定开头,可谁也无法给出结局。

  他翻到某一页,开始写道:  

  



评论(7)
热度(33)
  1. 爱笑三毛猫一人乐 转载了此文字
  2. 竺蓁一人乐 转载了此文字